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哇哢哢哢哢~~~~滝連更新~~
昨晩還在想...
某翅難得三次更新幾乎都説到大頭君...
甚麼時候大頭君也來更新一下説説他傢某翅君呢...?
于是大頭君不負衆望~~哇哢哢哢哢~~
再次提到兩隻工作完扔下所有工作人員...
然後兩隻跑到渉谷享受二人世界...
某翅真的是食面上腦了...
大頭君居然也陪他瘋.......
真真真....麻.......
我真是一個奇怪的TTL啊...
哈哈哈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感覺詭异...
雖然沒有甚么好驚訝的...
只不過某隻懶到成精的惡魔良心發現覺得應該更新下自己的小日記...
但是...
一更新便連續更新了3次...
you的企圖也太明顯了吧...
跟大頭吃個飯開心成這樣的啊...
難爲平時fan都左顧右盼的等你更新...
話説某翅説大頭也説得太多了吧...
you達知道fan們都變成粉紅眼了嗎...?
貌似某翅最近high得有點不能自拔的樣子...
1026那期tobase之後都被日飯説是[壞掉了]的感覺...
是不是某翅最近跟他那只阿納塔一起太幸福了啊...........?
某翅...冷靜一點啊~
于是我還是想看粉紅的......
最近某大頭好像沒有接球啊..
給我乖點..............~~~~~~~~>"<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訂了哦~兩隻的新アルバム~
訂了哦訂了~~~*毆打*(有什麼好興奮的...)
最近又有點想唸兩隻了....
之前聽了某翅的tobase實在是太爆笑了~~~
又爆料啦~~麵不麵紅啊you達?!
283連續更新實在有點詭異.......
話説某翅很懶更新的...(這點應該嚮yoko學習吧...反正隻要寫了就有錢收的...yoko伱果然是歐巴一枚...)
籐沢之遊我們明白...
可是需要把某大頭跟番茄約會的事也説齣來嗎...?
you真把飯們都當老媽啦啊...?
小媳婦投靠老媽的感覺...然后要哭訴LG紅杏齣牆?!*pia飛自己*
于是我開始期待某大頭的日記更新......
(好歹人傢番茄也老實認罪啦....)
.....
啊...差點忘了要説什麼事來着...
新アルバム總算是訂下來了....(養男人的事業....)
其實我還想要寫真的.....250..(二百五啊我們都是....)
CD+DVD....如果不是因為DVD有go con花絮的縁故....
那個封麵....老娘不喜歡.....= =....(誰欠you達的錢啦?!)
中旬纔能收到....等着吧.....
今晩又是tobase之夜啦.......
看某翅會不會喫醋到節目上...-______,-...
===================
最近貌似懶惰癥候群又髮作啦..........orz.....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補囬911的repo繙譯~~
911in日生


911in日生2


翼出场应该是在タッキー谢幕期间.
可是,这天的幕布一直没有垂下来,タッキー笑得煞有介事的样子.
特别可爱.

于是タッキー抬起头来.
全场观众席响起[4周年恭喜]的声音,会场忽然变得热闹起来了.

之后タッキー说了[啊,谢谢.]从笑嘻嘻的变成展开笑颜的样子.
一边紧张的说着[今天是出道纪念日.]一边转身向舞台一侧.
[翼来了!]
于是翼就这样登场了.
翼不是坐在最前排.
因为翼旅的时候说了[绝对最前排].
其实是被安排到了后面的VIP席观剧的样子.

全场理所当然是欢呼+拍手.
果然是希望两人能在出道纪念日的时候在一起.
即使不跟fan一起也希望两个能在一起.
一定全部fan都是那样想的.
至少我是.

以[很久不见]作为二人对话的开场白.(笑)
顺带一提,翼的服装为色衬衣+修身牛仔裤+色皮鞋.

滝[今天啊,是我们的出道纪念日.]
翼[是的,是那样.]
滝[四岁了.]
翼[嗯,四岁.]
客席[恭喜恭喜!!]
翼这样的登场气氛相当暧昧.(笑)

滝[是的,今天是出道纪念日,四周年了](再次重复的某君.笑)
翼[是那样的.]
滝[来年是5周年了.]
翼[嗯,要做什么大事吧.]
滝[嗯,要做.]
滝[从现在就开始好好计划一下吧.]
滝[在那之前,还是有一定要做的事.对吧?]
翼[是那样的,如果不做solo con的话,想做什么大事.]

