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if u love someone like me]以前些写下的..同人......
part one


'无所谓的...
反正我是今井翼...
什么都没有所谓...
伱说...
是吗...?'



'哔哔哔...'

'唔...'一个转身把手伸向床头的包包里...
胡乱的掏了一顿...
手机响了...
邮件的声音...

'祝演出成功,小心安全.'
半眯着眼看了一下邮件的内容...

真准时...像闹钟一样...
极其简短...绝对是他的风格...
算是关心吗...?
这个嘛...有时候还是挺细心的...
习惯了当leader的人真要不得...
也稍微注意一下时间吧...
难得shock的中段休息时间...
只有两个小时也让我睡一会儿嘛...

随手乱按了几个键...毫无意识的...
处于半昏迷状态根本就不知输入了什么就发送回复了...

我们家相方的义经san有这么空闲吗...?

顺便看看时间...20分钟后要开个演出前的检讨会议...
20分钟嘛...好...继续睡...


'咔嚓...'私人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
是谁啊...?
是要提前开会吗...?
'咔嚓...'门又关上了...走了吗...?
不是哦...
蹑手蹑脚的脚步声...
这种地方哪会有什么小偷的...
难道...

'啪...'
'啊~痛~'
呃...这个声音...踢到桌脚了吗...?
光一君...就知道是你...
怎么每次都这么笨手笨脚的...
又来'骚扰'我吗...?

还是装一下睡吧...
反正这个小老头觉得无趣的话自己会走的...

脚步声停下了...
走到了床头...直接一屁股做到床边...

'翼君...'没听到...不理他...
'小翼小翼...'不要用跟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嘛...
'...'
'...'
不来烦了吗...?

'小翅膀小翅膀...'明显的带着笑意...知道我在装睡吗...?
我又不是猫...没事干嘛用这种语气称呼啊...
说着居然扯起被子来...
小学生脾气的老头子果然没有错...

绝对不理他...
停下来了...
看吧看吧...
不理就知道无趣了吧...

'咳咳...咳咳咳...'连续不断的咳嗽声...

无奈的睁开双眼...看向休息室角落的空气加湿机...
呼吸道不好进来的时候不会开一下吗...?

伸手摸向床头的柜子...找到了加湿机的遥控...
随手按了开关...

转过身去看那小老头...
咳得有点面红耳赤的...
总算慢慢停止了咳嗽...

'光一君...中午也不去休息一下吗...?'
居然是笑嘻嘻的脸...上当了吗...?
下意识看了看光一君的下身...
天啊...
幸好有穿内裤...
实在受不了裸体狂...
我家相方就已经够可怕了...
可是...
外面不是有一大条走廊吗...?
穿着内裤是怎样荡过来的...?
好难想象哦...

'什么嘛~翼君~伱根本就是醒着的嘛~~害我踢到腿了~'
是我害的吗...?
无耻的老头笑容...
大概正常人都不会想理伱吧...

'那个...光一君...有什么事要找我吗...?'
撑起身子...不情愿的坐了起来...

'不要这么冷淡嘛~~翼君~~'舞台剧的语气...
加上舞台剧的动作...
还有不知哪来的怪力之手拍着人家的肩膀...
完全控制不了的力度...
这样一拍轻则重伤几天...
重则粉碎性骨折...

该不是闲着无聊跑过来玩吧...?
看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光一君...20分钟后要集合吧...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睡一下咯...
晚安...'
打个哈欠钻进被窝里...
转个身睡好了...

'...翼君...'我没听见...
失落的语气吗...?一定是错觉...

又安静了...
被子的一角被揭开了...
后背微微暖和的体温...
狭窄的单人床顿时拥挤了起来...
背后的身体慢慢靠近...
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缓缓的伸了过来...
出乎意料温柔的绕过我的腰...
落在两肋的轮廓上...
自掌心传来的热力让人安心...
偷偷的呼了一口气...
还是有点吓倒了...

那双手稍微用力...
整个背部贴上了他的胸膛...
暖暖的...
点点的压迫感...
紧张害怕兴奋什么的...
说不上了...

'小翼...脚还会痛吗...?'鼻息在耳垂处弥漫...
同时还有鼻尖不经意的磨蹭...
身体小紧蹦了一下...
不作声...摇摇头...

其实早已习惯这个有点奇怪的姿势...
奇怪吗...?心里面的感觉说是...
奇怪的关系吧...
与其说是习惯...
不如说是根本挣脱不了好了...

是不是脸长得越像王子越漂亮的人力气就特别大呢...?
反正反抗也是没有用的...
还是由他吧...
停在肋上的手开始在身上徘徊...
很缓慢...
拉开了衣服的下摆...又把手伸进衣服里面了...
停在小腹处...
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奇怪关系呢...?
千禧的shock吗...?不记得了...
睡着睡着就跑进来...
毫无预兆的抱在一起...
真的也只是抱着而已...
打开始没有挣脱就注定了以后也挣脱不了吧...?
是因为那句话吗...?
又不是跟我说的...
呵呵...真可笑...
哪来的恶趣味嘛...
人家随便一句就喜欢上了...
是喜欢吗...?
不知道...
反正不讨厌就对了...
无所谓了...

'小翼...伱瘦好多哦...
上次抱伱还觉得伱的腰鼓鼓的...'
这次居然是嘲笑的语气...
什么嘛...伱意思是说我之前是胖子吗...?

'光一君...不要太过分了...'
正要转过身去顺便要拉开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

'不要!'肩被压住了...
'光一君...'腰上的手加大了力度...有点生痛...

'不想被侵犯的话就不要转过身来...'光一君冷冷的说...
背上却越发潮热...

'光一君...这样好吗...?'尽管不敢问...还是出口了...

'这样就好...让我抱一下嘛...一下就好...'声音很小...
哀求的语气...
他知道我听得到...

我不再作声了...
就这样静静的让他抱着...
光一君...
我真的有那么像他吗...?

'光一君...
我不是刚哥哥啊...'
你们两人的关系并不像外面看的那样明朗...
我是知道的...
伱有什么想对刚哥哥说的我多少也知道一点...
光一君伱不是说过的吗...?
'伱跟刚真的很像哦~'

是不是像的话就应该做刚哥哥的替身...
稍微让伱发泄对刚哥哥的感情呢...?
真会挑嘛...
伱明明知道我是不会反抗的...
我今井翼从来就不会大哭大闹的...
反正是我嘛...
无所谓的...

等伱的接话...
却被伱均的呼吸声取代了...
再看看时间...
还有15分钟才集合..
那么就让伱睡一睡吧...
害我睡意全消了...
谁叫我...
也贪恋起这样的怀抱呢...


------------------------------------------------------------------------



part two



"关于爱...
我没有诠释...
也没有答案...
但有人告诉过我...
当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就说明其实两人都不爱...
最爱的只有伱自己...
是这样吗...?"



今天还真是累...
难得光一君没有把我抓去居酒屋...
回个家还真不容易...
shock的追加场终于结束了...
真是endless的累啊...

脱了外套...
随手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胡子长得真快...眼袋也加深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算是没有特色没有性格的脸吗...?
看谁像谁的...
扯了挂在镜子旁边的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水...
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眼睛...
红红的...

对着自己做了一个别人口中所谓治愈系的笑容...
治愈系是吗...?
如果受伤的是自己...能治愈吗...?

什么嘛...哪来什么伤的...
更不要说什么治愈系了...
根本就是一脸惨淡的苦笑...
足够自己冷颤上一阵子...
转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啤酒...
没什么好想的...
喝点小酒放松一下好了...

"哔哔哔...哔哔哔..."手提电话响了...
小步跑出客厅...
在包里翻了一阵子...
来电显示"堂本 刚"...
愣了一下...还在响...
按了答话键..."喂喂..."

"喂喂...是小可乐吗...?好慢哦~"
电话那头传来刚哥哥懒懒的声音...
那个...我已经25岁了...
怎么还是小可乐...
怪不好意思的...

"对不起...电话调了震动模式没有听到...
有什么事吗刚哥哥...?"
笨拙的谎言...

