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换衣服了....
换了bo的衣服.....
还是那句......
某翼我对不起你.......=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接力接力~~
现在几点:差两分钟10点了...
你的全名:什么全名...?son.......(?)
正在听谁的歌:很遗憾...不是两只的...是eason的[群下之臣]..
你在哪里读书(工作):读书在广州...工作到处飞(网络)...
你最后吃的一样东西是什么:可乐..?食的...鱼旦...(?)
现在的天气如何:冷...
戴隐形眼镜吗:不戴..像挖眼睛....
上一次吹蜡烛的数目:2..两岁...= =
你通常吹熄这些蜡烛的日期:天记得....
你们家养过什么:花猫咪狗狗3小龟一堆鱼....和养我...
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年龄:就我一个...
有几个耳洞:3个..
你有纹身吗:没有钱去纹...
你喜欢目前的生活吗:没有作业的话...
喝过酒吗:没成酒鬼...
暗恋过几个人:数不来...
会因为害羞而不敢跟人表白吗:绝对...我是拍韩剧的那种...
不敢吃的东西:毒物...
最喜欢吃的东西:哇好多...日料广东菜之类口味清淡的...
最喜欢喝什么:可乐..我上瘾了....
最喜欢的数字:283
最喜欢的电影:[seven][happy together]..其实还有好多....
喜欢看的哪一种电影类型:悬疑...思考型的...
喜欢的卡通人物和品牌:卡通人物是鬼太郎...品牌是undercover..(可以这样理解吗...?)
怀念的日子:棒球队跟职中的时候...
最伤心的经历:亲人离去...
最喜欢星期几:星期6...宿舍剩我一人...
最喜欢哪个季节:秋...够爽...
喜欢的花:默默无闻的白色牵牛....好美......
最喜欢的运动:野球...还有不累人的运动...
喜欢的冰淇淋种类:如非必要....不吃...
最怕什么东西:最怕可怕的东西...(我好像没有说话...= =)
如果有来世:想在其他国家出生...
讨厌做的事:毫无用处的作业和自己不想做的事..
擅长的事:没什么特别擅长的...= =
卧室毛毯的颜色:花的..........
以后想做什么职业:fashion-stylist or buyer...
你住几楼:宿舍7楼...家是5楼...
你觉得碟仙如何:没玩过..也没兴趣....
你觉得自己十年后会在哪里:没认真想过...就算想了也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所以....
寄这封邮件给你的上一个人是谁:静小み...
无聊的时候你大多会做什么:看电影...画画...写写东西...或者找吃的...
你住最远距离的一个朋友是谁:小学同学....去了南非...*惊*...
世界上最恼人的事:女人...包括自己....
世界上最好的事:没有烦恼...
觉得同性恋如何:很正常...不是吗...?
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态度如何:不做(笑)....一定要做的地步就是很严重的事了....那就拼命加油...
如果有人误会你:看对象...
如果有人误会你,又不听你解释:看情况....
想过要怎么对付你讨厌的人吗:讨厌就想都不会想了...
你认为你的另一半帮你付钱是理所当然的吗:看我喜不喜欢他...= =
通常几点上床睡觉:没有通常...只有多数是3点以后...
你猜谁会最先回这封信:猜不到....
最不可能回复:你说我寄给2字头先生会不会回...?白痴...哪有可能....
现在心里最想看到的人是谁:两只...最好是滚床单....= =
想要几岁结婚:想不来....
今天心情好吗:一个呆样...
最希望谁回信:不寄给2字头先生...但是他回信....=__,=
现在几点:差两分钟10点半...
目前为止什么事最让自己高兴:吃好吃的.....
目前为止什么事坚持了很久:不收拾房间...
体重多少:47KG......
挖坑是不是可以原谅的:都不行!!!
喜欢看甜文还是喜欢看悲剧:好文都看......
给你出题的人可爱么:可爱的妹妹一枚~
冬天喜欢做什么:不动...
为什么要回答这个RP的问题,并把他再转给人:因为...自己也好奇别人的..
对现在的生活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地方是什么:满意是还有东西迷恋...不满是不开心的日子太多...

点名开始...
[果仁,鱼,小A,还有那谁,跟那谁]
以上各位其实可以54掉的...忙就不用做了.....
TOP
[見果てぬ夢]part9
part nine
"休止"





"每一件不得不放手的玩具...
总算带来过快乐...
每一段不得不完结的关系...
只是一种选择...
如果美好记忆还算难忘...
为什么还会记得悲伤..."







"え...?什么是真正要说的...?"

"...没什么了..."
话筒的那边声音有点沙哑...

"泷泽伱今天...有点奇怪...
到底是要说什么呢...?"

"没有...
今井翼伱真是一个笨蛋..."

"..."

"就这样了..."

"..."
对方结束通话...
为什么我是一个笨蛋...
凭什么骂我呢...?
就特意打一个电话来没事骂两句...
泷泽伱不是很忙的吗...?
什么时候有这种闲功夫了...?
真是无聊到极点的一个人...
...
...
8月30日...
泷泽"ONE!the history of tackey"正式在日生剧场公演...
还真有点好奇这个剧的内容...
24岁的人自传式的剧情...
真是佩服社长的'明智'头脑...
泷泽伱是很称职的摇钱树伱到底知不知道啊...?
不过好像我这个被自己的con弄得精疲力尽的人说出这种话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虽然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舞台的...

但是...
真的没有异议吗...?
24岁的自传舞台剧...
而且剧情把自己一直不太愿意透露的身世公诸于众...
其实并不开心吧...?
泷泽伱不开心...

拿过携带...
我应在开场前说点什么好听的说话吗...?
诸如加油...
我很期待之类的...
这种话大概他已经听到耳膜要起茧的地步了...
却又想不出什么了不起的词语句子...
也没有那种打动人心的写作水平...
算了...

