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見果てぬ夢]part11
part eleven
'花火'





"沉默是一种回音...
来自你很深的心底...
重复著我要离去我要离去...
可是我不想伤害你...
微笑是一种逃避...
来自我很深的爱情...
假装著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你会听我说吗...?"
我靠在墙上问他...
他的体温有点偏高...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
让人舍不得放开...
他微微低着头...
看不到他的表情...
头发有点变长了...
刘海很帖服的随意搭在了额上...
他眼角处的那道不深不浅的疤痕...
总是想伸手上前用手指轻轻的抚平...
其实...
也只是想知道他眼角处皮肤的质感...
可是...
每次当我伸出手去的时候...
他总是会用眼神把我阻挡在无形的墙外...

想起他在那个恶梦惊醒的晚上时的眼神...
他的双眼...
无尽的悲伤就像天然的泉水...
涌出他的眼眶却又变成灼热的岩浆...
轰轰烈烈的狠狠的落在我的心里...
钻心的炽热跟刺痛...

只是想触碰一下他...
没有存在感的自己...
更想确认一下他的存在...
例如他光洁的额头...
精致的眉骨...
一双能把人看穿却又纯洁无瑕的眼睛...
高挺骄傲的鼻子...
稍微因为干燥而造成纹路的嘴唇...
甚至下巴和唇上的胡子...
一切都想触摸...
还有他的身体四肢骨骼关节皮肤血管...
连细节都不想错过...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会有这种可以称为变态的想法...
以致不顾一切的想上前...
把他抱在怀内...
只有越收越紧的双臂的力度...
他没有抵抗...
甚至我用能把他勒得生痛的力度也没有抵抗...
他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背上感到他手掌的接触...
似有若无的回抱...
自己的双臂反而失去了禁锢的力量...
丝毫也使不上劲...
全身乏力得只差摊倒在厕格的地板上...
唯有背靠墙上借着力...

"会的...
我都会听..."
他回应了我的问题...
依旧低垂着头...
只能看见他扇动着的睫毛...
经过深思熟虑小心翼翼的说着...

"泷泽...
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呢...?
我在啊...
我在听的...
说吧...
不要老是勉强自己了...
好不好...?"
他低声的说着...
从口袋里掏出香烟...
点燃了一根...
又是那种呛死人的烟...
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虽然我也是因为工作跟他的事情弄得寝食难安而抽得比他更凶...
但是...
却不想他的身体也一起变差...

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柔弱的人...
也不会好好的照顾一下自己...
还记得JR时期一个节目上那个笨手笨脚把饺子弄得像炮灰一样的傻小子...
在这交集空白的几年里...
我长大了...
他也长大了...
回想起来...
每次就算是多为难他的事情...
他也会微笑点头答应的...
即使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以外...
他也会好好的拼命的完成过来...

他一点也不弱...
甚至可能比所有人都强...
只是每次他都不忍心伤害别人...
也只是很多人看不到他的努力罢了...
他迷糊...
只是外人的眼光...
他比谁都清楚...
他用不着我照顾...
他也有他的坚强他的尊严他的骄傲...
和他的温柔...
已经长成了一个大男人...
眼前的他...
将会深深的烙印在我心中...

"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了..."
我有气无力的低声嘀咕着...

"是不是...
工作压力太大了...?"
他抬起头来...
觉得他的双眼...
直接的就穿越了我的眼睛甚至我的身体...
他慢慢的靠近我...
左手搭在我的右肩上...

"不开心的事...
也可以说哦..."
他用眼睛追寻着我的视线...

"你以为你是感情专家吗...?"
掩饰着自己的惊惶...
他闻言退后...
靠回墙上...
轻轻的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看你没有事吧...?
毒舌还是很厉害的..."
看着他的微笑...
出神的看着...
一切一切如柔和的阳光扫过脑海...
不断重复起的是他温柔的微笑...

"说笑的啦...
反正我不是什么专家不专家的...
不过呢...
你想找人陪陪喝酒的话...
我还是可以的..."
他依旧浅浅的笑着...
拉起我的衣袖...

"不过在这之前...
让我小方便一下总可以吧..."
他边说着边把我轻轻的推出厕格外...
关上门...
可能...
我跟他永远都有那么一堵墙...
也许...
有些事...
真的不应该告诉他...
又也许...
这种状态...
保持着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
刚才他的微笑...
又加了我心脏处的一个烙印...