"那个...shock今天结束了吧...?
有空吗...?出来玩好吗...?"
看了看时间...虽然只是晚上9点钟...
但是好歹也忙了一天啊...

"那个...稍微...嗯...有点不太可能..."
自己擅长的回答方式...

"哦...是不方便外出吗...?
那我来伱家玩好吗...?"
这样我还需要答复吗...?
根本就是你自己决定好的了...

"那...好吧..."
从来我就学不会拒绝...
更何况对象是刚哥哥你...

"呵呵...那回见咯小可乐...就这样..."

"拜..."话还没说完直接收线了...
急什么急的...
怎么现在的前辈们都有点蛮不讲理的...

结束了通话才发觉自己还是站着的...
今天的事情还真多...
边想着边转身要坐下...

"叮咚..."还没坐下来...
是谁啊...?
"来了啦..."不会这么快吧...
快步走去开门...
"咔嚓..."
果然是...该不会是打电话的那时候就已经在楼下了吧...?
大包小包的零食...
根本就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嘛...

"小可乐哦~发什么呆啊~?
怎么都不招呼我进去呢...?"
说着又露出那副桃式的招牌笑容...

"呃...对不起哦...刚哥哥...
进来吧...那个...我来提吧..."
接过装食物的"巨大"袋子...

"打扰了哦~"蛮精神的...还是装的...?
看着他的背影...
脱去鞋子...顺手整齐的摆好在玄关...
直接走到客厅...
推开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
一屁股的坐上去...
伸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大大的喝了一口...

"好喝~冰啤酒果然最高~"
这是我家吧...?怎么刚才会有去了刚哥哥家的错觉呢...?
比我还熟悉的样子...
我这个后辈还真不好当...

"哦...对了...小可乐...那个...
我今天晚上就在你这里住了哦..."
没有看到我无奈的样子吗...?
换洗的衣服都自己准备好了...

"哦..."我还能怎样呢...?

笑着走过来往脑袋上就是一敲...

"小可乐哦~一阵子不见还是呆呆的笨笨的好可爱哦~"

"刚哥哥...很痛的...
还有...怎么还要叫我小可乐呢...?
很丢脸的..."
捂住被敲痛的地方抱怨了起来...

"..."
"..."
"...不可以吗...?"什么表情...?
一副我欠你几千万的样子...

"不是的..."实在是不忍心看...

"那就好~我先去洗澡了~亲爱的小可乐~~"
态度转的真快...又受不了了...
继续露出桃子笑走进淋浴间了...

叫吧叫吧...
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至少是你的小可乐就好...
你愿意赖在这里干什么都行...
骂我打我什么的都可以...
只要你愿意...
但是...
明明就看到你一脸悲伤的...
干嘛还要强迫自己笑出来...?
连我都看出来了啦...
这样的话我会想抱住你的...
你的背影很寂寞你知道吗...?
看得我越发难受的...
今天是shock最后一场...
一直你都没有出现...
光一君的原因吗...?
光一君很在意你很想见你的...你又知道吗...?
他连抱着我睡的时候...叫着的都是你的名字啊...
...
我也很期待你出现啊...
你就不能来看看吗...?
不能来看我也来看看光一君啊...

整理着沙发上散乱的衣服...
淋浴间里的花洒声音也停止了...
洗好了吗...?

还是笑嘻嘻的走出来了...
卸去了一身明星的外壳...
穿着干净的T-shirt加短裤...
像小孩子一样的纯净...

"好舒服哦~小翼家的热水器真好用~"
小翼...?连你的小可乐都不是了吗...?

"那就好..."我低着头说...
连看你的脸都不敢了...
害怕自己不纯净的感情让你看到了...
弄脏你的纯净...

"对了~小翼~
脚还会痛吗...?"
不慌不忙的坐到我身边...

"唔..."摇了摇头...比脚伤要痛的地方还是有的...

"不要装着没事的样子嘛...一定很痛的...
刚才看到洗手盘边上一大堆的止痛药...
跟那个人真像...什么都死撑着...
什么都往自己心里塞...讨厌..."
那个人...?光一君吗...?

我很像光一君吗...?脾气...?还是舞姿...?
可是他说我很像你...
我像他的话...
那为什么你不像对光一君那样对我呢...?
我也希望分担你的一切啊...
我很可靠的...不是吗...?
我不是一直都是一个温柔可靠的后辈吗...?
很乖的不是吗...?
你是这样对我说的...

"刚哥哥...今天不用去找光一君吗...?"
任性的问题...试探着...
同时亦试探着自己自尊的承受力...

"..."没有回答...
"..."
"..."
"刚哥哥..."

"他也犯不着我去找他吧..."
声音很小...却很空旷...

有人说过...伤心的时候说话是特别空旷的...
刚哥哥...你很伤心...
我也是...

"叮咚..."门铃声打破了沉默...
刚哥哥却像预兆到什么似的惊愕了一下...
"叮咚叮咚..."很急促的...

"来了..."顾不上刚哥哥的反应...

开了门...换上了是我的惊愕...

"是我啦翼君..."来人露出了标准王子式的闪亮笑容...

"光一君..."下意识看向客厅坐着的刚哥哥...
似乎在听到光一君声音的一霎那就站了起来...
害怕什么...?该害怕的是我吧...?

"怎么了翼君...?有客人吗...?"
说着径直走了进来...
还没走出玄关就停了下来...
发现了刚哥哥也在的事实了吗...?

"刚..."光一君脱口而出...

"哦~光一君...有事找小翼吗...?那个...
我是来借洗手间的...
还有事...先走了哦..."
边说着手忙脚乱的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光一...君...?什么还有事...
骗谁啊...?
烂死了的谎话...

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刚哥哥..."忍不住叫了一声...实在是不能理解...
停在了玄关处...
与光一君一个几不觉察的对视...
淡淡的悲伤...同时来自两人...
气氛很奇怪...

"怎么都不关门的..."还没关上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了...
熟识的人探头进来...
看了看还在玄关的两人...
不解的回过头来看了看我...
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一闪而过...

"泷泽君...你来找小翼玩吗...?
我先走了哦...你们慢慢聊..."
对我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又看向光一君...淡淡的悲伤...还是期待着什么呢...?
戴上帽子...侧身绕过泷泽走了出去...

泷泽又看了看我...一副"怎么办"的样子...
小小的玄关气氛更诡异了...

"刚..."光一君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光一君!快去追啊!"我拉起光一君的手...
虚弱的把他推出门去...

"可是翼君..."

"够了...光一君...你今天又够鸡婆的喇~"不容他有任何迟疑...
更不让自己有任何留恋...

"翼...谢谢你..."说着便用跑的追了出去...

谢什么谢的...我才没有那么好心...
我是为我自己...
你再待在这我会崩溃掉的...
全部都是笨蛋...

"不要发呆啊~"泷泽把门关上...
看出来了吗...?
我根本就下不了决心去关门...

"发生什么事了...?"
泷泽拉起我走回客厅...
我瘫软身子坐在沙发上...
深深的叹了口气...
真的很累...

斜眼看了一眼泷泽...
关切而坚定的目光...
简直可以把我看穿...
用不着吧...
我现在就已经够赤裸裸的了...
再看我就七零八落遍体鳞伤了...

摇摇头...
"什么事也没有..."

难道不是吗...?
什么事也没有啊...




-------------------------------------------------------------------



part three



"所有人都以为...
我拥有的是强大的心灵...
但其实我可以告诉所有人...
用玻璃形容我的心灵最为不过...
那个人最清楚了..."



"小翼..."泷泽坐到我身边...
"发生了很多事吧...伱怎么都不告诉我呢...?"
发生了很多事吗...?才没有呢...
我也以为会发生很多事...

"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嘛..."
难道伱让我告诉伱...
光一君在shock后台把我当成刚哥哥抱着我睡...
刚哥哥来我家把我当成光一君述说自己的事吗...?
不值一提不是吗...?
稍微侧头避过泷泽的眼神...

