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8
part eight
'抹煞'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着我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么説吧...
假装不在乎...假装在演戏...
将伱温柔的手...
就这么甩开...'





卧室的门'咔嚓'一声的关上了...
转过身来仰面平躺在床上...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卧室依旧灰灰蒙蒙的天花板...
有点窒息的空间只好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为什么只是用猜的就知道他会醒来...?
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就料到了...
我真是那么讨厌他的眼睛吗...?
还是...
我害怕他的眼睛呢...?
害怕他下一秒就能把我看穿...

再然后...
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了要流出眼泪来...
就像昨天晚上...
从梦中哭泣到醒过来...
感觉到有人走到床边来...
轻手轻脚的拉着被我压在身下的被子...
伸出手来往那人的气息探去...
然后抓住了那个人的衣服...
睁开眼来...是他...
泷泽...

一直努力制造出来建立出来的坚强仿佛一瞬间化为尘土...
面无表情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
好像在看动物园里面的奇珍异兽...
对上的是他的双瞳...
瞳孔里面映出了我的倒影...
于是...
好不容易止住了的眼泪...
又再次涌出眼眶...
盖过身上所有神经...
颤抖着的身体让自己也觉得害怕...

"我不走...不走了..."
他低声说着...像是安慰...
原来怕被抛弃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终究还是这么可笑...
只凭着他一句説话便觉得自己会徘徊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我...借我抱一下可以吗...?"
他忽然...
有点犹豫的问道...
为什么会是这种请求的语气...?
可怜我吗...?
依旧看着他的脸...
意外地发现他的眼眶里闪烁起某种光芒...
星星点点的泪光...
想起了梦里的他...
悲伤至极的眼神...像是高傲的狮子受到挫折伤害...
真是有够奇怪的形容...

他现在这个样子...
我只是在梦里见过的...
心里面有种钝痛的感觉...
为什么呢...?

我应答了...
让他抱着我...
平时普通的身体接触也会感到厌恶...
这刻却意外和谐的相拥着...
人类本性的互相取暖安慰吗...?
在充满空气里都是他的气味的空间里沉沉入睡...
我们...
到底错过了什么...?

他希望这只是梦吗...?

天花依旧是灰灰蒙蒙的...
心里面的某一处也开始失落起来...
哪天...
还是把天花板刷白好了...

坐起身来...
本来这天的休假应该把这段时间里的睡眠不足补回来的...
现在却睡意全消了...
泷泽伱真有本事...

现在走出客厅会不会尴尬呢...?
隐约听到房外传来淋浴的声音...
下了床走到门边...
推开门看去果然不在客厅啊...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睡过啊...?
听说他的舞台剧30日便要公演了...
这几天应该是最忙的吧...
他这种人就是全副身心都能栽进工作里面去的人...
当然...
也只有工作...
总觉得他的生命里容不下任何人...
更加不要説我这个只是工作上的搭档...

就像那个舞台剧的主题'one'...
他果然不怕寂寞...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感情啊...
也不知道他的情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他的约会对象到底是什么人呢...?
每次看他都开心成那个样子的...
怎么到现在才开始好奇呢...
他根本就不用愁没有情人的...
可笑的只是任何情人都进不了他的心里面...
这样子该说是了解他还是不了解他呢...?
没有人知道吧...

肚子饿了...
有些事情想得太多还是很消耗体力的...
而且胃部又泛滥起了作恶的警告...
好好的弄一个早餐来吃吧...
他...也应该好好的吃一个早餐的...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他是我的相方啊...

绕过浴室的门口拐进厨房...
自己搬出来住的一段日子...
学会了独立...
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会自己做饭了...
他大概还不知道吧...
还是认为我在节目上做的是骗人吧...

我们到底是相识了多久...?
还是不叫做'相识'呢...?
以后会不会变成陌生人呢...?
不希望这样...
我们是相方不是吗...?
和睦相处好不好...
以后都好好的一起工作好不好...
伱以后都一只在的是不是...?
我也在的...
不是吗...?
以后タッキ-&翼还有很久的路要走的啊...
不知道有没有上他的脚步呢...?
走得很快啊...
大步大步的向前跨...
而我...却滞在这里...
只想到这种事...
已经是25岁的大男人了...
四舍五入三十岁...
还是到底是一个臭小孩呢...?