走到洗手台处...
用清水清洗着面部...
他的笑颜始终如梦境一般虚幻美丽...
显得不真实...

门开了...
他从厕格出来...
走到洗手台前洗起手来...
透过镜子看着他的脸...
依旧不真实...
也许...
是酒精的作用...
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他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这些年来变化很大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笑容...
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却又人觉得纯洁无瑕...
果然是称得上可爱的笑容...
他伸手拉过洗手台边的面纸...
递到我的面前...

"看你这个样子...
让记者拍到明天不上报纸头条才怪...
标题就叫'当红偶像泷泽秀明私下造型可怕'..."
我拿过他递过来的面纸擦干面上的水...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没有到可怕的地步吧...
也只是眼圈很严重而已...

"哪会有这样的标题啊..."
埋怨的说着...
他笑得更开了...

"没有啦没有啦...
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他绕过我的手...

"走吧走吧...
出来吃饭就应该開開心心的...
是吧...?"
确认什么吗...?
是要知道他开不开心...
还是他自己的...?
也许要像他说的...
难得能跟他两个人吃饭的时候...
要開開心心的...
什么也不要再想了...

伸手勾上他的肩膀...
他朝我笑...
我投以自认为最诚恳的笑容...
希望他永远也能对我笑...
更加希望他能喜欢上我...
甚至希望他能成为我的恋人...
然后每天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见到他的笑颜...
好好的拥抱他的身体...
至少能握着他的手...

到现在才发现...
他的笑...
是我的幸福...

"那我们就来好好的吃饭吧...
你这个生活不健康的家伙..."
原来不必用之前那些激进的约会事件便能看见他的...
也不必冷言冷语的强迫他和自己说话的...

"谁不健康了...?
哪里比得上你这个劳动模范啊...?"
他眨着眼睛说着...

"你自己不是把身体弄得一塌糊涂了吗...?"
戳了戳他的肚子...

"吵死了..."
他吐了一句...

"你不会是吵不过我吧...?"

"是啦是啦...
你会吵架了...
义经大人你满意了没...?"
最后一句他竟然学起了剧中的语气...

"那須與一...
你干得非常好..."
我也借用了义经大人的语气跟对白...
他竟然还'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是我难得一见的笑脸...

"有没有人说你义经大人上身的样子很好笑...?"
幸好灯光有点昏黄加上喝了酒的缘故...
不是的话...
因看到他的笑颜而面红耳赤的样子绝对会成为他的笑柄...

"湿仙貝有资格笑话我吗...?"
毫无作用的反驳着...

"谁叫我是你的搭档...
怎么...?
嫌弃我了是不是...?"

"不是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
虽然知道他只是随口而出的玩笑话...
但心里面还是会隐隐作痛...
还是脱口而出说了希望他不要误会的说话...

"喂喂...
我是开玩笑啦...
你不要那么认真好不好..."

"...我知道啦...
对不起..."
又忍不住向他道歉...

"怎么老是道歉呢...?
你最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了...?"

"不是的...
没有...
不...
那个..."
结结巴巴的说着...
对不起他的事情...
实在是太多了...
只好叹一口气了...

"又吃螺丝了...
拜托你不要连录新专辑的时候也吃螺丝哦..."

"你怎么知道的...?"

"我啊...
可是什么都知道的哦..."
抬头对上的便是他笑得像偷腥了的猫一样的脸...

"真像猫..."
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是金毛寻回犬..."
他咬着筷子里的食物说着...

"喂...
我只是说了你是像猫...
是像...
你就竟然说我是狗了...
还有品种呢...
有那么具像吗...?"

"而且是纯种的金毛寻回犬...
比较值钱..."

"哪里像了...?"

"全部...
一模一样..."

"喂!"
他有'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真的是很可爱的笑脸...
心跳开始乱了频率...

"真的超级像...
哈哈哈..."
笑得捂住肚子连腰也挺不直了...
一下子发觉自己变成了花痴...

"...你下次遇到路上有猫的时候看谁来救你..."
又只好没有底气的反驳着...
他稍稍收起了笑容...
用手撑住了自己的面颊...
微笑着的...
以他温柔得能把人融化开来的双眼看着我...
也许是灯光的缘故...
又或者是酒精...
看到他的双眼里和面颊上微微泛起红晕...