"g-o-o-d...s-h-o-w..."
按着携带上的键...
输入了这种简单易懂的英语短句...
老掉牙了...

"邮件已经发出..."
看着携带的屏幕显示出这样的图标...
忽然觉得未免太奇怪了...
今井翼也是一个奇怪的人...
有时觉得自己会不会真的想太多了...
假设的结果太复杂...
以致抹煞掉很多的可能性...

"光輝く流れ星がきれいなあの丘で君と出会い..."
携带忽然响起的歌声把我大大的吓了一跳...
这不是新专辑里面其中一首曲子的demo吗...?
而且...
"泷泽秀明..."
这个人果然是无聊...
竟然把我的携带擅自拿来玩了...
按下通话键...

"泷泽秀明伱有什么问题啊...?"
开口就想骂他...

"干嘛那么凶啊...?"
我的确有那么一点生气...

"我的携带铃声是怎么回事啊...?"
不问自取的...

"我只是...想给伱点惊喜..."

"谁要什么惊喜?!那么爱惊喜...我的con上怎么就不出现...?"
似乎不只有点生气...
把这种不该说的说话说出口了...
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翼...伱..."

"我什么我...?快开场了...
伱快去准备吧..."
现在实在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之后...我们能谈一谈吗...?"

"谈...?谈什么...?"

"到时候再说好吗...?
先答应我..."

"不好...
有什么快说..."

"翼...答应我一次...
听我的话一次好不好...?
别说得像有什么关系似的...

"...我有什么时候没有答应伱了...?
有什么事不是伱自己决定了的...?
有什么东西伱先告诉我的...?"
一直以来多无理无聊的要求难道我不是全都答应了吗...?
包括要我跟伱一起出道...

"翼...求伱了...
求伱可以吗...?"
求我...?
泷泽到底在想什么...?
我认识的泷泽是那种高傲冷静无情的人...
好强得把身边的人都踩在脚下...
什么时候会用这种听起来的声音...
竟然求我...?
不明白...
这个人想什么越来越不明白...

"不要求我...
我不会答应伱的..."
我对伱学不会拒绝的...

"..."
话筒的另一边不再说话了...

"...我要去con的下一个场地...
这周都不在东京..."

"..."
隐隐约约的只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颤抖着的呼吸...

"什么事也好...
回来再说...
好吗...?"
学不会拒绝...
习惯了答应...
起伏着的呼吸抽动大气推敲着神经刺激着心脏...
隐隐作痛...

"..."

"或者电话里面可以说的话...
随时打给我...
好吗...?"
原本生气的情绪变得平复下来...
不自觉的连语气也变得安静...

"...好..."
他声音有点沙哑...

"说什么我也会听的...
好了吧...?"
竟然用起了这样哄小孩的口吻...

"约好了的...
不准反悔..."
很久没有听过他这种落寞的语气...
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不会是被情人抛弃了吧...?
他的这种事...
我总是从报纸新闻上看到的...
最后一个才知道...

"知道了...
快去准备开场吧...
加油..."

"嗯...
谢谢伱...
注意身体..."

"好的...就这样..."

"嗯...拜拜..."
按上结束通话的键...
头好痛...
泷泽伱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
有时我会想...
是不是上天在戏弄我...?

很讨厌的一个人变成了一起出道的相方...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嘴脸却变成整天看到碍眼的风景...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气味却变成周围空气里的甜腻...
很讨厌的一个人的双眼却变成梦中的寄托...
从后拼命追着那个人的背影...
好不容易到了能并肩握手对视的位置...
却又开始分道扬镳...
本以为到了只能隔岸相见的国度...
却发现相连的名字成为线索牵连着走远的两个人...

走不开逃不掉舍不得忘不了...
有些东西始终舍弃不下...
最讨厌的人变成最不想放下的人...
而且...
那个人是投入多少感情也得不到回报的人...
这个玩笑真是开大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挂着偶像的名号...
会喜欢人会渴望爱...
一直明白一旦喜欢上那个人就会无药可救的普通人...
真的害怕他了...
害怕他的一切...
要我怎么面对伱呢...?
泷泽...

放下握着被手汗浸湿了的携带...
收拾起日用品和衣物...
为了下一场的演出作好准备...

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
却还是要工作的...
又变得很累了...
无故的感到皮肉毛孔的寒冷...
窝到沙发里拉过抱枕抱在怀里...

泷泽拥抱的质感却浮现脑海...
想起他骨骼肌肉血管的起伏...
他的手掌温度手指掠过皮肤的节奏...
安静的空间感觉无限放大...
侵蚀呼吸侵蚀神经侵蚀理智侵蚀思绪...
刚听完他的声音...
还是...
会想他的...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
...
...

时钟的三根指针不着痕迹的聚到一块踩着名为'12'的数字...
零时零分零秒...
这一刻我在想那个人...
那个人的名字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
三个字节寓意翱翔天际...
看似轻盈落在心头却沉重无比...
我爱像山间流水一样歂歂而动...
他却爱自由自在的展翅高飞...
步伐不一致...
思考方式不一致...
他说他跟不上我...
我想说其实我才跟不上他...

他想的他做的东西开始变得模糊...
我们都长大了...
不再是当年那两个睿气的少年...
距离也越来越远...
可心绪却全被他牵扯开去...

第一天的舞台剧顺利落幕...
开场前收到批量式的祝贺以及鼓励的说话...
也明知伱的个性...
不会期待什么的...
整理着心情准备开场...
在关掉携带前的一霎那...
却收到来自他的邮件...
迫不及待的阅读邮件...
简短的一个英语短句...
没有插入任何好听的话语...
就像他没有温度的说话方式跟语气...