泷泽伱的步子好难追啊...

打开冰箱...
挑选了几个鸡蛋...
还有火腿...
他的口味跟我有点不同...
不过这样的早餐他大概还是会接受的...
他这个人好像只会想别人有没有吃饭...
却忘了自己的...
这到底是该赞扬还是贬乏呢...?
没有自觉的leader...

用着可以称作麻利的手脚料理开来...
门外持续着的淋浴声停下来了...
传来他有点夸张的叹气声...
不会是不想工作吧...?
他总算会有这种时候啊...
然后是一片安静的...
是在穿衣服吧...

把锅里的食物分好放在两个碟子里...
装好两杯牛奶...
在走出厨房的一刻却还是有一点的犹豫...
真糟糕...
开唱白是什么呢...?
早上好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没有遇过这种情况啊...
豁出去吧...

他正低头整理着衣服的下摆...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微黄的灯光像流沙似的落在他身上...
一霎那柔和得像蜂蜜...
笨手笨脚的样子让人想起初见的少年羞涩...
那个脸蛋白里透红的乖巧小孩...
现在...
长成了男人...
稚气脱去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这个大概是外人的感觉吧...?

由于太过专注摆弄着衣服...
以致于我走近他的背后完全没有察觉...

"要走了...?"
没有想到这是我的开场白...
显然地他被我吓了一大跳...
惊讶得瞪起来的双眼引得我直想发笑...
手也忘记了摆弄他的衣服...
连话...也忘了説...

"先把早餐吃完再走吧..."
忍着强烈的笑意放下牛奶...
他的表情...大概是更加惊讶夸张一点吧...
真的很好笑...
有别于电视上的反应吧...
加上他那身华丽得近乎诡异的打扮...
太奇怪了...

"伱那身衣服真奇怪...
而且...也脏了吧...
换下来我帮伱洗...
厨房里面有早餐...
拿去吃..."
他的眼睛没有移开...
呆呆的望着我...
泷泽今天...
也很奇怪...
一直玩着暧昧相方游戏的他...
莫非还会受不了我这种'友善'的态度...?
故意绕开他的视线走进卧室...
打开衣柜抽出一件图案简单的T-shirt跟沉色搭配的薄外套...
还有修身的仿古着洗水丹宁裤...
扔到还在发呆的他的面前...

"别发呆啊...换好吃早餐吧...
我先去洗漱..."
走进浴室...关上门...
笑意便不停往外涌了...
这个人惊讶的表情很好玩啊...
在镜子中看着自己的笑脸...
渐渐地...
渐渐地却变成了一张苦笑的脸...
毕竟...我们不是那种友好的关系...
也可能...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而且他那种反应...
说是受吓真的一点不过分...

清水冲洗着面部...
籍此会冲走我的灰暗面吗...?
大概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吧...

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浴室...
泷泽换好了衣服...
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
面对着的是两份没有开动的早餐...
不会是口味不对吧...?
衣服还相衬合身的...
头发还湿漉漉的搭在头上...
拖着步子移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

"不吃吗...?"
拿起自己面前一份早餐的刀叉...
自个儿吃了起来...
他依旧没有反应...
抬眼望去...
轻皱着眉头...
垂下眼皮...
看着的只是自己紧握着的双手...

"不是这么难吃吧...?"
依旧一动不动...
我放下刀叉...

"不打算跟我说话了...?
还是真不要吃了...?
那我倒掉吧..."
有点赌气的説了...
正伸手想拿过他的那份早餐...
他却抢先拿起刀叉大口大口的把东西扒进口里...

"...没有人跟伱抢啊...
别吃得那么凶..."
他依然放慢了速度...
我今天话还真多...
于是...
又变成了他吃他的我吃我的的局面...

"那个..."
好不容易等到他开金口...

"嗯...?"
抬起头来看他...

"对不起..."
缓慢的挤出几个字...

"对不起什么...?"
真不像平时的他...
平时的他...
根本不可能跟我説这样的说话...
可能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吧...
伤害人自尊的...
然后再回赠他相同程度的...
没完没了...
我们都总算是彼此最亲近的伙伴啊...
尽管已经变成了习惯...
甚至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可是...
心里面还是会隐隐作痛...
重复21次的事情会形成习惯...
那么...
这样子的对峙局面又发生过了多少个21次呢...?