观众席似乎也察觉到什么好消息了.
于是会场响起巨大声浪.
在这个热烈的情况下,两人对视打算发表什么了.

到底还是我们的今井先生.
翼[哈?但是..要做吗~~?]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恶魔翼.
一个劲地焦急啊.(爆)

当然观众席传来了大嘘声.(笑)

于是タッキー说[额~圣诞节的时候各位有什么事情要做呢?]
fan们已经分明推测到了.

[哎?要开冬con吗?]???(笑)

客席人声嘈杂,タッキー最前排的观众[圣诞节吗?是预定进场的吗?]
传来这样的说话.
[来吗?]立刻回答.
[啊.预定进入的,是那样吗?]后退了一步说.

于是.
滝[哎~23,4,5.圣诞节期间,前后两周时间.滝翼巡演哦!]
翼[是的.]

滝翼冬con正式发表了??

会场顿时欢呼.

滝[不过详细的日程安排之类的还在讨论当中,还不能说.]
翼[嗯.]
滝[详细的安排一绝定就在web上发表.]
翼点头.
滝[在乐屋商量着,这样的日程安排有点不足.]
翼[ne~]
滝[很多地方也想去一次.]
翼[是那样的.]
滝[假如有要求,建议之类的话.]
翼[这次滝翼con也是因为fan的声音而实现的.请各位无论如何也提供意见.]
不过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翼基本上只是帮腔.(笑)
很早以前跟タッキー两个人一起的时候,基本也就是这样子了.

タッキー是主动说话调动气氛的那个.
另外一边帮腔一边调戏タッキー和观众的是翼.(笑)

タッキー很了解翼的性格,从前就知道翼是MC苦手的事,所以从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是拼命努力的做着MC.

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另一边却秘密满满的爆料.
于是这样那样的时候,翼貌似很享受タッキー的表现.<--S(笑)
这样子的翼很可爱呢~

回到repo

滝[好不容易的出道纪念日哦,各位有什么样的祝贺呢?]
翼[是那样的.开始吧!]

两人互相凝视(笑)

滝[这服装的平衡感太奇怪了.]
(タッキー当日衣着是全红天鹅绒套装衬衣红领带,翼是衬衣修身丹宁裤)
翼[(笑)因为啊,你的私服平时就是这个样子的.(笑)]
滝[简单得多了!私服才不会这么艳丽!]
之后,タッキー考虑到服装的平衡(?)脱去了外套.
翼[ne.知道吗?这条领带是七五三领带(?)哦.]
拉起领带的翼引起两人的对话吗?(笑)

之后是[夢物語]...

間奏期間兩人一起用了上年翼final時候的麯子.
(就是venus的間奏扭來扭去的舞.)

結束的時候,タッキー用[音樂會(舞臺劇)繼續!]的結束方式.

觀衆席傳來噓聲(笑),要求重演的狀態.
于是...
滝[沒有時間啦.]
[還有音樂會(舞臺劇)要繼續啊.]
[多少給我安分點吧.]的說着.(笑)
觀衆席貌似接納不能的樣子.
翼[現在也不是滝翼con的時候啊.(笑)]
滝[而且時間...]
不由自主非常介意起時間來的タッキー很可愛~(笑)

于是...
滝[這樣吧,請今井先生判斷如何是好吧.]<--順利推卸掉給翼.
翼是服務精神旺盛的人(笑),多次觀衆席的問題都是翼囬答的.
可是タッキー很明白這一點吧.

果然...
翼的答案[那就繼續吧~](太可愛啦!!!)
タッキー也邊笑邊說[要做嗎?(笑)]

觀衆席響起[ho!サマー]的聲音,
滝[好!那就再來一次夢物語吧!]
觀衆席立刻傳來[え゛~!]的噓聲.(笑)
[{え゛~!}什么?!已經再來一次啦!]
[誰?是誰叫的??]
[啊.是觀衆啊.]
一個人玩起來的タッキー很可愛.(笑)
還有那個在隔壁看着笑得很開心的翼.(笑)

觀衆席比兩人更加早準備好[ho!サマー](笑)

翼見到這樣的狀況,
問[{ho!サマー}?]
觀察fan的反應,嚮工作人員確認音傚.
[{ho!サマー}可以嗎?]
工作人員ok!!
[那,{ho!サマー}!!]準備!