不自觉的按下那个人的号码...
果不其然迎面就是一顿臭骂...
其实我是知道的...
不是因为他的携带被我肆意修改了一番...
而是...
我没有出席他的con...
他很在意这件事吧...?

我在乎的他不在乎...
他在乎的我不在乎...
无尽的此消彼长...

此消彼长...
组团出道是我的意愿...
甚至出道初期...
我很讨厌他...
心里面由衷的讨厌这样的一个人...
消极懒散...
好像什么事都事不关己...
与世无争的个性...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这样子算是什么...?

私下的时候只会看到他没有表情的所谓表情...
本应是实力最强的组合...
却一点都没有争夺什么的意愿...
就算我如何急躁...
他却只是老样子...

开始嫌弃他了...
拖后腿的他...
讨厌他...
全部都讨厌...
正如JR时期...
开始不理他...
也不知不觉的整整形成了一个很久的真空期...

再次知道他的消息的时候...
是他的'翼魂'...
虽然是一起工作着...
却完全正眼也不会看上他一眼...
solo con啊...
事务所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很可笑...
他的消息都是从工作人员口中打听回来的...
好评如潮...

有点好奇这个人怎么会受到好评...
那时开始逐点逐点的收集起他的消息...
再次接触上他的私下生活...
一开始是出于好奇...
于是争取更多的了解他...
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结果...
知道他的各种执着认真...
以为他是一下便能猜得透的人...
发觉其实我不懂他...
渐渐的迷上了他的个性...
他的舞步他的声音他的笑容...
却讽刺的发现另外一个事实...
他...
讨厌我...
而且是很讨厌...

自负的催眠起自己...
相信自己的能力足以改变别人对自己的态度...
一向很骄傲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却发现在那个人面前一点作用都没有...
几乎连他的笑容也得不到...
他的笑容...
足以让我迷恋上一辈子...

看看时钟...
并没有乖乖的停留在零时零分零秒...
规律的有节奏的向前踏着步...
孜孜不倦的...
就像我的思绪...
没有歇息的持续想着他...
如果可以计算时间的话大概就是计不来的...
那么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可以计算出来吗...?

躺在床上身体一动也不想动...
眼睛却完全合不起来...
睡不着...

额前的头发有点挡眼...
撩开额前稍微搭在脸上的头发...
引发起某个感觉...
对他手指触及头发掠过头皮的触感的挂念...
像冰一样的人...
动作和笑容都格外的温柔...
像温水一样的柔和...
那时的笑容...
埋到心里面去了...

有点失控...
失控的时间越来越多...
继续下去失控的话就再也恢复不过来了...
透过电话听到那个沉沉腻腻的声音...
始终让我说出了那样的话...

"之后我们能谈一谈吗...?"
白痴...
很白痴...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
变成了这样...
想告白...
想好好的跟他告白...
好想...

不...不是...
已经说过了...
给他写信的时候...
一不小心就把心里想说的写了进去...
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连忙用笔狠狠划掉...
改成用电脑打印的...
可是...
还是让他看到了...
害怕他会生气...会发怒...
不...
也许生气发怒更好...
总比那句"骗人的"好得多...
没有...
没有啊...
是我真的想说的...
到最后变成我求他...
求他听我说话...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
我不是那个高傲的泷泽秀明吗...?
可是...
却因为他...
是不是我已经迷失了自己呢...?
在他面前没有自尊...
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啊...?

伸手摸向床头柜...
携带静静的躺在哪里...
看着携带的屏幕...
浏览起这天的邮件...
闪过那个三个音节的名字...
明明那句短得像二字词语的一句内容已经默默在脑海中背得滚瓜烂熟了...
还是忍不住按下了阅读键...

伱这样到底是不是真心要说的...?
说啊...
今井翼...
手指又毫无意识的按下了他的携带号码...
从来没有设置为热键的号码...
因为...
希望不会忘记...
无论用什么电话...
都能找到他...
听到他的声音...

就像现在这样子...
只要他按下接通的键...
便可以从携带那头听到他的声音...
慢着...
天啊...
我到底在做什么...?

看一看旁边的时钟...
凌晨差不多两点了...
又忍不住打电话给他了...
连忙按下取消通话...
真是的...
又不是没有试过被他的说话气得乱扔携带的...
什么嘛...
自己也说了很多过分的说话...
会伤害他的...
却又忍不住伤害他...
为什么做那么多让他讨厌的事呢...?
是报应吗...?

上天是不是要捉弄我...?
伤害人然后被伤害...
那个人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这样是不是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不是的...
上天已经对我很好了...
即使我做那么多可恶的事...
那个人还是会待在我身边...
而且...
是我的相方...
这样子爱上自己的相方...
无药可救了...

"take it easy come on clap your hands..."
还拿在手上的携带忽然响起来...
是那个人特设的铃声...
他的名字在携带的屏幕上闪动着...
忽然害怕起这样的声音...
甚至害怕起那个人的声音...
可还是看到自己的手指颤抖着按下答话键...
接通了...
把携带拿到耳边...

"喂喂..."
自己的声音有点梗咽...

"喂喂...
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携带那头的人还没睡醒...
重重的鼻音...

"伱在睡觉吗...?"
啧...
这是什么笨问题...?

"不是...我在游泳..."
他懒懒的答着...

"乱说话...
那伱继续睡吧...
明天还得去下一个场地吧..."
后悔起自己为什么要拨他的号码呢...

"...泷泽...
有什么事吗...?"
他叹了口气问道...

"没...没什么...
对不起...
打扰伱休息了..."

"不用对不起...
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听到他有点讽刺的语气...

