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見果てぬ夢]part9
part nine
"休止"





"每一件不得不放手的玩具...
总算带来过快乐...
每一段不得不完结的关系...
只是一种选择...
如果美好记忆还算难忘...
为什么还会记得悲伤..."







"え...?什么是真正要说的...?"

"...没什么了..."
话筒的那边声音有点沙哑...

"泷泽伱今天...有点奇怪...
到底是要说什么呢...?"

"没有...
今井翼伱真是一个笨蛋..."

"..."

"就这样了..."

"..."
对方结束通话...
为什么我是一个笨蛋...
凭什么骂我呢...?
就特意打一个电话来没事骂两句...
泷泽伱不是很忙的吗...?
什么时候有这种闲功夫了...?
真是无聊到极点的一个人...
...
...
8月30日...
泷泽"ONE!the history of tackey"正式在日生剧场公演...
还真有点好奇这个剧的内容...
24岁的人自传式的剧情...
真是佩服社长的'明智'头脑...
泷泽伱是很称职的摇钱树伱到底知不知道啊...?
不过好像我这个被自己的con弄得精疲力尽的人说出这种话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舞台的...

但是...
真的没有异议吗...?
24岁的自传舞台剧...
而且剧情把自己一直不太愿意透露的身世公诸于众...
其实并不开心吧...?
泷泽伱不开心...

拿过携带...
我应在开场前说点什么好听的说话吗...?
诸如加油...
我很期待之类的...
这种话大概他已经听到耳膜要起茧的地步了...
却又想不出什么了不起的词语句子...
也没有那种打动人心的写作水平...
算了...

"g-o-o-d...s-h-o-w..."
按着携带上的键...
输入了这种简单易懂的英语短句...
老掉牙了...

"邮件已经发出..."
看着携带的屏幕显示出这样的图标...
忽然觉得未免太奇怪了...
今井翼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有时觉得自己会不会真的想太多了...
假设的结果太复杂...
以致抹煞掉很多的可能性...

"光輝く流れ星がきれいなあの丘で君と出会い..."
携带忽然响起的歌声把我大大的吓了一跳...
这不是新专辑里面其中一首曲子的demo吗...?
而且...
"泷泽秀明..."
这个人果然是无聊...
竟然把我的携带擅自拿来玩了...
按下通话键...

"泷泽秀明伱有什么问题啊...?"
开口就想骂他...

"干嘛那么凶啊...?"
我的确有那么一点生气...

"我的携带铃声是怎么回事啊...?"
不问自取的...

"我只是...想给伱点惊喜..."

"谁要什么惊喜?!那么爱惊喜...我的con上怎么就不出现...?"
似乎不只有点生气...
把这种不该说的说话说出口了...
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翼...伱..."

"我什么我...?快开场了...
伱快去准备吧..."
现在实在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之后...我们能谈一谈吗...?"

"谈...?谈什么...?"

"到时候再说好吗...?
先答应我..."

"不好...
有什么快说..."

"翼...答应我一次...
听我的话一次好不好...?
别说得像有什么关系似的...

"...我有什么时候没有答应伱了...?
有什么事不是伱自己决定了的...?
有什么东西伱先告诉我的...?"
一直以来多无理无聊的要求难道我不是全都答应了吗...?
包括要我跟伱一起出道...

"翼...求伱了...
求伱可以吗...?"
求我...?
泷泽到底在想什么...?
我认识的泷泽是那种高傲冷静无情的人...
好强得把身边的人都踩在脚下...
什么时候会用这种听起来的声音...
竟然求我...?
不明白...
这个人想什么越来越不明白...

"不要求我...
我不会答应伱的..."
我对伱学不会拒绝的...

"..."
话筒的另一边不再说话了...

"...我要去con的下一个场地...
这周都不在东京..."

"..."
隐隐约约的只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颤抖着的呼吸...

"什么事也好...
回来再说...
好吗...?"
学不会拒绝...
习惯了答应...
起伏着的呼吸抽动大气推敲着神经刺激着心脏...
隐隐作痛...

"..."

"或者电话里面可以说的话...
随时打给我...
好吗...?"
原本生气的情绪变得平复下来...
不自觉的连语气也变得安静...

"...好..."
他声音有点沙哑...