タッキー好像因為是預備[夢物語]的樣子,很着急的沒有抓緊拍子.(笑)
從后麵看過去指示着的樣子很像因為某事緊張的少年.

此時不知為何翼貼到タッキー身上去.(靠得很近的樣子)
翼[很近!很近!(笑)]<---這惡魔想到什么啦....?= =意味不明...
然后被(タッキー)趕囬去站位置.(很可愛的兩隻打閙畫麵啊!!!我想看!!!!!)



[ho!サマー]平安結束.
[音樂會(舞臺劇)繼續吧!]
加上滿臉笑容的分別.

幕布落下后,觀衆席依然沉浸在滝翼短時間同臺的氣氛中.

大約5分鍾后,幕布再次昇起.
臺上登場的是タッキー.
滝[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也成為了滝翼很好的囬憶.舞臺劇無論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公演也同樣重要.但是,齣道日這個意義來說,已經變成很好的紀念日了.]
[那個...翼他啊,由于接下來有工作的緣故,已經走了哦.]
[因此,請以后各位無論如何也在滝翼con上見麵吧!]
[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謝.就這樣囖.]

忽然髮現一件事!!
不知大傢髮現了沒有,タッキー一再強調引起公憤(笑)的[沒有時間].
原來是介意擾亂了翼的工作安排啊!!(<---準我亂喊一句~~大頭伱真好!!!)
因此說着[今井先生判斷]吧~
但是因為顧慮到fan的心情,fan都在期待着滝翼con的到來.
翼馬上就說齣[做!]

那么下麵的工作不就推遲了嗎...........(?)

「 要是兩個人的話,就沒有問題.
明白嗎?you&I. 」
-------------------------------
好長啊...
我貌似也繙譯暸很久的樣子...因為拖暸很久沒有動....
自己看暸最終的感想就是....
兩隻很溫柔很溫柔很溫柔!!!!!!!
就這樣......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骨痺路綫真適閤伱兩隻...

新album的事終于敲定暸....


三夏社這個可惡的地方不計銷量...
我去HMV買好暸...
不過...
要聖誕去...
有夠久的...
話說囬來...
艾逥滝翼HP有封麵看暸...
我要長長的嘆一句...
哪個爛造型師啊....
兩隻是要砍人是不...?
而且...好簡陋.....
看人傢kinki兩位爸媽的.......
唯美的...
人傢好歹也有平麵搆成一下啊....
3大伱學過沒啊搞封麵那位先生....?
醞釀2年+要聽2年(爆)=4年的新album是不是要耍我...?
本來期待的是兩隻粉紅的...
我不CJ.....
粉紅問題啊...
最近兩隻王爾指數又上昇暸吧....
人傢說車是男人的其中情人...
lovelovemotobike~~

大頭君伱的意圖未免太勉顯暸吧...
不過估計伱今年會超有成就感的...
就是那隻FH可惡的某惡魔翅居然讓伱給嚇暸一跳...
有沒有開心到爆啊...?
超想看某翅那個錶情.......
剛在YY那邊看到暸兩隻私下喝酒的小故事(大粉紅!!!)
比'她吐'要好..
哈哈哈...
話說'她吐'關繫並不好啊.....
不過意思倒是聽齣來暸....
情侶般的二人團.....
還是把"般"字去掉...
二人情侶團....
伱.....
兩隻好惡心啊~~~~
不過我超不介意看的!!!>"<
ラブラブ下去就對得起我暸...(衆pia)
于是伱們就繼續骨痺路綫吧....
名詞解釋:骨痺路綫<--換言之[肉痲路綫] 肉痲骨痺有夠惡心的~~~>_<哈哈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EDGE(lyric)
某翅其中一隻麯子啊....
話說他視覺繫造型蠻有看頭的...
什么時候映畫一個我就HC很久暸...
================================




EDGE


shining smile
硬そぅでちょっと
踊る step by step
no...sadness&darkness
見せたくはなぃから
ひとで見る dancing style
private time 引き换えにして
歌ぅ love&hate
無邪気な夢を引きちぎりながら
I'm walking on the edge 今も
綺麗事ばかりじゃない
It's wonderful world