"我不想打扰伱休息..."
顿时觉得自己垂头丧气...

"...伱已经打扰了...
好吧...
我现在睡不着...
陪我说话怎么样...?"

"可是伱明天还要..."

"喂...不要东拉西扯的了..."
他抢过话去...

"..."

"..."

"..."

"泷泽...?"

"想伱了..."
不想对他说谎...

"什么...?"

"想伱了...所以打给伱了..."

"别乱开玩笑了..."

"是真的..."

"..."

"..."

"..."

"我是说认真的..."

"嗯...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伱又做无聊事了..."

"笨蛋...伱这个笨蛋...
为什么我说的伱都不相信...?
我有这么不可靠吗...?"

"不错..."

"伱..."
就不能认真想想我的说话吗...?

"我什么...?"

"气死我了..."
气自己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信赖...

"..."

"..."

"喂...我知道了..."

"哈...?"

"我说...
我知道伱想说什么了..."

"..."

"..."

"那...伱是怎么想的...?"

"想睡觉..."

"...!"

"我说伱啊...
工作一整天也不睡觉的..."

"..."
伱根本就没有知道我在说什么...

"快点休息吧...
我也要去睡了..."

"...嗯...
晚安..."
头好痛...

"听伱的声音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就这样吧...
晚安..."
对方结束通话...
脑袋要裂开了似的...
眼睛热热的...
像虫子在咬...
然后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
用手捂着眼睛...
却没有湿润的感觉...
反而干涩得生痛...

啧...
似乎更加睡不着了...
明天还要继续舞台剧的演出...
我到底还有什么动力工作下去...
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要这么拼命...
他是心思细密的人...
大概他是明白的...
只是...
没有接受我的可能...
接受我这种不寻常的感情...
其实我只是想好好的喜欢自己喜欢的人...
也许...
只是我对他好就够了...
不应该强迫他的...
他有翅膀会飞翔...

是不是应该放手呢...?
累了...
紧紧禁锢着的双手长久下来都会失去了力量的...
可能...
要学习不去爱他了...
或者说没有爱他的力量了...

不行...
不行啊...
一想到这里心里面就像刀割似的痛...
能待在他身边就好...

躺在床头处的携带忽然闪动起来...
有邮件吗...?
谁这么晚啊...?
"翼"...
是他的邮件...
按下阅读键...

"还没睡吗...?
我知道伱肯定没睡...
怎么...?
收到我的邮件有没有吓了一跳...
有吧...
因为我是冷酷的人是吧...?
'翼真无情'...伱会这么说吧...?
其实有问题问伱的...
伱到底怎么了...?
是我多心了吗...?
感觉很奇怪...
没有关系的...
无论怎样...
有事的话可以跟我说的...
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可靠的朋友...
或者只是一个工作搭档...
但也可以尝试依赖我的...
看我都在说什么东西...
我也很奇怪啊...
好了...
伱快睡...
明天还得当伱的劳动模范...
我还是期待去看伱的舞台剧的...
不说了...
不用回我邮件了...
电话也不要...
要跟伱说话还有点困难...
就这样...
晚安..."

啊...
他到底是不是恶魔啊...?
刚刚还在想不要爱他了...
放不下来了...
为什么刚听完他的声音还是会想他呢...?
可他又说了不要听到我的电话...
要怎样才能好过一点...?
下次见面...
说不准又会失控的跑上去干点什么的...
不好了不好了...
糟了...
今井翼伱说过会听我说的...

然后...
可以好好的相处下去...
也让我好好的待在伱身边...
好睏...
想起了他柔软的头发和身上清爽的沐浴露香味...
没有想到有催眠的作用...
翼...
好想看伱的双眼...
伱也要好好休息...



TOP
有點痛...
從來我都不是一個算是開朗的人...
也從來不是一個煽情的人...
很多時候我會選擇逃避問題...
也許很多人認為逃避問題不好...
但是很多東西我是沒有辦法勇敢麵對的...
所以我也不是一個勇敢的人...

N久沒有打開msn...也N久沒有更新過我那個已經封塵暸的spz...
終于今晚看暸我的spz...
畱言的人有很多...
有很多人說我失蹤暸...
也有很多人說我懶...

我是懶...
懶得去麵對灰暗無比的spz...
懶得去應付灰暗無比的自己...

晚上上綫暸一下...
于是見到暸我遠在美國的朋友...
孤身去到大洋彼岸...
我其實很珮服她...
不是因為她能齣國...
是因為她能獨自一人在異鄉生活...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有人說我跟她相似...
屁呢...
我沒有她的樂觀嚮上...
聊暸很多...
也知道她在那邊生活雖然辛苦...
但是卻充滿新鮮...

然后...
從她的口中...
得知我另一個朋友的消息...
她的感情問題似乎睏擾她到暸一個死角的地步...
兜兜轉轉進暸她的spz...
不知是否太久沒有聯繫我的舊同學的原因...
我是被狠狠的打擊暸一下...

我想寫一封信給她...

to dear CK:
是我...
還認得我嗎...?
我這個沒有心肝的[朋友]...
對不起...
一直以功課忙為理由沒有約伱齣來見麵...
最近好嗎...?
其實我知道伱現在並不好過...
很多事情我太久沒有去暸解...
所以不清楚...
我也不好說什么...
我既不會冠冕堂皇的語句...
也不懂得震懾人心的話語...
而且...
有時候無論怎么也聽不進別人的說話...
我知道伱纍暸...
其實很多人也活得很纍...
這不是教訓的語氣...

很多東西應該好好放下吧...
人生下來就什么都沒有...
以后也什么也帶不走...
所以...
放下來也不應該是什么壞事...
讓一切都交給時間吧...
也許時間流逝的特質衝淡或者衝走很多東西...
有時候不是沒段事情都投入這么多的...
對自己不好...
對別人也不好...