"..."
"..."
"为什么骗我...?真的没有事的话...伱双手拽那么紧干什么...?不痛吗...?"
泷泽说着便伸手过来掰开我拽在一起指头发白的双手...
如果他没说...我想我大概还没有意识到...

"我有这么不可靠吗...?至少也把我当成是伱的相方啊...还是伱很讨厌我啊...?"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很小声...
但我听得见...

真是笑话...
伱不知道伱泷泽秀明是Johnny's事务所的大明星吗...?
可靠是出了名的吧...
论长相论气质论人品...伱怎么说都是比其他人优秀一百辈的...
我怎么可能讨厌伱呢...?
我喜欢伱还来不及啊...

我就是这种看见谁就喜欢谁的大烂人...

伱早就知道的是不是...?
所以特意来看我如何丢脸的是不是...?

我什么伱都看出来了...
干什么还要来问我啊?!

转过头来对上泷泽的双眼...
又皱眉了...
是感受到我的怨恨吗...?
"..."
"..."
"行...只要伱不想说我就什么都不问...
伱...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生气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我今井翼也会生气吗...?
我还以为我已经麻木了起来...
泷泽秀明伱那么闲吗...?
闲的话去管其他人嘛...
我已经不想再让伱关心了...
应该是说可怜我...

" 我没有...算了...那个有什么要找我吗...?"
心不在焉的胡乱说着...

"哦...那个..."泷泽掏出手提电话...
又要说什么吗...?

"如果不急的话...还是等一下再说好吗...?我想洗澡..."
很神经质的说着...一边站起...
没有回头看泷泽...
大概他是在捂住嘴笑吧...
为了这种事情变得神经兮兮的...
别人眼中一定是一个笑话...

这个时候还是让我躲起来好了...

走进浴室...站在洗手盆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真的好讨厌...好讨厌这张脸...
如果不长这样子多好啊...
拿起放在柜子里的刮胡刀...
拆出刀片...
在这张脸上刮一刀如何...?
架在脸颊上...
手在发抖...下不了手...
我真是一个胆小鬼...

扔下刀片...冷静下来嘛...
今井翼给人的印象不是什么事都很冷静吗...?
还有那种"大丈夫"式的笑容...
想给自己一个笑容...
却发现怎么也抬不起嘴角...
我怎么越来越无能了...

不知不觉的走到淋浴间...
提起手拧开了花洒...
天气还在早春的湿冷当中...
淋在身上本应刺骨的冷水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身上的衣物还没有脱下...
湿湿的搭在身上...却什么也不想做...
全身发软的...慢慢的蹲下...抱着膝盖坐着...
冷水一直淋在身上...好累...
好想睡...
...
...
shock后台休息室里的暧昧相拥...
<俘虏>里字句中隐晦妩媚的诉说...
与其说是光一君与刚哥哥对我的特殊感情...
还不如说是两个都借我发泄自己蔓延开来的感情...
在我身上找到了对方的影子...
只不过把我当成对方的替身...
为什么我一直只能做替身呢...?
谁都把我当成替身...
泷泽秀明伱又把我当成是谁的替身呢...?
...
...
迷迷糊糊间有一双手拉起了双臂...
吓得张开了双眼却看见眉头紧皱的泷泽...
避开他眼睛的同时看见了浴室门被撞开的痕迹...
硬是被拉起来...双脚发麻了...
跌回地上的一瞬间...
那双拉起自己的手轻轻的环过背部...
全身的力便一下转移到泷泽的身上...
泷泽面不改容的支撑着...

都说了脸长得越像王子的人力气就越大...
而且...好温暖...

"为什么在这里睡啊...?"
泷泽叹了口气贴着我的耳说...
"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啊...?"
我对自己怎么了...?不就是洗澡睡着了嘛...

挣扎着脱离了泷泽的怀抱...双脚的力气还没恢复...
再次跌坐回地上...
"不要管我好吗...?"
乞求的口气...

抬头看向泷泽...我这样是不是更可笑了...?
干嘛皱眉...是不是觉得有我这样的相方很后悔...?
伱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无论做什么都做得很好...
你说过我是唯一属于伱的人...
但是伱却是属于大家的...一个大众的偶像...
演唱会上...伱光芒四射的...
炽热得把我也烧伤了...
我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活在自己的舞蹈中...
只有靠忘我的舞蹈才能把一切都抛诸脑后...

泷泽转身把花洒关上了...顺手拿了挂在边上的毛巾...
铺在我的身上...简直就把整个人包了起来...
头也被盖着的...
却感觉到泷泽叹着气坐到了身边...
不想看到我了吗...?
也好...
反正我也不想被伱看到这样的我...
...
...
"小翼...伱想见谁...?我把他找来...谁都可以..."
泷泽低声说着...
胸口忽然强烈的痛了起来...
为什么呢...?

"光一前辈还是刚前辈...?"还是平静的说着...
更加刺痛了...伸手抓住自己左胸上的衣服...
呼吸困难的...
有热热的东西滴下来了...是泪...
不为光一君...不为刚哥哥...
也不是为自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翼..."泷泽的手环过了我的后颈...搭在了肩上...
又有什么涌出来了...
是更多的泪...
好舒畅...尽量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摊坐着...
第一次在别人身边感到这样的安心...
泷泽伱就有这样的能力吗...?
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不...一直都知道...
是我自己躲着而已...

"不用了...这样就好..."





这个笨蛋...从小就这样...有什么事只会往自己心里面塞...
明明很想抱怨的样子却努力的挤出笑容...
对别人很温柔却对自己出乎意料的残酷...
打开手提电话一条条的翻阅着邮件...
我可是看到了这个所以才扔下工作逃出来找伱的...
伱不领情就算了...
一进门就看到了光一前辈跟刚前辈...
他们在闹什么别扭吗...?
他们两个的事关伱什么事...?伱不要什么事都自己烦恼好不好...?
一抬眼看到伱的眼睛...深不见的瞳孔...
沉积了多少东西压抑了多少感情...
满满的却让人觉得空洞无比...
心头不禁一痛...
全身的神经抽搐了一下...
那时的脚伤也是...明明痛得脚都抬不起了...
却爱死撑...
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
伱还有光一前辈和刚前辈...
还有伱的舞蹈...
伱大概一直以为我没有去看shock吧...
我去了...偷偷的...
也看到了伱跟光一前辈抱着睡的场面...
我连打扰都不敢...
我这个根本进入不了伱世界的人...



---------------------------------------------------




part four


"听过彼岸花的故事吗...?
彼岸花...开彼岸...不见花...不见叶...
咫尺相近...却又遥不可及..."




感觉到身上的力度慢慢加重了...
拉开盖在头上的毛巾...
瞥见坐在身边的泷泽...
真是的...这种情况居然能睡着...
伱到底是不是来安慰人的啊...?

"泷泽..."低声唤了一下他的名字...
没有反应...果然是累了吧...
泷泽伱果然不是超人啊...

从小就肩负着带领JR的重任...
全世界都觉得伱是无所不能的...
伱也成熟了很多嘛...
客串义经的时候看见伱越来越像一个男子汉了...
国中的时候就看见过伱那个超暴的睡脸...
怎么现在还是一样呢...?
伸出手捏伱的脸...没多少肉的...
还是蛮可爱的...
果然没变...

轻轻拿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站了起来...脚又有点麻了...
坐着也会累嘛...
伸了伸腰...走到洗手盆前...看着镜子...
眼睛都哭肿了...
怎么那么爱哭呢...?
从小就这样...
真是爱哭鬼...

"哈嗤..."身后传来泷泽喷嚏的声音...
透过镜子看靠在墙上睡着的他...
怎么睡着了也会打喷嚏呢...
呵呵...还说什么陪我坐的...
笨蛋...

抬眼看回自己...又能笑了吗...?
多久没有看过自己这么发自内心的笑了...?
还以为已经没有笑的力气了...
转身走向泷泽...
拉起他的手...
"泷泽...快起来...这里睡会感冒啦..."

"唔...不要..."亏我还以为伱长大了...
终究是一个死小孩...
算了...把他捡回屋里好了...