*sweet bitter chiliface いくつもの persona
壞せたなら 高みへ取れるのだろう
やぶれかけ翼 wow*

toblold 無機質な內 オンドコなぞる
yes,getting power for all
手放した者は
とても数ぇれない
花咲かない種もある
I'm running longer road
somebody ticked out 賭けているものなら
なびかない空へと誓えるのさ
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wow

this time ココクさえと
this time 向かい合える
this time 数もかっなっきゃ
this time yeah yeah yeah yeah

repeat*

lie&true face いくつも gate
越えたら遠くへ羽ばたくのさ
風にむかう翼 wow

テーマ:今井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見果でぬ夢」part7
part seven
"無盡"



"隨便亂舞...你的脚步...
我猜不到也跟不到...
在被你傷... 和被逼傷害你之間...
你追我逐...
爲了喘息...有片刻和平...
讓我學習替你祝福...
但這舞曲...隨著傷口入了血管...
讓我喪失平衡動作..."





合上携帶的一霎那...
還是分不清電話那一頭傳來的是不屑還是敷衍...
你真無情...
怎麽你會變得這麽無情呢...?
那個以溫柔出了名的你...
對所有人都溫柔得滴出水來...
却惟獨對我無情...
討厭我到了這種地步...
你說了...
討厭我的...

很久以前就討厭了吧...
也不知道是否上輩子互相虧欠得太多了...
反正這輩子注定互相償還...

如果當年沒有一起出道...
現在會怎樣呢...?
最近好像常在想這個問題...
大概可能是一個朋友吧...
淡如水一般的君子之交...
閑時還有機會一起吃個飯喝個小酒之類的...
至少見面的時候能得到一個微笑...

治愈系的笑容...
這個奇怪的形容還真是貼切...
可惜沒有來治療我...
病態心理...
因爲他從來不愛對我笑...
我是近乎瘋狂的迷戀起他的笑容才硬是逼他一起工作的...
很可笑吧...
把這個告訴他應該會換來他發自內心的唾弃吧...

畢竟他跟我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
就像向背道而馳的兩個端點...

這天路過他排練會場的時候...
在附近的便利店看到了他...
這個時候...
他應該在排練才對啊...
一定是鬧自己脾氣逃出來的...
這個人啊單靠背影就能認出來...
看那肩膀...
單單薄薄的却又堅定無比...
開始承擔了很多東西吧...

自動販賣机前的他搜刮著身上各處的口袋...
以他那個迷糊的性格看來...
鐵定又是忘了帯錢包或是零錢之類的東西...
這種時候他還是很可愛的...

示意助手把車停下...
要打開車門的一瞬間...
看見一個身影走向他...
是誰呢...?
一個上班族的背影...
那人走到他身後像是說了些甚麽...
他嚇了一跳的轉過頭來...
然後是滿臉的微笑...

裕貴...?
小原裕貴...
那個在JR時期一起活躍在鏡頭前的人...
當年小原的人氣可以說是和我不相伯仲的...
而且...小原很喜歡他吧...
他就這樣一直笑著...
那種比秋日陽光更溫暖柔和的笑容...
不會對我展現的笑容...
却在面對著小原的時候毫不吝嗇的展露開來...

真那麽喜歡小原嗎...?
你的相方可是我啊...
不要忘記...
你的名字永遠都要跟在我的後面...
即使再霸道再無理...
你的身邊只能是我...

...
就是這樣了...
病態的把他據為己有的...
莫名就會氣得亂七八糟的...
妒忌甚麽啊...

小原拉扯著他走開...
我却趕緊下車來急急忙忙的跟上去了...
真像一個變態...
可是却無法阻止自己的行動...

這是附近的一家居酒屋...
他們進去以後挑了一個角落的位置...
我也坐到另外一個角落里...
好像想把整個過程都一絲不漏的看進眼裏去...

不止一次想上前裝偶遇打招呼...
可是...
如果他看見了我...
大概又會把他的笑容收起來吧...
我還想看啊...
看他的笑容...

聽到小原跟他說:"是時候回去了."這樣的話...
對啊...
現在是排練時間...
小原很瞭解他啊...
他這個人就是要把自己的甚麽都收起來憋死自己才安心的...
甚麽也不說...
還是不跟我說...
我...
可是他的相方啊...
也許...
正因爲如此...
他才討厭我到這種地步...