"说什么我也会听的...
好了吧...?"
竟然用起了这样哄小孩的口吻...

"约好了的...
不准反悔..."
很久没有听过他这种落寞的语气...
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不会是被情人抛弃了吧...?
他的这种事...
我总是从报纸新闻上看到的...
最后一个才知道...

"知道了...
快去准备开场吧...
加油..."

"嗯...
谢谢伱...
注意身体..."

"好的...就这样..."

"嗯...拜拜..."
按上结束通话的键...
头好痛...
泷泽伱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
有时我会想...
是不是上天在戏弄我...?

很讨厌的一个人变成了一起出道的相方...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嘴脸却变成整天看到碍眼的风景...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气味却变成周围空气里的甜腻...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双眼却变成梦中的寄托...
从后拼命追着那个人的背影...
好不容易到了能并肩握手对视的位置...
却又开始分道扬镳...
本以为到了只能隔岸相见的国度...
却发现相连的名字成为线索牵连着走远的两个人...

走不开逃不掉舍不得忘不了...
有些东西始终舍弃不下...
最讨厌的人变成最不想放下的人...
而且...
那个人是投入多少感情也得不到回报的人...
这个玩笑真是开大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挂着偶像的名号...
会喜欢人会渴望爱...
一直明白一旦喜欢上那个人就会无药可救的普通人...
真的害怕他了...
害怕他的一切...
要我怎么面对伱呢...?
泷泽...

放下握着被手汗浸湿了的携带...
收拾起日用品和衣物...
为了下一场的演出作好准备...

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
却还是要工作的...
又变得很累了...
无故的感到皮肉毛孔的寒冷...
窝到沙发里拉过抱枕抱在怀里...

泷泽拥抱的质感却浮现脑海...
想起他骨骼肌肉血管的起伏...
他的手掌温度手指掠过皮肤的节奏...
安静的空间感觉无限放大...
侵蚀呼吸侵蚀神经侵蚀理智侵蚀思绪...
刚听完他的声音...
还是...
会想他的...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
...
...

时钟的三根指针不着痕迹的聚到一块踩着名为'12'的数字...
零时零分零秒...
这一刻我在想那个人...
那个人的名字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
三个字节寓意翱翔天际...
看似轻盈落在心头却沉重无比...
我爱像山间流水一样歂歂而动...
他却爱自由自在的展翅高飞...
步伐不一致...
思考方式不一致...
他说他跟不上我...
我想说其实我才跟不上他...

他想的他做的东西开始变得模糊...
我们都长大了...
不再是当年那两个睿气的少年...
距离也越来越远...
可心绪却全被他牵扯开去...

第一天的舞台剧顺利落幕...
开场前收到批量式的祝贺以及鼓励的说话...
也明知伱的个性...
不会期待什么的...
整理着心情准备开场...
在关掉携带前的一霎那...
却收到来自他的邮件...
迫不及待的阅读邮件...
简短的一个英语短句...
没有插入任何好听的话语...
就像他没有温度的说话方式跟语气...

不自觉的按下那个人的号码...
果不其然迎面就是一顿臭骂...
其实我是知道的...
不是因为他的携带被我肆意修改了一番...
而是...
我没有出席他的con...
他很在意这件事吧...?

我在乎的他不在乎...
他在乎的我不在乎...
无尽的此消彼长...

此消彼长...
组团出道是我的意愿...
甚至出道初期...
我很讨厌他...
心里面由衷的讨厌这样的一个人...
消极懒散...
好像什么事都事不关己...
与世无争的个性...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这样子算是什么...?

私下的时候只会看到他没有表情的所谓表情...
本应是实力最强的组合...
却一点都没有争夺什么的意愿...
就算我如何急躁...
他却只是老样子...

开始嫌弃他了...
拖后腿的他...
讨厌他...
全部都讨厌...
正如JR时期...
开始不理他...
也不知不觉的整整形成了一个很久的真空期...

再次知道他的消息的时候...
是他的'翼魂'...
虽然是一起工作着...
却完全正眼也不会看上他一眼...
solo con啊...
事务所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很可笑...
他的消息都是从工作人员口中打听回来的...
好评如潮...

