○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6
part six

"街角"




"哭...我为了感动谁...
笑...又为了碰着谁...
看着伱的眼...
勾引我的泪...
为何流入沟渠...?"






排练结束...
再次回到乐屋的时候...
已经是凌晨2:30...
瞥见躺在一旁的携带...
孤零零的...
连电源显示的信号灯也失去了闪烁的能力...

"刚才看到伱了...
和裕贵在一起..."

又怎么样...?
到底要说什么...?
审问我的去向吗...?
难道我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吗...?
还是说...
伱在吃醋啊...?
有点好笑...
也很难笑吧...
一点可能都没有...

按了携带开关的按钮...
竟然有点按奈不住的兴奋心情...
期待什么呢...?

"你有两封未阅读邮件"...
先看一下...
按了阅读的键...
小原裕贵...
裕贵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啊...

"翼...是我...
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吗...?
我知道伱一定会...了解你吧...?
今天看到你...真的好高兴哦...
我女朋友还吵着说为什么不跟你要签名呢...
早知道我就不告诉她好了...
好歹我以前也很红的...
不过还是现在的生活适合我...
你们啊...
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的...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们了...
什么时候也稍微关心一下你家相方吧...
还有...
不用回我邮件了...
不到两点你是不会获得自由的...
记着要开开心心的~
好...就这样...
拜咯...

裕贵"

果然是我家老哥...
的确很了解我...
不过随便一个邮件都可以这么罗嗦啊...
改不掉的坏习惯...
裕贵真是一个健康开朗的人...
幸福的简单的生活着...

与我截然不同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彷佛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里面的人了...
以前...
也已经回不去了...
岁月真的是无情啊...

"你们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
反复看着这一句...
我这个样子...?
才不是...
看他闪耀的那么强烈...
我可是人们口中的个性阴沉...
但是...
裕贵也遇到泷泽吗...?

"阅读下一封邮件"...
按下...

"不打算回复了吗...?

泷泽"
果然对我的不回复会有意见啊...
小心眼...

稍微关心一下...他吗...?
他需要吗...?
他这个人怎会有软弱的时候...
用不着我去关心吧...
还是...
我应该学着对他热情一点呢...?
只是想都觉得恶心...
不过温和一点...
可能不会变成这样僵持的困局吧...
什么嘛...
弄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似的...
他自己不是一样讨厌我...
冷冷漠漠的...

"我在工作...才刚放人..."

"邮件已送出"...
还是回一个邮件吧...
是不是有点孬种呢...?
好累...
快回家洗澡睡觉...
收拾起东西...
刚想把携带塞进包包里...
却忽然震动了起来...

来电显示...
"泷泽"...
有点犹豫要不要接通...
手便不知不觉神经反射的按下了接通的键...
急急忙忙的拿到耳边...
话筒的另一头传来泷泽睡意满满的声音...

"喂...是翼...吗...?"

"还会是谁..."

"..."

"..."

"你...在哪里呢...?"

"乐屋..."

"..."

"有事吗...?"

"没什么..."

"那我挂电话了..."

"那个..."

"什么事...?"

"你今天遇到裕贵了...?"

"嗯..."

"那么你...算了...你早点休息..."

"嗯..."

"...就这样..."

"好..."
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应答...
还真不知道这通电话有什么用意...
欲言又止的...
怎么这个时间也不睡觉呢...?
是新的舞台剧要准备的吧...
分开工作久了...
连彼此正在干什么也不了解了...
到底是该庆幸还是失落呢...?


"STYLE '06"如期开始了...
再次体会到live的乐趣...
全场只为了我一个人而有的欢呼喝彩...
"tsubasa...tsubasa..."
呼声铺天盖地而来...
像急流洗刷身心...
忘我的演出...
压抑的感觉一瞬间释放...
没有在前面冠上那个人的名字...
而那个人的名字后面拖上我的...
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可是...
我会啊...

真失败...


8月26日晚...东京场...
传闻中泷泽会出现的一个晚上...
只是传闻呢...
连我这个con的主人也不知道传闻是否属实...
不过东京这里...
是他舞台剧的地方吧...

"the history of tackey"...
他的历史...
真是讽刺死了...
24岁的人生就有写成剧本...
以后还有多长的路要走啊...?
泷泽真是从头到脚都能赚钱的...
不累吗...?