在永無島長大的人不應該受到束縛的是吧...?
我這樣算不算是束縛著他呢...?
很自私是吧...?

而且...
他說了討厭我...
我也不應該向他投入更多的感情才對...
因爲我只是他的相方...
一個工作上的華麗稱呼而已...

原本很想打電話給他聽聽他的聲音...
知道他在工作...
于是轉爲郵件的形式...
他沒有回復...
因爲工作的關係吧...
再髮一個...
還是沒有回復...
沒有帶上携帶...
一定是...
我要騙自己到甚麽時候...

躺在床上却睡不著...
這種滋味他一定沒有受過...
好像持續了好久...
好累...
想念一個人真的好累...

不知過了多久...
携帶響起...
是他吧...
這個時間應該是自由時間了...

果然...
于是又忍不住撥了他的號碼...
可最後却變成了三言兩語的終止通話...
然後我又得換一台携帶了...

真好笑...
原本還想告訴他...
他離開居酒屋后的事...
小原徑直的就走到我以爲很隱蔽的座位面前...
原來小原早就發現我了...
小原還是那麽聰明...
不同的是...
他的臉上不再是敵意...

隨後聊了不少事情...
"既然是相方了...
改變不了的...
那就開開心心的做好吧..."
後來一直環繞在腦海的一句話...

我沒有小原的開朗樂觀...
現在的我...
病態的迷戀上了一個人...
用盡辦法的把他留在身邊...
拼命想他對自己笑...
可是...
弄巧成拙...

我不開心...
我真的沒有辦法開心起來...
不會了...
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對了...忘了告訴他...
我的新工作確定了...
又是舞臺劇...
又是個人的工作...
主題是'one'...
以我真實的生活作爲藍本...

我的人生里有他啊...
可是他不在又有甚麽意義呢...?
選角的時候就已經放弃了找人扮演他的角色...
誰也取代不了他...
...
...
...

他的solo con如期舉行了...
靠想像就能知道con的狀况...
上年的遺憾今年要好好的補回來...
好評如潮的...
他很享受只屬于他的歡呼喝彩...
獨當一面了...

他就是那種在舞臺上沒有人能掩蓋到他光芒的人...
一早就發現了他的這個事實...
所以拼命趕在他前頭...
才不會被他遠遠的拋在身後...
好不容易才并肩的站在一起...
可是...
好像遇上了分岔口...

舞臺劇的排練越來越緊凑了...
事無大小的都要處理跟進...
忙得透不過氣...
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吃飯...
忙成這樣還是會想他的...
好想看他啊...
...
...
...

8月26日...
是他今年tour東京場的最後一場...
早前就聽了一堆關于他在con上的各種趣事...
与觀衆打成一片的玩耍...
開心的閙着笑著...
好想去看...
本來也是計劃要去的...

可是...就像上一年的...
之後在後臺他那個怨恨的表情永遠忘不了...

不想掃他的興...
他不喜歡看到我的...
甚麽時候...
變得連去看他也不敢了...
于是...
還是說服自己托工作人員給他送去一封信...
大概算是情書吧...
不過他不會相信的...
排練場人來人往的...
可是...
好寂寞啊...

明明之前還能在他面前耍耍流氓...
斗一斗口賎舌毒的...
虧我還想進辦法的找藉口讓他出現...
甚麽時候開始...
連朋友都不如的...
討厭我甚麽都好...
千萬別拿自己的身體當玩笑...
不好好吃飯不好好睡覺的...
看見他餓到胃痛我就心都痛了...
他是知道的吧...
要不爲什麽能這麽狠心呢...?

從來就覺得他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
并不是人格的貶低...
只是...
很多時候...
會覺得他是一個人偶...
沒有感情的...
私下面上連表情也不多...
有時一起工作...
看到他一臉陽光的笑臉...
再次懷疑起...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呢...?

溫柔開朗的...
還是冷酷無情的...
這對于我來說...
是一個迷...
心裏面全是苦澀的味道...
眼睛都睜不開來了...
然後苦澀外涌...
蔓延全身...
墜落地面...

單方麵的思念很累的...
你甚麽時候才會想想我啊...?