"那么以后...
也请拜托你了..."
他收起了说笑的语气...
用认真的声音慢慢的说着...
他略带低沉的声音始终能打动着人心...
尽管不是像作文一般华丽无比的句子...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我向他倾身点头的说着...
认真的回应着他的用心...
他拿起酒瓶把两人的杯子斟满...
然后拿起自己的...

"今天最后一杯...
明天你还为舞台剧好好努力的..."
连忙拿起自己的杯子...
他朝着我举了举杯便一喝而尽了...
我也喝尽了自己杯子里面的...
今天...
很惊讶的发现...
酒...
不是苦的...

依旧是我抢着结帐了...
走出居酒屋...
我看看他...
他看看我...
我跟他...
住在相反的方向...

"我...
走这边..."
有点支支吾吾的说着...

"嗯...
我知道..."

"要叫车吗...?
我帮你...?"

"不用...
我走路回去...
你先叫车走吧..."

"走路...?
你喝了酒哦..."

"正好可以醒醒酒呢...
就这样吧..."

"不如...
我陪你走...?"
一不小心又脱口而出了...

"放心啦...
我不会迷路的..."
他爽快的推却了...

"可是..."

"你明天的舞台剧就不担心了吗...?
回去早点休息吧..."

"...那你也好好休息...
我可不要明天看见你挂着两个眼圈睡意满满的样子哦..."
他笑了一下转身便移动起了双腿...
然后扬起了他的手...
还在想象他会笑嘻嘻的撒娇要我送他回家...
看来我真是想太多了...
那我只好拦车回家了...

"泷泽...
我可是很期待明天的哦..."
他没有回头的说着...
然后看着他走到转角处...
背影消失...
他这样说...
我真的很开心...

如果我够勇敢的话...
我可以...
跟上去拉起他的手...
如果我够勇敢的话...
我可以...
直接上前抢去他的拥抱...
如果我够勇敢的话...
我可以...
面对面的跟他说...
"我喜欢你"...
...
...
...

走过转角处...
靠在围墙边停了下来...
双腿都有点发软了...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差点就露馅了...
真不知道自己面对他时还能这么活泼开朗的...

看到他的眼睛...
其实也明白发生了甚么事情了...
很早以前就看见了...
大概...
只是我一直不了解也不肯承认而已...
他是真的干了很多让我讨厌的事...
狠狠的打击过我...
也让我为难了很多次...
为了不让他再看不起我...
我都好好的努力...
拼命让他觉得我是坚强的...
我只是不想在他面前失败...

不但已经不讨厌他了...
而且已经...
喜欢上他了...
恨的感情成长了...
另一个感情也相同的到了一个地步...
难道爱跟恨真的是相辅相成的吗...?
那么如果有一天对他不再有任何恨的感情...
还会像这样喜欢他吗...?

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
我们早就把这样的根基牢牢的建立了...
然后我们也会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的...

不忍心看到他那张受到伤害了似的脸...
那种表情并不适合他...
到底还是笑才有资格常驻在他的脸上...
变得老是想逗他笑...
之前还一味的讨厌他那张看见谁都一样的嘴脸...
只会露出那副微笑着却没有温度的营业用表情...

夜晚的城市也很热闹...
只是吹到面上身上的微风显得有些清凉...
大概秋天也快要到了...
整整一个夏天都塞满了一首單曲的宣传工作...
盛夏的时候...
跟他一起到了塞班进行拍摄PV的工作...
行程很...
他累得在拍摄的休息时间直接就在车子上睡着了...
那时候就直接很残忍的拍着他的脸让他醒来了...
他也只是闷哼了几声...

不知不觉...
又到了这个季节...
那个时候...
我跟他在这个季节出道...
夏末秋初...
清爽平和的天气...
真的很像我们的作风...
像预示着夏天结束的温和的夏风...

不知我这种不慌不忙的个性有没有拖了他的后腿呢...?
还是他早已经习惯了我这个拖后腿的家伙...
只用着他自己的步伐走着呢...?
就像梦里永远只能跟着他的背影...
尽管这只是一个梦...
却成为我心里面永远解不开的郁结...
中国有句说话叫'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自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瀧澤你甚么时候有空能帮我解开它呢...?