把他的手挂在自己的肩上...
哇!!好重!!
泷泽伱应该减肥!!

跌跌撞撞的把泷泽"捡"到卧室...
一把扔到床上...
累死了...
今天怎么这么累啊...
应付一大票人就算了...
怎么还要非得抬伱这个死泷泽...
而且这样子也不醒...真能睡啊...
睡得像猪头一样...一点形象也没有...
让人家看到伱这样子我看伱的脸往哪儿丢...

脱了身上还在滴水的衣物...
换上了短裤...

"泷泽...换了睡衣再睡吧..."
推一推他...居然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衣服还是湿着的啊...
算了...我来帮伱换吧...

解开了他上衣的扣子...
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部...
怎么这么白...?腹部的肌肉线条更好看了...

"泷泽...伱确定不要醒来了吗...?
如果我..."
低头咬上泷泽的腹部...
不轻不重的力度...
口感真好...
抬眼看看泷泽...一动不动的...

压到泷泽身上...真温暖的体温...
轻咬着他的锁骨...顺着脖子滑向面颊...
皮肤真滑...
撩开了他耳边的头发...
伸出舌头顺着他耳的轮廓轻舔着...
啃咬着他的耳垂...
像嘴唇的感觉...

这种程度都不醒吗...?
看来把他给杀了他也不会醒的...

看着他的睡脸...
怎么最近好像又变美了呢...?
真欠扁...

忽然感觉到一双手落在了腰上...
热热的...

"伱闹够了没有...?"泷泽闭着眼睛说...
切...伱醒了嘛...装什么睡...
想撑起身体...却被那双手抱住了...

泷泽张开双眼...
深沉而霸气的双瞳...
好像可以把人给吸进去似的...

"这样做伱就满足了吗...?"
想挣扎却无力...
逃避吧...故意打趣...
"怎么样...?我的技术还算不错吧...?"

不出意料的...泷泽吓得张开了嘴...眼睛也瞪得老大的...
哈哈...真有趣...
不由得趴在泷泽身上笑了起来...

"泷泽伱被吓倒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厌哦...哈哈哈..."
笑还没有止住...一个翻身被泷泽压在了身下...
双手被制住压在头顶上...
想反抗却遭到更大的握力...

"谁教伱做这么无聊的事的...?"责备的语气...

"哪里无聊了...?"干嘛那么生气嘛...

"伱不说是吧...?要我来罚伱...?"
说着伸出另外一只空闲的手...
在我的两肋上狂挠了起来...

死泷泽...明知我怕痒...

"啊!!救命啊!死泷泽!!哈哈哈哈!!停手嘛!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无聊啦~我投降啦!!"
叫得声音都歪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在干什么呢...
喘死我了...

"这才是乖孩子嘛~"
居然坐在我身上大笑了起来...

这种亲密的身体接触...
别人眼中慕的"两个人"...
两个人吗...?伱是属于大众的...
伱永远不属于我...
想起了一个故事...

"泷泽...刚哥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伱要听吗...?"
没等他回答...

"有一种花...叫做彼岸花...
就是一种生长在黄泉彼岸的地狱之花...
美丽得像鲜血...
只有在黄泉路上才能看到...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
当花盛放的时候...
叶子全部凋谢...
当叶子终于长出来后...
花又不复存在...
就这样花叶生死不相见...
明明咫尺相近...却又遥不可及...
...
伱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泷泽停止了笑容...眉头紧紧的皱着...
压在我手腕上的手也放软了...
不自觉抽出一只手...
抚摸起泷泽光滑的面颊...
令人留恋的质感...

"刚哥哥说...这种花和适合形容他和光一君之间的关系..."
泷泽的视线离开了我的脸...
游离着...
觉得很无聊对吧...?

"我却觉得...更适合我和伱...伱是灿烂绽放的花朵...
我就是一直在伱身边...却又遥不可及的叶子..."
伱闭上双眼...抓住我停留在伱面颊上的手...

"小翼...把伱的悲伤分担给我好吗...?"

"少来了...伱是吓不了我的..."
我笑着说...看伱是想报复了对吗...?

"小翼...伱知道吗...?我...想亲伱..."
泷泽低声说着...

心脏忽然强烈的跳动了起来...
这是什么感觉...?不安吗...?兴奋吗...?
还是来自...泷泽的那句话...?

泷泽张开双眼...意味不明的看着我...
很热...
全身都潮热了起来...
来自欲望的潮热...
喘着气...
同样的热度来自与泷泽紧贴着的皮肤...
是他还是我呢...?
分不清了...
传来了异样的香气...
好想沉溺进去啊...
堕进地狱似的快感和犯罪感...

我是疯了吗...?
以为不会再对泷泽有这种感觉...
也以为已经把那个感情在心深处埋了起来...
为什么又要把他揪出来呢...?
我不敢不能...也不配啊...
又想哭了...怎么又来了呢...?

泷泽忽然撑起身来...翻身躺到旁边的空位上...
"什么嘛~你自己被吓的样子不是一样好笑吗...?"
看向泷泽...无赖笑容...果然中计了...
害我还在乱想的...
至少有一霎那觉得泷泽会亲我...
...
...
"泷泽...你觉得我像光一君...还是刚哥哥...?"
望着空洞的天花板...

"都不像..."没有看他的表情...语气平淡的...

"那昂呢...?我像昂吗...?"侧头望向泷泽...
迎来了泷泽的目光...
是一直在盯着我看吗...?

"..."果然像吧...你把我当成是他吗...?

"你谁也不像...你就是你啊..."
说着靠近了我...轻轻的一个吻落在了我的脸上...
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
原本以为自己会吓得跳起来的...
却出乎意料的令人安心...
好开心好温暖...

"泷泽...你这是...?"捂住被亲了的面颊...

"我说过想亲你的...别想了...快睡吧..."
好温柔...
泷泽你就那么温柔吗...?

脸好热哦...转过身体...背对泷泽...
却被泷泽从后一把抱住...
双手也被他的手十指扣住了...

"泷泽...抱着我怎么睡啊...?"无奈的语气...

"能让光一前辈抱就不能被我抱吗...?
以后他抱你你要拒绝嘛..."

"..."
你果然知道了...
让我拒绝我怎么比得过你们这堆王子的怪力啊...?
光一君的拥抱让我全身神经都紧蹦了...
泷泽你的为什么就那么安心呢...

我们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吗...?

"泷泽...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后背传来均的呼吸声...
又睡着了吗...?

"小翼..."忽然的发话...
"彼岸花花叶相连...终身不分...
如果我是花你是叶的话...
没有你我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说...
我是不能没有你的...
明白了吗...?"

骗人...什么不能没有我...
就算是骗我也好...
我也会相信的啊...

"小翼...以后有什么事都跟我说好吗...?"

"嗯..."

"你答应我的哦..."

"知道了..."

"那就好..."

"泷泽..."

"嗯...?"

"晚安..."

"...晚安..."




--------------------------------------------------------------------



part five



"有时以为自己很放得开...
却原来谨谨于怀...
有时以为自己了无牵挂...
却原来羁绊更深...
有时以为自己一无所知...
却原来答案早已藏在了心底..."






睁开双眼...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时钟...
上午11点35分...
睡得真晚...幸好今天不用工作...
我们家相方早上7点多的时候就以为工作在身走了...
真是有够忙的...

转过身来...床上还残留着泷泽的味道...
清淡的ck one...甜甜的让人留恋...
枕头上还有头压过的痕迹...
一手拉过来抱在怀里...
张口咬着枕头的一角...
还想念着昨天晚上泷泽皮肤的质感...

"哔哔哔哔..."
手提电话响起...
依依不舍的放下枕头坐起来打算找电话...
居然就在床头...昨晚不是还在客厅吗...?

拿起电话...
泷泽你真无聊...居然趁我睡觉拍了我的睡样...
还在弄个胜利的手势...
这种来电显示让人看见了有够丢人的...
真是败给你了...

按了答话键...传来相方有点累的声音...
"喂喂~是小翼吗?"还能是谁嘛...

"义经大人...不是在工作吗...?"
居然给我打电话了...真是难得...