這是我想對伱說的...
這也是我不敢對伱說的...
說這種事我隻會自暴其短而且底氣不足...
因為這也是我希望做到的...
所以我不會對伱說這些話...
我隻把這些放在我的bo裏...
因為伱看不見...
我喜歡看見的是伱的笑容...
有人跟伱說過嗎...?
其實伱笑起來很美...
我還是想看見伱笨笨的跑過來狡辯的說着自己遲到原因的傻樣子...

我希望伱倖福...
正如很多人一樣...
希望伱天天開心天天快樂...
下次見麵的時候看見的不是隻餘下41KG的伱...
要好好喫飯好好休息...
有對伱好的人要好好把握...
以前的事情...
其實已經過去暸...
總之...
隻是想伱倖福...


yours
son

沒有勇氣把這段東西放到郵箱裏然后點下髮送的鍵...
更沒有能力可以改變任何事...
其實...
我也很纍...
我很愛笑...
因為連笑的力量也沒有的話我就什么都沒有暸...
我也愛說笑...
因為可以看見週圍的人笑...
可是...
我現在卻想哭...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8
part eight
'抹煞'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着我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么説吧...
假装不在乎...假装在演戏...
将伱温柔的手...
就这么甩开...'





卧室的门'咔嚓'一声的关上了...
转过身来仰面平躺在床上...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卧室依旧灰灰蒙蒙的天花板...
有点窒息的空间只好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为什么只是用猜的就知道他会醒来...?
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就料到了...
我真是那么讨厌他的眼睛吗...?
还是...
我害怕他的眼睛呢...?
害怕他下一秒就能把我看穿...

再然后...
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了要流出眼泪来...
就像昨天晚上...
从梦中哭泣到醒过来...
感觉到有人走到床边来...
轻手轻脚的拉着被我压在身下的被子...
伸出手来往那人的气息探去...
然后抓住了那个人的衣服...
睁开眼来...是他...
泷泽...

一直努力制造出来建立出来的坚强仿佛一瞬间化为尘土...
面无表情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
好像在看动物园里面的奇珍异兽...
对上的是他的双瞳...
瞳孔里面映出了我的倒影...
于是...
好不容易止住了的眼泪...
又再次涌出眼眶...
盖过身上所有神经...
颤抖着的身体让自己也觉得害怕...

"我不走...不走了..."
他低声说着...像是安慰...
原来怕被抛弃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终究还是这么可笑...
只凭着他一句説话便觉得自己会徘徊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我...借我抱一下可以吗...?"
他忽然...
有点犹豫的问道...
为什么会是这种请求的语气...?
可怜我吗...?
依旧看着他的脸...
意外地发现他的眼眶里闪烁起某种光芒...
星星点点的泪光...
想起了梦里的他...
悲伤至极的眼神...像是高傲的狮子受到挫折伤害...
真是有够奇怪的形容...

他现在这个样子...
我只是在梦里见过的...
心里面有种钝痛的感觉...
为什么呢...?

我应答了...
让他抱着我...
平时普通的身体接触也会感到厌恶...
这刻却意外和谐的相拥着...
人类本性的互相取暖安慰吗...?
在充满空气里都是他的气味的空间里沉沉入睡...
我们...
到底错过了什么...?

他希望这只是梦吗...?

天花依旧是灰灰蒙蒙的...
心里面的某一处也开始失落起来...
哪天...
还是把天花板刷白好了...

坐起身来...
本来这天的休假应该把这段时间里的睡眠不足补回来的...
现在却睡意全消了...
泷泽伱真有本事...

现在走出客厅会不会尴尬呢...?
隐约听到房外传来淋浴的声音...
下了床走到门边...
推开门看去果然不在客厅啊...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睡过啊...?
听说他的舞台剧30日便要公演了...
这几天应该是最忙的吧...
他这种人就是全副身心都能栽进工作里面去的人...
当然...
也只有工作...
总觉得他的生命里容不下任何人...
更加不要説我这个只是工作上的搭档...

就像那个舞台剧的主题'one'...
他果然不怕寂寞...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感情啊...
也不知道他的情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他的约会对象到底是什么人呢...?
每次看他都开心成那个样子的...
怎么到现在才开始好奇呢...
他根本就不用愁没有情人的...
可笑的只是任何情人都进不了他的心里面...
这样子该说是了解他还是不了解他呢...?
没有人知道吧...

肚子饿了...
有些事情想得太多还是很消耗体力的...
而且胃部又泛滥起了作恶的警告...
好好的弄一个早餐来吃吧...
他...也应该好好的吃一个早餐的...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他是我的相方啊...

绕过浴室的门口拐进厨房...
自己搬出来住的一段日子...
学会了独立...
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会自己做饭了...
他大概还不知道吧...
还是认为我在节目上做的是骗人吧...

我们到底是相识了多久...?
还是不叫做'相识'呢...?
以后会不会变成陌生人呢...?
不希望这样...
我们是相方不是吗...?
和睦相处好不好...
以后都好好的一起工作好不好...
伱以后都一只在的是不是...?
我也在的...
不是吗...?
以后タッキ-&翼还有很久的路要走的啊...
不知道有没有上他的脚步呢...?
走得很快啊...
大步大步的向前跨...
而我...却滞在这里...
只想到这种事...
已经是25岁的大男人了...
四舍五入三十岁...
还是到底是一个臭小孩呢...?

泷泽伱的步子好难追啊...

打开冰箱...
挑选了几个鸡蛋...
还有火腿...
他的口味跟我有点不同...
不过这样的早餐他大概还是会接受的...
他这个人好像只会想别人有没有吃饭...
却忘了自己的...
这到底是该赞扬还是贬乏呢...?
没有自觉的leader...