有点好奇这个人怎么会受到好评...
那时开始逐点逐点的收集起他的消息...
再次接触上他的私下生活...
一开始是出于好奇...
于是争取更多的了解他...
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结果...
知道他的各种执着认真...
以为他是一下便能猜得透的人...
发觉其实我不懂他...
渐渐的迷上了他的个性...
他的舞步他的声音他的笑容...
却讽刺的发现另外一个事实...
他...
讨厌我...
而且是很讨厌...

自负的催眠起自己...
相信自己的能力足以改变别人对自己的态度...
一向很骄傲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却发现在那个人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几乎连他的笑容也得不到...
他的笑容...
足以让我迷恋上一辈子...

看看时钟...
并没有乖乖的停留在零时零分零秒...
规律的有节奏的向前踏着步...
孜孜不倦的...
就像我的思绪...
没有歇息的持续想着他...
如果可以计算时间的话大概就是计不来的...
那么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可以计算出来吗...?

躺在床上身体一动也不想动...
眼睛却完全合不起来...
睡不着...

额前的头发有点挡眼...
撩开额前稍微搭在脸上的头发...
引发起某个感觉...
对他手指触及头发掠过头皮的触感的挂念...
像冰一样的人...
动作和笑容都格外的温柔...
像温水一样的柔和...
那时的笑容...
埋到心里面去了...

有点失控...
失控的时间越来越多...
继续下去失控的话就再也恢复不过来了...
透过电话听到那个沉沉腻腻的声音...
始终让我说出了那样的话...

"之后我们能谈一谈吗...?"
白痴...
很白痴...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
变成了这样...
想告白...
想好好的跟他告白...
好想...

不...不是...
已经说过了...
给他写信的时候...
一不小心就把心里想说的写了进去...
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连忙用笔狠狠划掉...
改成用电脑打印的...
可是...
还是让他看到了...
害怕他会生气...会发怒...
不...
也许生气发怒更好...
总比那句"骗人的"好得多...
没有...
没有啊...
是我真的想说的...
到最后变成我求他...
求他听我说话...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
我不是那个高傲的泷泽秀明吗...?
可是...
却因为他...
是不是我已经迷失了自己呢...?
在他面前没有自尊...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啊...?

伸手摸向床头柜...
携带静静的躺在哪里...
看着携带的屏幕...
浏览起这天的邮件...
闪过那个三个音节的名字...
明明那句短得像二字词语的一句内容已经默默在脑海中背得滚瓜烂熟了...
还是忍不住按下了阅读键...

伱这样到底是不是真心要说的...?
说啊...
今井翼...
手指又毫无意识的按下了他的携带号码...
从来没有设置为热键的号码...
因为...
希望不会忘记...
无论用什么电话...
都能找到他...
听到他的声音...

就像现在这样子...
只要他按下接通的键...
便可以从携带那头听到他的声音...
慢着...
天啊...
我到底在做什么...?

看一看旁边的时钟...
凌晨差不多两点了...
又忍不住打电话给他了...
连忙按下取消通话...
真是的...
又不是没有试过被他的说话气得乱扔携带的...
什么嘛...
自己也说了很多过分的说话...
会伤害他的...
却又忍不住伤害他...
为什么做那么多让他讨厌的事呢...?
是报应吗...?

上天是不是要捉弄我...?
伤害人然后被伤害...
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这样是不是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不是的...
上天已经对我很好了...
即使我做那么多可恶的事...
那个人还是会待在我身边...
而且...
是我的相方...
这样子爱上自己的相方...
无药可救了...

"take it easy come on clap your hands..."
还拿在手上的携带忽然响起来...
是那个人特设的铃声...
他的名字在携带的屏幕上闪动着...
忽然害怕起这样的声音...
甚至害怕起那个人的声音...
可还是看到自己的手指颤抖着按下答话键...
接通了...
把携带拿到耳边...

"喂喂..."
自己的声音有点梗咽...

"喂喂...
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携带那头的人还没睡醒...
重重的鼻音...

"伱在睡觉吗...?"
啧...
这是什么笨问题...?

"不是...我在游泳..."
他懒懒的答着...

"乱说话...
那伱继续睡吧...
明天还得去下一个场地吧..."
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拨他的号码呢...

"...泷泽...
有什么事吗...?"
他叹了口气问道...

"没...没什么...
对不起...
打扰伱休息了..."

"不用对不起...
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听到他有点讽刺的语气...