把手塞进外套的口袋里...
摸到的是里面待着的香烟...
也想拿一根出来...
感受一下星火在指节间跳动闪烁的气氛...
香烟的气味并不好闻...
还有燃烧所引起的烟雾呛鼻的不行...
却意外的让独个自处时候的自己寻回一点存在感...
同时也把四周寂寞孤独的空间填充起来...

有时独自一个人在空洞的地方里面会很容易迷失自己...
反而更容易形成负于自己身上的沉重枷锁...
可能我是一个自私任性的人...
一直以来让自己陷入困境的人是我自己...
然后受伤了也把一切的责任一干二净的推给自家的相方...
越来越强烈的对他产生讨厌的感情...
其实也只是越来越讨厌我自己...

所有人都认为我跟他是完全相反的人...
我相信这是事实...
但是...
在某个方面...
我跟他一模一样...
就是我跟他一样可悲跟可怜...
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感情...
尽管一向是一个随性的人...
却无法确认自己对他的感情...
我喜欢他...

我知道我清楚我明白...
却更加明白这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在JR时期就开始明白...
对自己的工作搭档和伙伴不应投入任何的感情...
讨厌也好...
喜欢也好...
也许已经失去了这种资格...

把香烟握在手里始终没有拿出来...
他总是说我...
"少抽点...
对嗓子不好..."
其实是不是想说...
"别抽那么多...
对身体不好..."呢...?
他也可以直接叫我不要抽的...
于是我只会答应抽少一点...
其实我也并不是传说中那个听话的人啊...

凉风依旧扑面...
诱发点点的睡意...
还是始终有点敌不过睡意...
在下一个街口处叫了车...
早知道一开始就叫车好了...
说好了不做自己后悔的事的啊...
大概10来分钟的车程便回了家...
这个晚饭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了...
居然有这么多人陪我吃晚饭了...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便是洗澡...
冲洗走这天的晦气...
始终没有办法洗很久的澡...
却在穿上衣服前的一刻...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只好随便围了浴巾便跑出客厅接听电话...
斜眼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怎么...

"喂喂..."

"喂喂...你回家了啊...?"

"不在家怎么接电话..."

"..."

"嗯...刚洗完澡衣服都还没穿你就打来了...
算得真准啊..."

"哈哈...
那你现在不是裸奔状态...?"
这家伙怎么稍微对他友善就得寸进尺呢...

"是啊...
你是不是很想看呢...?"

"甚...甚么白痴话...
你快去穿衣服...
我等你..."
切...
内容真无聊的对白...

"有甚么事你先说吧..."

"你先去穿衣服再说..."

"快说完不就好了吗...?"

"不要...
我不想明天看到你两行鼻涕的样子..."

"我说...
你又嫌弃我了..."

"不是...
我没有这个意思...
总之...
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是是是...
遵命义经大人..."
放下电话的听筒来...
再次跑回浴室里...
好好的把睡衣套到身上...
我啊...
始终还是很听他说话的嘛...
大概...
慢悠悠的走回客厅...
拿起听筒...

"喂...我穿好了..."

"嗯...那就好..."

"没有想到我长得这么恶心...
裸体连自家相方也不想看..."

"谁说你恶心的..."

"你啊..."

"我哪有..."

"那你是想看了...?"

"那个...
嗯..."

"...骗人..."

"..."

"没话说吧...
就知道是骗人的..."

"...看我哪天脱光你..."

"哈...?"

"没什么..."

"算了...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
说重点..."

"...经济人让我告诉你明天要准时..."

"就这些...?"

"就这些..."

"你耍我..."

"我...没有啊..."

"...好了好了...
我知道了...
那我挂电话了..."

"...那你...早点休息..."

"请你以后不要故意打电话来耍我..."

"翼...
其实我没有要作弄你的意思的...
真的..."

"别说了...
就这样吧...
晚安..."

"...慢着..."

"又怎么了...?"

"你发甚么脾气...?"

"我没有..."

"那你说这些话甚么意思...?"

"甚么意思都没有...
别想那么多..."

"...有种你就在我面前发脾气...
看我不揍你..."

"...你又以为我不敢..."

"..."

"..."

"算了...
不要吵下去了...
你休息去吧..."

"明天..."

"甚么...?"

"我明天就去让你揍啊..."

"..."

"你听到了没...?"

"翼...为甚么总是这样子...?"

"别问我..."

"别这样...
翼...
别这样好不好...?"

"..."

"翼啊..."

"我也不想的..."

"之前...
还是好好的..."