"怎么了...?嫌我嘈醒你吗...?
你该是起来了吧...可怜的我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啊..."
知道你是神算了...算好我起来就打电话来...
抱什么怨嘛...我又没有不让你睡...

"在下哪里敢嫌你义经大人啊...那个...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从来不敢来跟你抱怨的...

"哦哦...那个...今早对不起...一声不响就走了...
还有...客厅桌子上有午饭哦...我做的...看到了没...?"
离开床走向客厅...果然是有吃的...
打开盖子...相方拿手的炒饭...

"看到了啦..."看到了那个造型没好气的说...

"不许不吃哦~"义经大人又变成老头了...

"这点事发个邮件过来就好了啦..."
通常不就是"桌上有吃的."就完了吗...?

"可是你不是说不喜欢我老传邮件给你吗...?"
我是不喜欢短得不能再短的邮件啊...

"泷泽君...笑得那么恶心...是在跟情人通电话吗...?"
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声音...
是跟泷泽一齐工作的前辈吗...?
泷泽笑得很恶心吗...?

"前辈...是我家相方啊...
不过说是情人也没有问题...
他听到了会害羞哦..."
泷泽...你这样说我更害羞的...
怎么这么爱说这种话呢...?
摸摸面颊...好烫哦...
被他看到了绝对会被笑死的...

"那我不阻你跟情人love love咯~~"
居然还把"情人"的语气加重了...

"泷泽...你看你做的好事...还有手提电话那个照片..."无赖是跟光一君学的吗...?

"不喜欢吗...?"什么语气...没看见你的脸真以为你是意志消沉了...

"随便你..."反正不讨厌...

"呵呵...小翼...我先去工作了...就这样吧...
要吃饭哦~拜拜~~"
又是这样...还没回话就结束通话了...

泷泽...你果然是爱心泛滥了...
要不就是为了要捉弄我...
昨天晚上也是吗...?
抱着我...说着没有我就无法生存的话...
也是一样吗...?
你对所有人都很温柔的...
我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说起昨晚...真丢脸...
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欲望...
但是...泷泽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你也明知一句话就能牢牢的把我套住的吧...
该说你不了解我...还是太了解我呢...?
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那种事...
以后该怎样面对你呢...?
看你就是一脸不愿意的样子...
真是想太多了...
单方面的感情没戏吧...
还是光一君和刚哥哥好吧...
起码想见面的时候总比见你义经大人来得容易...

不过...我这个替身...
也该退出了吧...

"哔哔哔哔..."
手提电话又响了..."堂本光一"...
怎么想起谁...谁就来电话呢...?
是要找我说昨晚的事吗...?
我还没有想好啊...
让我再想想嘛...
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过上一天吗...?

把手提电话扔到一边...装作在睡觉不接好了...

走进浴室继续昨晚没有洗完的澡...
还是热水舒服...
没想到连自己想做的事也变得艰难起来了...
竟然有点怀念起脚伤门禁无所是事的时间来...

洗完澡出来...手提电话果然安静的躺在床上...
走过去拿起来看..."你有一个电话留言"...
光一君你果然不会放过我...
想忽视掉...却忍不住按了收听留言的键...

"翼君...是我...还没有起来吗...?
还是...不想听到我的声音呢...?
那个...我想找你谈点事情...
不管怎样...我在你楼下cafe等你..."

一定要这样把我逼向绝境吗...?光一君...
有什么好说的...?
让我不要缠着你或者刚哥哥吗...?
我没有啊...
让我回到你或刚哥哥的身边吗...?
这不可能吧...
为什么又要来见我呢...?让它慢慢过去不好吗...?
难道还要我继续纠缠在你们之间吗...?
你明知我...是不会拒绝的...

"哔哔哔哔..."还握在手里的电话忽然响起...
"堂本刚"...默念着这个名字...
约好的吗...?
在你们两人中间我已经累到不行了啊...
按了答话键...
"喂喂..."

"喂喂...小翼..."

"嗯..."

"我和...光一在等你...你会来吧...?"

"好..."

"小翼...你很累吧...?不会防碍你很久的..."

"...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那...拜拜..."

"嗯...拜拜..."
刚哥哥...你也听得出我很累对吧...
那为什么还不让我解脱呢...?
还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呢...?
对你和光一君迷恋的缘故...
谁也不能理解的感情...
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该去找谁说呢...?

"以后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哦..."
脑海中回响起泷泽的一句话...

泷泽...我想找你说的时候你人又在哪呢...?
这样的事你会听吗...?
开始想念起你的拥抱...你的脸...你深沉而霸气的眼神...
还有一直回响着的声音...
不用紧蹦着神经...不用顾及形象..
不用硬撑起笑容...
甚至不会一个人...

下意识按了几个数字键...再熟识不过的...
果然转到了留言信箱...
要说什么了...脑袋里一片空白的...
留言信箱特有的电流声一直响着...
泷泽你是在工作吗...?是啊...刚才说了...
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手背上...
怎么流泪了...?

"泷泽...是我...那个...
...
...
没什么...
我...只是想...
听听你的声音..."
按了结束的键...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
明明不想让泷泽担心的...
已经够忙了...
还要为我这种无聊的事伤脑筋...
没头没脑的留了这样的话...
我没有这种权利吧...
可是...
真的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啊...

深呼吸着冷静下来...
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泪...
也许有些事情...应该自己去面对...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依赖了泷泽太多太多了...

放下手提电话...转身走向衣柜...
随意拿了几件衣服套上...
这个时候要做的事...
就是应该面对接下来的见面...

走到镜子面前...
还好哭过的眼睛红得不明显...
轻微的浮肿还可以用头发掩盖...
对自己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样就足够了吧...?
如果泷泽遇到这种事情会怎样应付呢...?
怎么又想到他了...
答应自己要自己解决的...

走到客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炒饭...
下面压着一张字条"不要勉强,还有不要吃太多止痛药."
泷泽你知道吗...?
有些地方痛起来再多的止痛药也不管用...
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炒饭...
果然还是奇奇怪怪的味道...
泷泽你哪门的厨艺啊...?
还蛮好吃的...
...
能把这个当成是你给我的力量吗...?

把炒饭包起塞进冰箱...
是时候出发了...

该结束的就今天结束掉吧...



-------------------------------------






part six




"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清楚...
还以为自己知道得很详细...
大概在乎的就只有我自己...
笨蛋...
还是你比我清楚呢...?"




推开cafe的门...
好不容易从楼上走下来短短的一段路...
一进门...门口的服务生迎上来说...
"今井先生...两位堂本先生在里面的房间里..."

"嗯...谢谢你...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房间...?要在里面困兽斗吗...?
还是要说点什么不让外人听到的东西呢...?
大概是想吵起来也不会引起骚动吧...

想着不禁紧张了起来...手心也冒出汗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却发现冷静不下来...
看了一下四周...幸好没什么人注意到我...
不然又会传出什么奇怪的传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房间的门口...
并没有房门...只是一个帘子...
手却沉重到举不起来去揭开它...
站在门前举步为艰的感觉真不好受...
无形的压力就在前面...像一堵墙...
是里面两个人所制造出来的无形的墙吗...?
把所有人都抵在外面...
只有两个人的世界...
像这样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多好啊...
相方就有这种特权吗...?
我怎么就没有呢...?
泷泽这样子也算是我的相方吗...?
还是只是凑巧在一齐出道工作呢...?

"翼君...干嘛站在门口发呆呢...?"
门帘被揭开了...思维也被打断...
抬头对上的是光一君的脸...
温柔的笑着...跟平时的嬉皮笑脸不一样...
越过他身后...看到的是蜷坐在椅子上的刚哥哥...
穿着私服的两个...脱下明星的外壳...
显得十分温和...更像是午后的阳光...

"光一...别让他在那里呆了...让他进来坐吧...
刚哥哥说话了...点点笑意的表情...
是给我的...还是光一君呢...?

"哦..."光一君应答着拉起我的手...
忽然察觉自己变得很平静...
麻木了吗...?
原本以为自己会有什么爆发的...
想好要在见面的时候说点什么的...
脑袋却顿时一片空白...
久久的只有刚哥哥温柔的笑容...和光一君手心的温度...