"我不想打扰伱休息..."
顿时觉得自己垂头丧气...

"...伱已经打扰了...
好吧...
我现在睡不着...
陪我说话怎么样...?"

"可是伱明天还要..."

"喂...不要东拉西扯的了..."
他抢过话去...

"..."

"..."

"..."

"泷泽...?"

"想伱了..."
不想对他说谎...

"什么...?"

"想伱了...所以打给伱了..."

"别乱开玩笑了..."

"是真的..."

"..."

"..."

"..."

"我是说认真的..."

"嗯...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伱又做无聊事了..."

"笨蛋...伱这个笨蛋...
为什么我说的伱都不相信...?
我有这么不可靠吗...?"

"不错..."

"伱..."
就不能认真想想我的说话吗...?

"我什么...?"

"气死我了..."
气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信赖...

"..."

"..."

"喂...我知道了..."

"哈...?"

"我说...
我知道伱想说什么了..."

"..."

"..."

"那...伱是怎么想的...?"

"想睡觉..."

"...!"

"我说伱啊...
工作一整天也不睡觉的..."

"..."
伱根本就没有知道我在说什么...

"快点休息吧...
我也要去睡了..."

"...嗯...
晚安..."
头好痛...

"听伱的声音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就这样吧...
晚安..."
对方结束通话...
脑袋要裂开了似的...
眼睛热热的...
像虫子在咬...
然后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
用手捂着眼睛...
却没有湿润的感觉...
反而干涩得生痛...

啧...
似乎更加睡不着了...
明天还要继续舞台剧的演出...
我到底还有什么动力工作下去...
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要这么拼命...
他是心思细密的人...
大概他是明白的...
只是...
没有接受我的可能...
接受我这种不寻常的感情...
其实我只是想好好的喜欢自己喜欢的人...
也许...
只是我对他好就够了...
不应该强迫他的...
他有翅膀会飞翔...

是不是应该放手呢...?
累了...
紧紧禁锢着的双手长久下来都会失去了力量的...
可能...
要学习不去爱他了...
或者说没有爱他的力量了...

不行...
不行啊...
一想到这里心里面就像刀割似的痛...
能待在他身边就好...

躺在床头处的携带忽然闪动起来...
有邮件吗...?
谁这么晚啊...?
"翼"...
是他的邮件...
按下阅读键...

"还没睡吗...?
我知道伱肯定没睡...
怎么...?
收到我的邮件有没有吓了一跳...
有吧...
因为我是冷酷的人是吧...?
'翼真无情'...伱会这么说吧...?
其实有问题问伱的...
伱到底怎么了...?
是我多心了吗...?
感觉很奇怪...
没有关系的...
无论怎样...
有事的话可以跟我说的...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可靠的朋友...
或者只是一个工作搭档...
但也可以尝试依赖我的...
看我都在说什么东西...
我也很奇怪啊...
好了...
伱快睡...
明天还得当伱的劳动模范...
我还是期待去看伱的舞台剧的...
不说了...
不用回我邮件了...
电话也不要...
要跟伱说话还有点困难...
就这样...
晚安..."

啊...
他到底是不是恶魔啊...?
刚刚还在想不要爱他了...
放不下来了...
为什么刚听完他的声音还是会想他呢...?
可他又说了不要听到我的电话...
要怎样才能好过一点...?
下次见面...
说不准又会失控的跑上去干点什么的...
不好了不好了...
糟了...
今井翼伱说过会听我说的...

然后...
可以好好的相处下去...
也让我好好的待在伱身边...
好睏...
想起了他柔软的头发和身上清爽的沐浴露香味...
没有想到有催眠的作用...
翼...
好想看伱的双眼...
伱也要好好休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comment-

勤劳的孩子~~~~
谢谢你创造的这个翅膀!
新家地址在上面了~~~~
加油!
【2006/11/21 17:33】 URL | A #- [ 編集]

-comment-

悄悄地说:收到了....
大声地喊:爱死你啦^0^
【2006/11/27 12:47】 URL | yy #- [ 編集]

-comment-

下完了,不过那个档怎么没声音的???
是原来就无声还是只有我下的有问题?T0T
【2006/11/27 13:49】 URL | yy #- [ 編集]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lacksheepson.blog78.fc2.com/tb.php/31-5803b69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