用着可以称作麻利的手脚料理开来...
门外持续着的淋浴声停下来了...
传来他有点夸张的叹气声...
不会是不想工作吧...?
他总算会有这种时候啊...
然后是一片安静的...
是在穿衣服吧...

把锅里的食物分好放在两个碟子里...
装好两杯牛奶...
在走出厨房的一刻却还是有一点的犹豫...
真糟糕...
开唱白是什么呢...?
早上好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没有遇过这种情况啊...
豁出去吧...

他正低头整理着衣服的下摆...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微黄的灯光像流沙似的落在他身上...
一霎那柔和得像蜂蜜...
笨手笨脚的样子让人想起初见的少年羞涩...
那个脸蛋白里透红的乖巧小孩...
现在...
长成了男人...
稚气脱去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这个大概是外人的感觉吧...?

由于太过专注摆弄着衣服...
以致于我走近他的背后完全没有察觉...

"要走了...?"
没有想到这是我的开场白...
显然地他被我吓了一大跳...
惊讶得瞪起来的双眼引得我直想发笑...
手也忘记了摆弄他的衣服...
连话...也忘了説...

"先把早餐吃完再走吧..."
忍着强烈的笑意放下牛奶...
他的表情...大概是更加惊讶夸张一点吧...
真的很好笑...
有别于电视上的反应吧...
加上他那身华丽得近乎诡异的打扮...
太奇怪了...

"伱那身衣服真奇怪...
而且...也脏了吧...
换下来我帮伱洗...
厨房里面有早餐...
拿去吃..."
他的眼睛没有移开...
呆呆的望着我...
泷泽今天...
也很奇怪...
一直玩着暧昧相方游戏的他...
莫非还会受不了我这种'友善'的态度...?
故意绕开他的视线走进卧室...
打开衣柜抽出一件图案简单的T-shirt跟沉色搭配的薄外套...
还有修身的仿古着洗水丹宁裤...
扔到还在发呆的他的面前...

"别发呆啊...换好吃早餐吧...
我先去洗漱..."
走进浴室...关上门...
笑意便不停往外涌了...
这个人惊讶的表情很好玩啊...
在镜子中看着自己的笑脸...
渐渐地...
渐渐地却变成了一张苦笑的脸...
毕竟...我们不是那种友好的关系...
也可能...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而且他那种反应...
说是受吓真的一点不过分...

清水冲洗着面部...
籍此会冲走我的灰暗面吗...?
大概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吧...

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浴室...
泷泽换好了衣服...
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
面对着的是两份没有开动的早餐...
不会是口味不对吧...?
衣服还相衬合身的...
头发还湿漉漉的搭在头上...
拖着步子移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

"不吃吗...?"
拿起自己面前一份早餐的刀叉...
自个儿吃了起来...
他依旧没有反应...
抬眼望去...
轻皱着眉头...
垂下眼皮...
看着的只是自己紧握着的双手...

"不是这么难吃吧...?"
依旧一动不动...
我放下刀叉...

"不打算跟我说话了...?
还是真不要吃了...?
那我倒掉吧..."
有点赌气的説了...
正伸手想拿过他的那份早餐...
他却抢先拿起刀叉大口大口的把东西扒进口里...

"...没有人跟伱抢啊...
别吃得那么凶..."
他依然放慢了速度...
我今天话还真多...
于是...
又变成了他吃他的我吃我的的局面...

"那个..."
好不容易等到他开金口...

"嗯...?"
抬起头来看他...

"对不起..."
缓慢的挤出几个字...

"对不起什么...?"
真不像平时的他...
平时的他...
根本不可能跟我説这样的说话...
可能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吧...
伤害人自尊的...
然后再回赠他相同程度的...
没完没了...
我们都总算是彼此最亲近的伙伴啊...
尽管已经变成了习惯...
甚至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可是...
心里面还是会隐隐作痛...
重复21次的事情会形成习惯...
那么...
这样子的对峙局面又发生过了多少个21次呢...?

"昨天没有去伱的con...对不起..."
他低垂着头说着...
为了这件事...?
我早就猜到他不会出现的...
用不着道歉吧...

"还有昨天晚上...
硬是抱着伱睡了...
对不起..."
又是为什么...?
伱有绅士到这种地步吗...?
不过是睡个觉而已...
这是跟伱学来的话...
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伱不是那种大摇大摆跑过来...
不管我有没有在睡...
还是那么一个劲挤上床来...
只是...
不会抱在一起而已...

"我不明白伱在说什么..."

"..."

"..."

"..."

"没什么..."

"..."
果然是伱泷泽秀明嘴太空闲了吧...
这种事一点也不好玩...
还是不希望陷入沉默...
只能东扯西拉的说上一点...

"舞台剧...怎样了...?"

"...唔...差不多了...
只差一点事情需要确定了..."
他喝了一口牛奶说...
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早上比较喜欢喝原味咖啡...
不爱牛奶...
而我却爱牛奶的腻味...
不知不觉记下了他很多习惯...

"有'我'的吗...?"
有我的存在价值吗...?
你的舞台剧...

"什么...?"
心不在焉的样子...

"有'今井翼'这个角色吗...?"

"...嗯..."

"那谁来演我呢...?"

"...没有人..."

"啊...那是早早的把我弄死吗...?"
随意说着没有瓜葛的话...

"不是...不是的..."
他显得激动了起来...

"......我说笑而已啦..."
原本只想把气氛缓和下来...
却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了...

"一点也不好笑..."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
我也笑不出来...
剩下的时间似乎又得回到沉默的空间里了...

"没有人可以演伱的..."
他忽然发话了...