"嗯..."

"那麽好像之前那样好吗...?"

"嗯..."

"...那么..."

"瀧澤...
我不会想太多的...
你早点休息吧...
明天我会准时到的..."

"嗯...好的...
那...拜拜..."

"拜拜..."

"嘟--------"

"其实我没有发脾气的...
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其实我很想像普通人那样的...
其实我很怕失去你..."
对着已经结束了通话传来空洞的机械音的话筒说了一通...
的确是我心里面想说的...
我到底在想甚么...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
我也不是那种可以为了爱就甚么都放弃掉的人...
我没有那种勇气...
从来我就是那种爱闹别扭的人...
或者像他说的...
我又在闹脾气了...
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可能真的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爬到床上...
瞥见床头的携带...
应该开启吧...
免得明天经济人找不到我...
按下电源开关的键...

"你有4个语音留言"...
看来经济人真是不厌其烦的啊...
"按下#字收听留言"...

"翼..."
怎么是他的声音...
"我回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开了携带快点回我..."


"我上你家找你了...
你不在家...
去哪里了...?
总之收到留言给我回个电话吧..."


"我去了你排练的场地...
工作人员说你走了...
你在哪...?
我...
很担心你...
你是故意避开我的...
是吗...?
我不想你答是...
回我电话...
好吗...?"
担心我甚么...?
不要担心我...
我会忍不住依赖你的...
叫我以后怎么面对你...
我还有甚么力气听你以后的说话...?
还有一个留言...
时间是...
就是刚才...?
那通电话结束后...?
把携带放到耳边...
按下#字...

"翼...
对不起...
我...刚才语气太重了...
对不起...
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听我的留言...
我也后悔了刚才说出口的话...
我以后也不会那样子的...
不知道说甚么了...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平安到步而已...
真的不是要作弄你的...
...
对不起...
我只是想说你不要自己生闷气而已...
不要回复我了...
好好休息...
就这样..."

这算是甚么...?
道歉吗...?
他越是道歉我心里便越难过...
我就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
心胸狭窄的...
用这个词语形容我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为过...
我不是躲避你啊...
是我不敢面对你...
不敢面对你对我的感情...
早就察觉到了...
本就不是神经迟钝的人...
谁都知道...
这是不允许的...
他跟我的事业...
谁都不想也不可能放下来...
在这个社会上...
只有爱是活不下去的...

要说对不起的人...
大概是我吧...
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不可以拖下去...
不该发生的也不应该发生...
这是我力所能及的...
不想受到伤害...
也不想他受到伤害...
是时候...
该了断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comment-

没有完啊,11章~~~~不过我可是要抢占位置了~~呵呵
勇敢的事情永远是勇敢的人去完成的。可惜我们都不是那样的人。
如果可以勇敢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与不安了。只是谈何容易!
每个人面对感情时想的都是对方吗?可我还是偏执于自己。所以,爱情也许永远都不会眷顾我。这是胆小的惩罚。
羊,坚持写吧。把爱情寄托在别人身上,我们永远不受伤害。
【2006/12/23 13:03】 URL | A #- [ 編集]

-comment-

鸵鸟.鸵鸟,我怨念鸵鸟,
还是两只都鸵的情况,
给两只幸福,让某翅入大头的籍吧,
我的圣诞礼物是这个就好了....
【2006/12/24 23:39】 URL | 果仁 #- [ 編集]

-comment-

最近兩隻自己在演唱會上寫同人的狀況
你還能更新真的太強了^^0

我算完全被雷到不行了吧……

不過更害的是
這種情況下
百轉千迴的內心戲
還是寫得超完整哪……
【2006/12/29 01:08】 URL | blue #- [ 編集]

-comment-

咔咔,摸鱼来这里了
其实。。。看天。。。我是正直地来催文的好孩子
顺便说。。。能把这里连去自己窝么^_^
嗯,人家我喜欢那背景
【2007/01/18 00:41】 URL | hahasnake #- [ 編集]

-comment-

更新吧,羊

等着后花园的更新呢,没有TTG的帐号,就跑来这里膜拜大人了

很喜欢这个文里的感觉,确实让人揪着心来看的

好想看到两个人的坦诚,等待啊,羊大人加油哦
【2007/07/28 03:40】 URL | #- [ 編集]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lacksheepson.blog78.fc2.com/tb.php/35-5a58dd1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