半圆形的座位...光一君把我领到靠里面的座位..
自己坐到刚哥哥身边的空位上...
桌子上一杯果汁一杯可乐像是因为看到可悲的我而流着泪...
等过一段时间了吧...?

"光一...坐那边去..."
刚哥哥示意光一君坐到我旁边的空位上...
怎么...?可怜我陪我坐...?还是要堵住我的退路呢...?

光一君稍微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不情愿的站起来坐到我身边...
刚哥哥却露出满意的笑容...双手支着下巴...
"其实你们两个挺合衬的..."

"刚...这是什么蠢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光一君便唠叨着边坐回刚哥哥的身边...
显然是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

我低头苦笑了一下...
难道就是让我来陪你们玩的吗...?

"小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不妥...
刚哥哥拉了拉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说...
"小翼...有什么不舒服吗...?不舒服要说哦..."

"没有...只是有点睡不好..."掩饰自己的落寞...

"可是你脸色很不好..."刚哥哥继续关切的说...

"我没什么的...那个...刚哥哥你们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快说了我好解脱...

刚哥哥听了向后靠回椅背...看向光一君...
光一君对上刚哥哥的眼...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气氛却忽然的严肃了起来...

"那个...的确是有话要跟翼君你说...但是..."
光一君低下头...看不到他的表情...
又陷入了沉寂...

有什么好不安的...不安的那个该是我吧...?
低下头透过半透明的桌子...
看到了光一君使劲的掐自己的膝盖...
刚哥哥这时伸手搭在光一君的手背上...
光一君反手握住了...十指紧扣...
心里面很不舒服...是妒忌吗...?
凭什么妒忌了...?

"那个...我能叫一个饮料吗...?有点渴了..."
为了打破沉默...
同时让自己稍微脱离尴尬的气氛...

没有等他们回答...扬手叫了服务生...
随意要了一杯长岛冰茶...
点点酒精...点点压抑...

饮料上来之前...还是没有说话...
低头看到的还是紧紧交缠着的两只手...
饮料上桌...一饮而尽...
示意再来一杯...再次端上...一饮而尽...
改叫了一杯伏特加...三杯下肚...
刚哥哥终于开口叫住了我...

"小翼...不要再喝了...怎么回事呢...?"
不知所措的两只...显然被我奇怪的举动吓到...
有很奇怪吗...?

"没事...口渴而已..."好烂的谎言...
却又是真的...渴望着什么...?
不知道...

示意服务生继续上酒...
"不要了..."
这次是光一君...支走了服务生...
"翼君...不是不让你喝...但是你那话也太烂了吧...?"
没有看他的表情...伸手进裤袋里掏出香烟...
点燃了一根...自个儿抽了起来...
本应刺喉的酒刺鼻的烟...
也全都无味了起来...

"那是该说什么了吧...光一君..."低头看着香烟燃烧的部分...

"其实有要说的...只是..."又是欲言又止...
唉...我厌倦了等待啊...

不消一会儿香烟烧到了滤嘴...
按熄了...接着点起一根...
这样子到凌晨也不会有结果...
再次扬手叫来服务生...
"一杯伏特加..."

"外加一杯热茶..."
被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
侧头看向房门...
是泷泽...
同样吓到的还有光一君和刚哥哥...

泷泽气呼喘喘的坐到我身边...
脱去色的帽子...
有点疲惫的脸上还残留着化妆的痕迹...
匆忙来的吗...?
怎么知道我在这呢...?
这种场合...
我不想让你看到啊...

"正好我想喝点小酒...
翼你也想喝杯热茶解解酒吧..."
没有表情的说着...
接着看向对面还是一脸惊讶的两人...
随即露出一向温柔的笑容...
"对不起...光一前辈...刚前辈...不介意我不请自来吧...?"
两人愣了一下摇摇头...

"泷泽...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你不应该来的...

"我怎么了...?难道我不能跟kinki两位一起喝东西吗...?"
怎么会有生气了的错觉呢...?明明是一脸笑容的...
背后却凉了一大片...

"翼在抽烟哦..."看着我手中还在燃烧的香烟...
"什么牌子的...?我也来抽抽看..."
从我手中抽走了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边把整盒香烟塞进了自己外衣的口袋里...
紧接着弄熄了烟蒂...

"这个不适和你抽哦...没收了..."
还是满脸笑容的...
看来要从他手中拿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一举一动都是很温和的...
在我眼中却是充满了责备...
怎么回事呢...?是泷泽你怕我连累你形象受损吗...?

饮料上桌...泷泽把茶移到我面前...
自己结果酒一口喝掉...
继续用王子式的笑容问到...
"在讨论什么有趣话题吗...?"

"泷泽你在的话我们就摊开来说好了..."光一君报以更标准的王子笑容...

"...如果是要讨论你们两位跟我们家翼的关系的话...
我觉得已经不用说了...
我想翼会明白..."
泷泽一个劲的说着...
"如果要以前辈身份说教的话...
我觉得还没惊动到你们两位的份上...
有些事我们两个就可以解决...
换句话说...
应该是没什么好说的..."
宣示主权式的理直气壮...
泷泽你根本是冲着我来的...

"泷泽秀明...你在说什么啊?!"激动的站了起来...
却又害怕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原来什么泷泽都是知道的...
知道了就能这样不管我的死活吗...?
以为自己的承受能力足够...
却再一次在这个人面前崩溃了...

"既然泷泽君你也这么说了...
我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直沉默的刚哥哥终于发话...
"小翼很聪明我是知道的...
即使什么都不说他也会明白...
只有泷泽君你是特别的...
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什么跟什么啊?!
我就是什么都不明白不清楚!!!
你们就谁都比我了解吗?!

"全部给我住口..."
很生气的说着...
却不知道气往哪上来...
推开泷泽走了出去...
我果然是不应该来的...
自讨苦吃...
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
径自向家走去...
全身的神经都在痛...什么原因...?
太多的不明白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好讨厌...
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泷泽你也讨厌我了吧...?



----------------------------------------------------------




part seven




"越害怕越想逃避...
越逃越远...
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以为不去面对就可以安全...
像鸵鸟一样...
难道我喜欢自虐吗...?"






竟然就这样没头没脑的跑了出来...
真不像我...
不冷静到这个份上...
平时已经是够任性的了...
这样子连脾气好如泷泽也会受不了吧...

不...都是因为泷泽...
因为他的出现...
一切都搞砸了...
凭什么来操纵我的感情嘛...
凭什么来让我陷入这种境地嘛...
只是因为我是相方的缘故吗...?

我还是宁愿他对我不理不睬...
至少久久见上一次面的时候能对我笑一笑...
总比这样把我逼向绝路似的更好...

怎么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呢...?
这么爱伤害自己...
不去找他不就好了吗...?
都怪那电话...

气死我了...根本就恨不起来...
脑子里边埋怨偏偏满脑子都是他...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说过不该爱上他的...
弄得像个笨蛋一样...
他早就发现了吧...?
我怎么就毫无抵抗力呢...?
啊...全身的神经都在痛...

叫我以后怎样面对他呢...?

离家门就那么几步之遥...
却不敢进去...只有这样坐在楼梯...
拉扯着头发...越想就越头痛...
家里满满是泷泽的气味...
怎么办呢...?
全部都已经掩盖不起来了...
现在连刚哥哥和光一君都不能帮我了...
注意力都分散不了了...

想哭...却发现连泪水都挤不出来一点...
牙关紧咬得生痛...呼吸都莫名变得困难了起来...
生不如死的滋味你知道吗...?
泷泽...
明明刚才才见完面的...还是自己逃出来的...
却又想见了...
好想见他...好想...

能做的只有靠抱着自己双腿...
把头埋在双膝之间...
这样在母体内的原始姿势安慰自己...



"坐在这里干什么...?"
这声音...怎么可能...是幻听吗...?
看来我真的是疯了...
蜷缩得更紧了...