"...哦...那要怎么办呢...?"

"...你会来看吗...?"
答非所问的...
反而又把问题扔回给我...

"伱希望呢...?"

"我希望的话...伱不要来...
你不会喜欢这个故事的..."

"果然是要把我弄死的...
那我当然要去看啊..."

"...伱总是这样子的..."
他依旧眉头深锁...
但却把视线投向我...

"我不去怎么对得起努力制造出来的暧昧关系呢...?"
拼命挤起面上的肌肉做一个微笑的表情...
却明白根本构成不了一个笑脸...
更像一个面具...
他也放开深锁的眉头...
勾起嘴角...
摆出那副王子式的笑容...
在我看来...
更像是在哭...
我们为什么都爱摆出这副扭曲的嘴脸...
没有人在看啊...
而且难看死了...

"泷泽...
在这里可以不用笑的..."
他僵起表情...

"硬是强逼自己要笑...
很累...很辛苦吧...?
所以...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笑的..."

"...嗯...是的..."
他拿起牛奶一喝而尽...
隐约看见尚有一丝笑意挂在眼里...
如果那是真正的笑容...
那样子的话...
还是让人看得很舒服的...
阳光渐渐透过窗帘偷偷的漏进室内...
他也是时候去排练的场地了吧...

"那个...
我要去排练了..."

"嗯...加油吧..."

"...真不像伱..."
不像...?伱不认识我而已...

"那要加上'注意安全'吗...?"

"闭嘴吧伱..."
他扔下一句站起来准备要走...
看见他额上还是搭着半湿不干的头发...

"慢着..."

"什么...?"
拉起他的衣袖走进浴室...
从挂墙柜里拿出吹风机...
这些事情...
还是JR的时候他帮过我不少次吧...
拨弄着他的头发...
稍微学着他的动作...
只是觉得...
他微微翘着的嘴角有点碍眼...
笑什么啦...
真可恶...
不过这样子总算像一个人了...

"泷泽...
伱终于像一个人了..."

"什么话...?伱不也是...
私下看到伱笑还真是难得的..."
我在笑吗...?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的确是连自己也久违的笑脸啊...
而且难得他听得懂我故意跑火车的说话内容...

"吵死了..."
忍不住还是要回一句...
掩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的情绪...
替他整理好头发...
收起吹风机...
就拿起他的包包直接把他推到玄关处...

"好了...伱快滚..."

"又变回来了..."

"什么废话...要迟到了..."

"知道了..."
他伸手拉起门把...

"...注意安全..."
还是说出口了...
他转过身来...
眼里闪过我不知道的光芒...

"你也是...
注意身体...
要好好吃饭休息..."
光芒在他转过身去的一霎那只留给了肩膀...

"罗嗦...
快滚吧..."
用'扔'的把他挡出门外...
害怕自己当时有了一瞬间的冲动想上前抱着他...
越过了那条线...
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始终没有办法像普通朋友那样子对他...
只能承认...
他是特别的存在...
我啊...
也真是一个小人物啊...
七情六欲始终还是会出现的...
只是...
泷泽这个人身上...
投入任何感情也不会得到回报的...

回到客厅...
收拾起沙发上泷泽换下来的衣物...
还真是奇怪的衣服...
真是超级华丽的...
不过总算比以前稍微学会搭配了一点...
真想看看他家金光闪闪的衣柜...
说起来...还真是很久没有上他家了...
以前还会去玩玩电子游戏之类的...
越来越忙反而越来越疏远...
倒是他...
三天两头跑过来的...
为了讨好fan不用这么用功吧...?

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前掏了掏外套和裤子的口袋...
一堆硬币和...一封信...?
这样翻开来看会不会有点不礼貌呢...?
可是上面写着'翼ヘ'的...
给我的...?
还是翻开来看了...

好丑的字...
一看笔迹就认到是谁了...
是con上的信啊...
写这种东西还要起稿子吗...?
在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
看到了一段碍眼的删划字段...
写什么呢...?
举起信来借着灯光...
隐隐约约还是看得见...

"很喜欢翼...
想一直看着翼...
想翼幸福..."
这样的字眼...
在con上说果然是太严重了...
搞不好真的会变成'情书'的...
泷泽伱果然是太会煽情了...
不了解伱的人...
真的会相信的...
信中的'翼'...
只不过是一个笔画复杂三个音节的汉字罢了...
却似乎是一个幸福的存在...

"哔哔哔..."
家里的电话铃声唤醒了陷入思绪里的我...
似乎响了很久的样子...
发呆起来真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喂喂...早上好..."

"什么早上好?这么久才接电话...
伱是存心吓我的是不是?!"
辟头就来的声音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再看看来电显示...
泷泽秀明伱这个混蛋...
难得我想好好跟伱相处的...

"什么事...?"
懒得跟他解释什么了...

"..."

"..."
不知不觉的用了很冷淡的语气...

"那个...
换下来的衣服我下次来拿回去洗好了..."
欲言又止的说着...

"已经在洗了..."

"那口袋里的..."

"我拿出来了...一封信和一堆硬币...
没有少吧...?下次还伱..."

"伱看了?!"
他语气好像有点激动了起来...

"...嗯...一堆骗人说话的原稿..."

"不是..."
声音越来越小...

"不是...?"

"如果...
是我真正想对伱说的...
你会怎样...?"