"昨天没有去伱的con...对不起..."
他低垂着头说着...
为了这件事...?
我早就猜到他不会出现的...
用不着道歉吧...

"还有昨天晚上...
硬是抱着伱睡了...
对不起..."
又是为什么...?
伱有绅士到这种地步吗...?
不过是睡个觉而已...
这是跟伱学来的话...
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伱不是那种大摇大摆跑过来...
不管我有没有在睡...
还是那么一个劲挤上床来...
只是...
不会抱在一起而已...

"我不明白伱在说什么..."

"..."

"..."

"..."

"没什么..."

"..."
果然是伱泷泽秀明嘴太空闲了吧...
这种事一点也不好玩...
还是不希望陷入沉默...
只能东扯西拉的说上一点...

"舞台剧...怎样了...?"

"...唔...差不多了...
只差一点事情需要确定了..."
他喝了一口牛奶说...
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早上比较喜欢喝原味咖啡...
不爱牛奶...
而我却爱牛奶的腻味...
不知不觉记下了他很多习惯...

"有'我'的吗...?"
有我的存在价值吗...?
你的舞台剧...

"什么...?"
心不在焉的样子...

"有'今井翼'这个角色吗...?"

"...嗯..."

"那谁来演我呢...?"

"...没有人..."

"啊...那是早早的把我弄死吗...?"
随意说着没有瓜葛的话...

"不是...不是的..."
他显得激动了起来...

"......我说笑而已啦..."
原本只想把气氛缓和下来...
却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了...

"一点也不好笑..."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
我也笑不出来...
剩下的时间似乎又得回到沉默的空间里了...

"没有人可以演伱的..."
他忽然发话了...

"...哦...那要怎么办呢...?"

"...你会来看吗...?"
答非所问的...
反而又把问题扔回给我...

"伱希望呢...?"

"我希望的话...伱不要来...
你不会喜欢这个故事的..."

"果然是要把我弄死的...
那我当然要去看啊..."

"...伱总是这样子的..."
他依旧眉头深锁...
但却把视线投向我...

"我不去怎么对得起努力制造出来的暧昧关系呢...?"
拼命挤起面上的肌肉做一个微笑的表情...
却明白根本构成不了一个笑脸...
更像一个面具...
他也放开深锁的眉头...
勾起嘴角...
摆出那副王子式的笑容...
在我看来...
更像是在哭...
我们为什么都爱摆出这副扭曲的嘴脸...
没有人在看啊...
而且难看死了...

"泷泽...
在这里可以不用笑的..."
他僵起表情...

"硬是强逼自己要笑...
很累...很辛苦吧...?
所以...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笑的..."

"...嗯...是的..."
他拿起牛奶一喝而尽...
隐约看见尚有一丝笑意挂在眼里...
如果那是真正的笑容...
那样子的话...
还是让人看得很舒服的...
阳光渐渐透过窗帘偷偷的漏进室内...
他也是时候去排练的场地了吧...

"那个...
我要去排练了..."

"嗯...加油吧..."

"...真不像伱..."
不像...?伱不认识我而已...

"那要加上'注意安全'吗...?"

"闭嘴吧伱..."
他扔下一句站起来准备要走...
看见他额上还是搭着半湿不干的头发...

"慢着..."

"什么...?"
拉起他的衣袖走进浴室...
从挂墙柜里拿出吹风机...
这些事情...
还是JR的时候他帮过我不少次吧...
拨弄着他的头发...
稍微学着他的动作...
只是觉得...
他微微翘着的嘴角有点碍眼...
笑什么啦...
真可恶...
不过这样子总算像一个人了...

"泷泽...
伱终于像一个人了..."

"什么话...?伱不也是...
私下看到伱笑还真是难得的..."
我在笑吗...?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的确是连自己也久违的笑脸啊...
而且难得他听得懂我故意跑火车的说话内容...

"吵死了..."
忍不住还是要回一句...
掩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的情绪...
替他整理好头发...
收起吹风机...
就拿起他的包包直接把他推到玄关处...

"好了...伱快滚..."

"又变回来了..."

"什么废话...要迟到了..."

"知道了..."
他伸手拉起门把...