"我跟你说话啊...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声音再次响起...冷冷的...
不知自己是什么表情...
抬头对上的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位异常冰冷的眼...
像冰山一样...从没见过的...

害怕了...不...是恐惧...
异常的恐惧...

想起来逃跑...
一霎那手腕却被狠狠的抓住了...

"进去..."还是冷冷的语气...

"不要..."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音...
哪来的勇气...

手被抓得更紧...生痛了...
隐约感觉到泷泽的手在发抖...

"我再说一次...给我进去..."
表情没什么变化...气氛却变得更恐怖...
不敢看他...害怕...为什么我偏要害怕...?
再不反抗就没有机会了...

闭上眼睛...使劲甩开他的手...
毫无疑问换来的必然是他的一脸惊讶...
但是很快又恢复过来...
得到的是手臂上更强烈的疼痛...

睁开眼睛看到的泷泽显然是愤怒的...
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的表情...
生气得能把我烧着得表情...
尝试挣扎...

"放开我!"使劲的喊出来了...
场面很混乱...混乱到像打架...

"痛!"
血...是血...
混乱中无意的用手肘撞到了泷泽的脸...
鼻子里的血红红的...很刺眼...
从鼻子流到嘴巴...再滴到衣服上...
染的胸前的一片红...

不...不是这样的...
我并不想动手的...
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对不起...
连我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

泷泽低头擦着鼻血...手背上都一片红了...
一定很痛...我也很痛...胸口这里...
不知所措了起来...想道歉...
不...更想的是逃...

侧身退了几步...泷泽忽然的抬头...
迎面就是一拳...
只感到顿时头昏眼花的...
直直就倒在了地上...
下意识看了看泷泽...
气得直喘气的几秒才对焦清楚...

嘴里顿时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吐了一口...落在地上全是血...唾液也稀释不了的血腥...
还以颜色吗...?

这样的一拳反而清醒了不少...
没有吵过架的两个人竟然话没几句就打起来...
太他妈好笑了...
原来你讨厌我到这种程度了...

口中血腥不断涌出...下手够重的...
再吐了一口...还是稠密的血...
够还你了吧...?

稍微坐起身来...真把我给打醒了...
哀莫大于心死...
这回我总算明白了...

瞄了一眼泷泽...还是气得直喘气...
不是让你打回来了吗...?
你的力气可是比我大上几倍的啊...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物体落在了脚边...
我的手提电话...?什么时候...?
泷泽你什么时候做神偷去了...?

"这种留言是什么意思...?
打你电话又不接...
存心来玩我的是不...?"
再次是冷冷的质问语气...

我哪里有玩你啊...
无力解释...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

"幸好去了你家...听了你的电话留言...
要不我怎么找你..."
好...非常好...连我都不知道你有我家钥匙...
是你在玩我才对吧...

"那么不希望我找到你吗...?
背着我出去玩那么有意思吗...?"
这是什么话...?背着你出去玩...?
少开玩笑了...
你有你的工作我有我的生活...
我哪里犯你了...
说的还真像吃醋的小男人...

"是让我打哑了吗...?你嘴巴平时不是很厉害吗...?"
你现在还不是比我毒舌一百倍吗...?
被你这样说还真是不爽到极点...

"谁让你管了..."我知道这句话毫不负责...
有点后悔...
抬头看向泷泽...一脸臭相的...
不过我相信自己的现在一定也不会好看多少...

这样的话显然更惹怒泷泽...
冷笑了一下...嘀咕了几句...没听到什么...

忽然衣领被一把抓了起来...
感觉像被轻而易举的举起了...
一下压在墙上...后背的撞击直生痛...

"终于肯说话了吗...?我还真以为你是哑了..."
泷泽的双眼近在咫尺...
满布血丝的...
满满的愤怒...
满满的陌生...

"我叫你什么都跟我说的!!
你却给我不以为然?!"
处境很可笑...
被自己最爱的那个人揍完还被开骂了...
是我太笨才会爱上你的吗...?
还爱得那么深...不能自拔的...

"...我什么都得告诉你...?
那你呢...?你有告诉过我什么吗...?"
底气不足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不是质问你...
我是质问我自己...
泷泽愣了一下...居然被你听到了...
这问题有这么难答吗...?

"那你要我告诉你什么...?"
被紧抓的衣领倒是放松了一点...
告诉我什么...?
我想不起来了...今天见识了那么陌生的你...
平时的你是把我当成某人才那么温柔的是吧...?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是吧...?
你看我多蠢...都当成是真的...
可笑死了...

不经意的笑了出来...
"至少...也告诉我你一直把我当成是谁嘛...
我像是你的谁呢...?"
好让我死个明白才对啊...

"你这是什么话?!"
我怎么又惹到你了...?
看样子像是把我杀掉似的...
双手手臂被泷泽的手指掐得很紧...
像是掐进骨头里面一样...
来...想杀我就杀吧...
我也无力反抗了...

"我这就告诉你像谁!!"
被拉向家门...身体失去平衡跌在楼梯上...
磕到了楼梯好几级...
说是被拉着...
倒不如说是拖...

反正也不会再痛了...
只有心里面...
还在一个劲的滴血...
止不住的滴血...



-----------------------------------------------------------



final





"爱是种信仰...我终于知道了...
原来幸福如此简单..."







像这样半趴在自己的家门...
眼前的只有泷泽的后背...
一边的手臂还是被紧紧的抓着...
力度强到连血管也不能畅通运行...

刚才就发现了...
脚上还没完全复原的伤再次撞到了...
钻心的痛...
空腹加上烈酒...
本来就不是健康的胃...
隐隐绞痛...
最可悲的是...
现在最痛的都不是这些...
是心...
止不住的血...
身体上所有的痛都比不上泷泽说话...
真的是受伤了...
泷泽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你低头找钥匙的同时怎么就不能回看一下我呢...
以为神经已经变得麻木...
以为心死了...
怎么还是会痛呢...?

空出来的那只手只能无力的撑在地上...
已经不想再作无谓的反抗了...
怎么处置任由你吧...

门开了...
泷泽始终没有回头...
连跌带撞的被拖起...
紧接着是绝望的关门声...
不知自己撞到了什么...
瘫软了身体...像不是自己似的...
虚弱的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
快死的人会是这样吗...?
可能死了还好过一点...

就这样硬生生被拖进了浴室...
泷泽一松手...直接就摔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把目光投向泷泽...没有看我...
还是喘着气的...生气成这样吗...?
躺在地上不想动...
泷泽忽然看过来...生气的表情已经没有了...
换来冰山似的眼神...
还嫌我现在不够冷吗...?

衣服又被拉起直接拖到了浴室的全身镜前...
看到了苍白的自己和身旁的泷泽...
曾几何时...泷泽在这面镜子面前对自己仰起温柔的笑容...
曾几何时...自己在这面镜子面前为泷泽整理衣服...
曾几何时...已经回不去了...

"你自己来看...自己到底像谁...?"
丢下一句话...
不知道...只知道看着这面镜子就会想到以前...
不久前的以前...
闭上眼睛不想看...更不想回想...
越想只会越沉溺...

脸被泷泽抬起...
"看不清楚吗...?还是要我来帮你...?"
依旧没有睁眼...
却不明白泷泽的话...
问题是我提出的...苦恼的还是我自己...

身体被翻转过来...大衣的扣子被打开了...
接着是里面的衣服...直至最里面的背心...
撕扯着衣服...背部皮肤触碰到冰冷的地板...
本应制止的...却无力挣扎...
然后是皮带...裤头...
最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
眼前的泷泽只是面无表情的...
在我看来...这样赤裸裸的身体...
只有换来泷泽唾弃的眼神...

手被拉起硬是站了起来...
一转身双手被泷泽反锁着在背后...
一用力按在镜子上...

"现在这样够清楚了吗?!像谁?!
看啊!!看你的脸!看你的身体!!
像谁了啊?!还是我来说??!"
随便你怎么样...
反正在你面前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已经没有了...
该看不该看的你都看到了...
到了这个时候...
我居然还期望你会回心转意的给我一个拥抱...
我还能说什么...?