称作"one"的剧本...
专爱"one"的一个人...
一个人的人生啊...
生活着...
感受着...
寂寞着...
孤独着...

那我呢...?
我是双人团的另一个人吧...?
那个传说中的双人团...
却永远成为不了传说...

"我"也会是其中一个角色吧...
说不准...
其实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转瞬即逝停留不了...
就像生命的道路上一个街角的停顿...
现实中也一直是一个角色...
相方的角色...

不过怎么说...戲份也不少吧...
相方...多华丽的角色名称啊...
甚至有时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其实我是重要的...
戏演得太久了...
会抽离不了的...
以后的以后还是要沿着剧本走下去...
那么...
真正的我究竟在哪里...?
不演戏的时候...
我又是谁呢...?
而套上"泷泽秀明"这个称呼的人又会是谁呢...?

他不会来...
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他不会来...
如同04年的翼魂...
上年只不过是借着我的脚伤宣扬一下相方爱的伟大...
看他心不在焉就知道...

为了这个原因...
即使他本人不出席...
大概会找人梢个信什么的...
他最喜欢这一套...
应该会说什么自己有多忙...
有多想出席...
随便美言几句搭上吐个槽之类的...
最后不忘跟一句引起遐想的话题罢了...

多少年了...
做事模式也不会变的人...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果然...
今天出席的惊喜嘉宾只有东山前辈和M.A....
泷泽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歌迷说我应该怨恨...
不...
习惯了...
没什么好怨恨的...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便在后台通知我...
信到了...
打印的...
内容大致与预想中相同...
骗谁也骗不了我吧...

于是...
这场今年东京最后一场的solo con便在只属于"今井 翼"的欢呼声中渡过...
像平时一样...
还是猜对了...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不知道...

怎么这么累呢...?
明明今天只有一场...
太拼命了吗...?
之前的是怎样活过来的呢...?
下一场是下星期的福冈场吧...
什么也别做回家休息好了...
好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
越累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越是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
却又被恶梦惊醒...
那个人为什么连在梦中也要戏弄我呢...?

对了...
差点忘了一件事...
相方爱模范团体一员应尽的义务...
就在J-web上留个记录作为口令吧...

"タッキ-大好き"...
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对这个人说这种话...
免得麻烦...
直接就这样说好了...
反正彼此都知道事实...


回到家里洗好澡刚好是12:00...
日期计自动的向前跳动了一下...
8月27日...
属于泷翼暧昧的一日正式结束...
又是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间...

头发还没完全干便赖到床上...
躺下的时候却睡意全消...
睁着双眼的只看到卧室的天花板...
灰灰的冷冷的...
有时会怀疑这种个性是不是自己造成的...
也会以为已经不再害怕寂寞了...
不是吗...?
已经独自工作很久了...
solo con也搞得有声有色好评如潮的...
独当一面了...
不是吗...?
不是吗...?
最终只会继续累积一堆想不通的事情...

蜷缩起被子...
努力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又会再作那个梦吗...?
那个恶梦...
几乎连提及泷泽都會不自觉浮现脑海的恶梦...
真实的可怕...
最后都只有我是被抛下的一个...
怎么这些事都挥之不去呢...?

不能好好的休息了...
con需要很大的体力和精神力...
稍有不慎就会松垮下来...
甚至崩溃掉...
这是tour中不容许出现的...
而且...
他的舞台剧也快要开始了...
不可以输给他...
不可以...


再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晨...
天还只是微亮...
而我竟然就这样睡在泷泽的怀里了...
没想到的是这样子让我睡得很好...
而到醒来的这一霎那...
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拽着泷泽胸前的衣服...
昨天晚上的事...
会不会很丢脸呢...?

松开双手的时候麻痹得手指也伸不直了...
提醒着我知觉的回复...
也许有人会更麻吧...
就这样子让我枕着睡了一个晚上...
看着他的睡脸...
真的是瘦了...
可是睡脸还是很好看的...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
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想哭...
像梦境一样的容颜...
稍一触碰就会消失掉...

我不了解他...
他说过...
这只是梦...

床头的时钟一步步的疾走着...
流逝得飞快的时间...

若果停在这一刻...
挺不错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lacksheepson.blog78.fc2.com/tb.php/8-7bc24fc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