"...注意安全..."
还是说出口了...
他转过身来...
眼里闪过我不知道的光芒...

"你也是...
注意身体...
要好好吃饭休息..."
光芒在他转过身去的一霎那只留给了肩膀...

"罗嗦...
快滚吧..."
用'扔'的把他挡出门外...
害怕自己当时有了一瞬间的冲动想上前抱着他...
越过了那条线...
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始终没有办法像普通朋友那样子对他...
只能承认...
他是特别的存在...
我啊...
也真是一个小人物啊...
七情六欲始终还是会出现的...
只是...
泷泽这个人身上...
投入任何感情也不会得到回报的...

回到客厅...
收拾起沙发上泷泽换下来的衣物...
还真是奇怪的衣服...
真是超级华丽的...
不过总算比以前稍微学会搭配了一点...
真想看看他家金光闪闪的衣柜...
说起来...还真是很久没有上他家了...
以前还会去玩玩电子游戏之类的...
越来越忙反而越来越疏远...
倒是他...
三天两头跑过来的...
为了讨好fan不用这么用功吧...?

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前掏了掏外套和裤子的口袋...
一堆硬币和...一封信...?
这样翻开来看会不会有点不礼貌呢...?
可是上面写着'翼ヘ'的...
给我的...?
还是翻开来看了...

好丑的字...
一看笔迹就认到是谁了...
是con上的信啊...
写这种东西还要起稿子吗...?
在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
看到了一段碍眼的删划字段...
写什么呢...?
举起信来借着灯光...
隐隐约约还是看得见...

"很喜欢翼...
想一直看着翼...
想翼幸福..."
这样的字眼...
在con上说果然是太严重了...
搞不好真的会变成'情书'的...
泷泽伱果然是太会煽情了...
不了解伱的人...
真的会相信的...
信中的'翼'...
只不过是一个笔画复杂三个音节的汉字罢了...
却似乎是一个幸福的存在...

"哔哔哔..."
家里的电话铃声唤醒了陷入思绪里的我...
似乎响了很久的样子...
发呆起来真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喂喂...早上好..."

"什么早上好?这么久才接电话...
伱是存心吓我的是不是?!"
辟头就来的声音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再看看来电显示...
泷泽秀明伱这个混蛋...
难得我想好好跟伱相处的...

"什么事...?"
懒得跟他解释什么了...

"..."

"..."
不知不觉的用了很冷淡的语气...

"那个...
换下来的衣服我下次来拿回去洗好了..."
欲言又止的说着...

"已经在洗了..."

"那口袋里的..."

"我拿出来了...一封信和一堆硬币...
没有少吧...?下次还伱..."

"伱看了?!"
他语气好像有点激动了起来...

"...嗯...一堆骗人说话的原稿..."

"不是..."
声音越来越小...

"不是...?"

"如果...
是我真正想对伱说的...
你会怎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comment-

很好..
很长.....
等于我将要写的通篇一般长..= =
千呼万唤始出来........= =
【2006/11/13 22:48】 URL | 静み #I4t1ZHtI [ 編集]

-comment-

懒羊不懒了哦!都是性情中人啊,实在是细腻啊!
ALBUM听了啊,喜欢那个サヨナラの向こう (怎么翻,再见的对面么,暴)
【2006/11/13 22:55】 URL | VV #- [ 編集]

-comment-

才在抱怨沒新文可看^^
沒想到原來今天更新了~~

這篇裡的翼
到底該說是理性覆蓋了感性
還是感性到變得過於理性了呢^^

很喜歡~
拜託…我想馬上看下一篇哪…(←自己慢卻又愛催稿的人)
【2006/11/14 02:56】 URL | blue #- [ 編集]

-comment-

呵呵,亲爱的羊,偶不是催问哦,不过你要快写啊,好喜欢这样的翅膀,感觉就像身边的人,或是自己的影子!
加油哦!!
【2006/11/14 17:41】 URL | あさひ #- [ 編集]

-comment-

to静み:就是一个[长]字...you的文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哪...?
toVV:我还是很懒....
toblue:下章就周末来更新好了~~
to小A:我写得好慢哪..= =
【2006/11/16 14:14】 URL | #- [ 編集]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lacksheepson.blog78.fc2.com/tb.php/29-3580da4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