"那你给我听好了!"
被反锁的双手被松开了...身体被转了过来...
泷泽扫视了我一下...顿了顿...
我看更像是审视囚犯吧...

"你听着!
...
...
你就是你!!
你是今井翼!!
你谁都不像!!
我眼中的就是你今井翼!!
你到底明不明白??!"

这...这是真的吗...?
我没有听错吧...?泷泽你确定...?
心脏不知怎的强烈的跳了起来...
我就是我...?
在泷泽眼中...我谁都不像...?
换言之泷泽没有把我当成是谁的替身...
我从来都不明白的问题的答案就这么简单吗...?

心中的什么落下了...?
随即落下的又是什么呢...?
是眼泪...毫无预兆的...
控制不住的...不断涌出的...
一个劲往外流...声音也止不住了...
放声痛哭...

泷泽稍微露出了惊讶的脸...
像不知所措似的松开了双手...
无力的滑落在地上...
泷泽...又是你...
怎么又要把我弄哭呢...?
一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爱哭...?
伸手擦眼泪..却怎样也擦不干...

"怎么?!知道哭啊?!满意了吗?!
还要我告诉你什么?!"
眼泪还是在掉...
你明知你不说我是不会知道的...
我就是这么笨的...

"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几乎你的事...
我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心里想着的...竟然断断续续的就说了出口...

"我的事你都要知道吗?!
还是你想确认什么?!
那好...我全部告诉你..."
泷泽跪了下来...拉开我还在擦眼的双手...
模糊中看见泷泽紧皱的眉头...
却不再是冰冷的感觉...
不敢作声...
看我毫无反应的样子...
泷泽垂下眼...叹了口气...

"是要我告诉你...我吃醋了...看见你跟别人去玩我就生气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JR时期我就注意你了...甚至是你第一个fan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舞台上我的目光就停留在你身上...再也离不开了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我有空就往你家跑...目的只是为了见你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我想你都已经快想疯了...想亲你...想跟你做爱...却又不敢...
怕这样会失去你...

这些都要告诉你是不是...?"
这...算是告白吗...?
身体从里到外炽热了起来...
是泷泽的话吗...?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对泷泽的迷恋...?
爆发了...神经也跳动了起来...
来自原始的欲望充斥着全身...
越来越热...集中在下身...想要拥抱...想要亲吻...
无数次对泷泽的幻想全部浮现在脑海...
甚至分不清真假...
感觉到泷泽的视线落在了我的下身...
下意识像伸手去遮掩暴露在外的欲望...
却发现双手被抓住动弹不了...
想用双腿挡住...泷泽却就在身前...

想落跑...却又渴望...
各种感觉全部交织在一起...

泷泽松开了一边手...落在我的小腹上...
炽热无比的掌心温度...
不自觉的全身抖震了一下...
一直迷恋的触感...
摩擦着皮肤滑落到下身的欲望处...
力度不大不小的握在了手里...
又是一个抖震...
身体里的水分被体温不断蒸发想外涌...
呼吸变得急促了...
闭上眼睛不去看...
听觉却变得灵敏...
同样急促的呼吸...沉重的来自泷泽...

"你说话啊...是不是我连这个都要告诉你...
我连这种事都在想啊...要告诉你吗...?
我连自己都害怕自己了...那天控制不住真的要了你的话...
你以后都会不理我的...
我是不是连这么变态的想法都要告诉你...?
多么迷恋你的身体你的脸你的一切都要告诉你呢...?"
什么热热的滴落在肩上了...
抚摸自己身体的手环在了背后...
紧接着是胸前承受着同样炽热的胸膛...
熟识的气味顿时强烈了...
贪恋的深呼吸着...
环着的双手慢慢收紧...
紧得能融入到他的身体里...
泷泽...在流泪...?
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的举起挂在泷泽的脖子上...
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
我以为只有我自己一个而已...
收紧了力度...回应着这个渴望着的拥抱...
该说这是爱吗...?
泷泽你爱我吗...?

"我一直拼命工作...为的就是分散注意力不去想你...
怕你在前面越走越远...所以在你前头...
回头就能见到你...
想跟你表白...又害怕你不接受...
看见你抽烟喝酒又怕你身体承受不了...
刚才打了你...看见你流血...我都不知怎么办了...
我恨不得打我自己...心里面痛死了...
可是刚才为了制止你逃跑心一急起来就出手了...
拖着你进来肯定又撞到了你的脚伤...
看见你脸色苍白的肯定胃痛又发作了...
我怎么就这么伤害你呢...?
还会痛吗...?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
有时候...真的会觉得泷泽比我更脆弱...
比我更像个孩子...
比我更害怕失去爱...

"我很生气啊...
我在生气你什么都不明白...
我在生气你这么迟钝...
我在生气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很爱你呢...?"
现在我都知道了...
我也一直想着的...
原来一直期待的就在身边...
却从来不敢鼓起勇气去触碰它...
好险...差一点就失去了...

想给泷泽擦擦眼泪...
轻轻推了一推...
却被搂得更紧了...

"让我抱一下嘛...不要反抗啊...讨厌也不许说...
你一逃就以后都不回来了...我不要你走..."
真被你这个死小孩弄得哭笑不得了...
令人畏惧的霸气竟然用在这种情况...
又有点点的心痛...
心痛这泷泽这小子原来对自己的心意毫不知情...
真个圈子绕得有够大的...

"我不反抗...不讨厌...不逃也不走..."
紧紧的双手稍微放松了...
泷泽轻轻的拉开我...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伸手抹掉面上的泪...
"我心痛你...喜欢你...爱着你还来不及呢..."
心里面很开心...我知道现在我的脸上一定是最真诚的笑容...
也是最幸福的笑容...

泷泽忽然抱起了我...
走出浴室来到卧室...
把我放在床上...用被铺紧紧包裹着...
雷厉风行的走到厨房...张罗开来...
不一阵子...床头上便有了一碟炒饭...
一杯开水...一堆药...

"先把饭吃了...然后把药吃掉..."
说着慌慌忙忙的走进浴室...

"你要干嘛...?"不明所以的问着...

浴室里面传出花洒的声音..."冷水澡..."
冷水澡...?那我怎么办...?
唉...算了...今天有够他折腾的...
真是败给他了...
呵呵...我亲爱的相方...
...
...
...
...
"我早上给你做的饭怎么不吃呢...?"
泷泽擦着头责备着说...
"因为味道太奇怪..."
我咬着汤匙说...
"那不倒掉...?我可是精心制作的..."
老头子又跑出来了...
"我知道...所以...舍不得倒..."
好丢脸的话哦...自己面都红了...
"你最近说话比我还恶心哦~~"
笑意满满的...笑我吧...?那就笑吧...
吃饱和足满意的躺在床上...床头放着泷泽的手提电话...
顺手拿起来看...按了几个键...
"怎么..."都是我的邮件呢...?
"你怎么不说就拿来看呢...?"看到的是面红了的泷泽...
原来泷泽你也会害羞的...
"你看你就老爱发这种邮件给我来吓我的..."
呃...
"来救我啊..."
是昨天shock中段休息期间无意发的...
难怪泷泽昨天会来...
真是丢脸...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就知道躲我..."边埋怨边躺在我身边...
"明明比我年纪要大的却老像个小孩...
又不爱照顾自己...
又不...
又不..."
老头子是会遗传的...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
对了...
忽然拉开被子...贴向泷泽...
对着那个喋喋不休的嘴巴...
kiss...不是不愿意听...是你也累了吧...
稍微也要担心你自己嘛...
泷泽像被偷袭了似的惊讶非常...
伸手在他面前扬了扬...
"泷泽...?"
手被抓住了...
这...?糟了...
一个翻身被压在了身下...
"我还要..."
死泷泽...
居然用咬的...
始终摆脱不了被吃的命运...

我就说我爱你真是笨蛋了...
没有办法...
就是爱上了...
原来幸福如此简单...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日記 - ジャンル:日記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TOP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lacksheepson.blog78.fc2.com/tb.php/1-38e4b1b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