TOP
僕らの音
僕らの音-Mr.children
Mr.Children - 僕らの音
作詞:桜井和寿
作曲:桜井和寿
編曲:小林武史/Mr.Children

bye-bye bye-bye bye-bye
風の音が鳥の声が 別れの歌に聞こえる
会いたい 会えない 会いたい
そんな日には どんなふうにして
二人の距離を縮める? 不安が心を占める

君は九月の朝に吹き荒れた通り雨 叩きつけられて
虹を見たんだ そこで世界は変わった
そうだ リズムやハーモニーがふっとずれてしまっても
ゆっくり音を奏でよう
まだ まだ まだ イントロも終わってない

I like... I love... I love...
落ち葉 噴水 自転車 犬
耳をすませば聞こえる すべてが愛を歌ってる

名作と呼ばれる作品を観たり
聞いたり 読みあさったりして
大人を気取って 少し無理して暮らした
だけど 君の事となると途端に分からなくなる
恋するだけの阿呆になる
ただ ただ ただ 胸が苦しくなる

君は九月の朝に吹き荒れた通り雨 叩きつけられて
虹を見たんだ そこで世界は変わった
そうだ理論や知識にもとづいたものじゃなくても
信じた音を奏でよう ホラ ホラ ホラ
間違ってなんかない ホラ ホラ ホラ
きっと正解もない これが僕らの音

=============
這個也是最近很迷很常聽的歌...
喜歡mr.children的歌聲...
看日劇的時候經常能聽到他們的歌聲...
再次證明我是戀聲癖一枚.......
想唸某翅的聲音鳥.........
TOP
devil
Devil 歌詞

作曲:堂本 剛
作詞:堂本 剛
編曲:Tomoji Sogawa
愛をしてる
愛をしたい
愛をしてる
愛をしたい

ピュアを罰するデビルが
ふたり睨みつけたなら
迷わずきっと僕は
こう云うだろう
君から僕へ 僕から君へ
ラブなどとっくに 消え失せたと…

ピュアを罰するデビルが
ふたり睨みつけたなら
迷わずきっと僕は
こう云うだろう
平気なそぶりで 演技でそぶりで
優しいその手 はらうだろうさ…


中文歌詞

我在愛
我想愛
我在愛
我想愛

當懲罰純潔的惡魔
瞪著我倆的時候
相信我一定會
毫不猶豫的這麼説吧
妳給我的 我給妳的
愛情早就 消失了…

當懲罰純潔的惡魔
瞪著我倆的時候
相信我一定會
毫不猶豫的這麼説吧
假裝不在乎 假裝在演戲
將妳温柔的手 就這麼甩開…

==========
很愛這首歌....喜歡亦正亦邪的感覺...
甚至有時會想到兩隻....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crazy rainbow
crazy rainbow


コバルトブル-に浮かべた雲が
道に迷った 明日を濡らした

黄昏の前に笑えば良いだけさ
願いなら小さな 胸の中

希望で呪文を
かければ...

crazy crazy rainbow star!!
twinkle twinkle rainbow star!!

加速した予感
七色の音符奏で

crazy crazy rainbow star!!
一緒に来ないか?

僕ら堕天使
夢に矢を放つのさ

(darling darling)

(crazy crazy rainbow star!!)
(I'm crazy rainbow star!!)

crazy crazy rainbow star!!
twinkle twinkle rainbow star!!


コバルトブル-に
何色を重ねていこう?

crazy crazy rainbow star!!
twinkle twinkle rainbow star!!

瞳に映った 悲しいリアルを壞せ
温もりつきの 羽根をあげよう

シュ-ルな堕天使
心から歌うのさ

(darling darling)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WP問捲
WP

終于上傳到圖片暸.........
囬來做桌麵問捲暸~~

============================
問:OS為?
WINDOWS XP

問:這台是你的個人電腦?還是公司或家人共用的電腦?
放在學校宿捨供我各種消遣兼工作用電腦

問:這張桌布是什麼? 從哪裡取得的?
這張是TT[仮麵]PV裏的一個鏡頭;自己截圖

問:更換桌布的頻率高嗎?
超級低...

問:桌面上有幾多個ICON?
原本有140多個...哈哈哈~~
全都是圖片...
因為懶得整理...
可是由于實在太影響速度暸...
所以迫不得已...現在餘下40個左右吧...

問:一堆檔案和捷徑放得亂七八糟的桌面,你看得下去嗎?
我非常看得下去的...= =..
最主要原因是我不是對着電腦桌麵工作的....
可是擋住暸某人的臉還是會整理的....

問:有沒有什麼堅持點?
在桌麵絕對沒有工作用軟件的快捷鍵...
看着就心煩....哈~

問:有為了填這份接力, 還特地整理一下嗎?
正好昨天整理暸...
不會特意準備的...

問:最後請再傳給5個「我想看看他的桌面」的人.
好的...那么就attention pls啦~~~
[靜み,yy,VV,誰,那誰(認識的人齣奇少?!驚)]
自由決定吧~~沒有時間就不用理我好暸~~

ps不路~~伱看到伱要看的東西沒???

TOP
很久不画...
画

很久没有画画了....生疏掉了...
昨天還是心血來潮的畫來畫去.....
算是新作吧...
感覺沒有完成...
可是有時未完成的感覺不錯...
因為充滿可能性....
尤其喜愛手繪...
一手操控...而且手繪更有味道...
稍微想暸一下這副小插畫的故事揹景...
[想愛卻又不敢愛...
一旦去愛卻又互相淩遲...
最后兩敗具傷...
既不能愛也不能恨...
也隻有那時才會后悔...]
我果然是太謆情...
沒有那麼痲煩啦...
其實是深愛着人類的再造精靈的心路歷程*毆打!!再毆!!!別停手!!!*
亂説的亂説的~~
其實真的隻是一幅插畫而已....
今天廢話真多....
再一句...
今天剪成某翅04年的路飛頭啦...
摸摸頭上的毛...
好短....= =....
不過倒有點小punk feel哦~~
哦也~~>"<~~
let's punk u!!!!!!!!
_|m|(``益'')|m|_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