結束舞臺劇的討論彩排是淩晨1:30了...
本應是這個雙人團的話題日子...
在觀衆面前輕易帶過...
在我心中却成了遺憾...
那個人不會埋怨的...
他現在最想就是狠狠的甩開我的名字...
解脫這個惡劣的糾纏著他的束縛吧...

注視著携帶的面板...
安靜的躺了一個晚上...
怎麽連平安也不給我報一個...?

最近越來越像他了...
一個勁的發呆...
我知道他并不呆...
他比誰都想得多...
比誰都聰明...
却從來不把他的聰明用于利益方麵...

這個樣子的他...
還真像個孩子...
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
清得如他的雙瞳...
像寶物...
因爲很少看得到...
所以要狠狠的把他刻到腦子裏面...

囬過神來的時候...
自己的脚步已經挪到他家的樓下...
在街道的轉角處能看到他家臥室的窗戶...
沉沉的...睡了吧...
solo con很累吧...?

好想上去看他...
哪怕只是進屋在同一個空間裏面待著...
這樣想的時候雙脚已經來到了他家門口...
伸手摸向他家門口的信箱...
果然有鑰匙...
進去好嗎...?
只要一門之隔...
却又像隔著一個世界之遠...
不要緊的吧...
他睡了...
不會看到我的...

簡直感覺到脉搏到神經操控著手指的顫抖...
深呼吸...
插入鑰匙...
規律轉動...
門...開了...
心裏面也哢嚓的一下...
我到底在害怕甚麽...?

玄關里留著暗暗的昏黃的燈光...
不至于被吞沒在夜的恐懼裏面...
儘量放輕手脚的脫去鞋子放下包包...
走進客廳...
依舊是熟悉的簡單整潔的擺設...
溫柔得讓人窒息的味道...

脫下外套...
擺在沙發上...
外套上面的是他討厭的香味...
他說濃烈得令他作嘔...
不是沒有想過換香水的...
可是我要他聞得到...
記得這個味道...
永遠也不要忘記我在他身邊...
一不小心的自己却落入他的氣味之中...
那是一個溫柔的人...
溫柔的殘忍...
我故意的讓你做你討厭的事...
你不會生氣...
你不是不喜歡做出恩愛相方的樣子嗎...?
我這樣無理的讓你出現在這種場合...
你也不生氣嗎...?
真的這麽無所謂嗎...?

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
他就在臥室裏面...
甚至感受到空氣中流動著他呼吸著的氣息...
這樣就好...
知道他在就好...

時間好像靜止了似的...
很多年前吧...
就像這樣靜靜的回到以前那個時候...
會很好吧...?
那個時候...
他會呆呆的對我笑...

有零零碎碎的哭泣聲從他的臥室里傳齣來...
是他的聲音...
在哭嗎...?
有點坐立不安起來...
悄悄的走到他臥室的門前...
推開門...
從門縫里看去...
頓時有了想把門把給掐爛的衝動...

他發抖著的身體在床上蜷縮著...
被子被拽的變得變形了...
抽泣的聲音還是不斷的傳來...
想把耳朵塞起來不要聽到...
却在心里變成了戒刀...

不知自己是怎樣的心情走到了他的床頭...
他的臉上全是濕濕的...
怎麽哭得那麽慘...?
眼睛却還是緊緊的閉著不肯醒來...
連睡著的時候眉頭也要固執的皺褶起來...
蹲下身來...
整理了一下被他壓在身下的被子...
蓋回他的身上...
想伸手擦拭去他的眼泪...
却又害怕會把他弄醒...

他忽然伸出了手來拽住了我胸前的衣服...
"不要走...不要走啊..."
他從嗓子里擠出了幾個音...
我愣住了...
心裏麵一陣鈍痛...
痛得無力...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來...
眼睛里充滿了懷疑与氣憤...
我想直起身來...
却看到他握在我胸前的雙手關節越加髮白...
眼泪在他的眼眶里還是不斷的涌出...
發抖的全身就像受驚的小猫...
他...
沒有在我面前這樣子過啊...
脆弱的就像雪花冰晶的...

"我不走...不走了..."
我說著...
從自己的耳朵裏面聽到了自己聲音的顫抖...
他垂下眼簾...
眉頭依然深瑣...

這個狀態不知僵持了多久...
我却甚麽也做不到...

"那個..."
他低聲想要說著甚麽...
可是...
我現在只想好好的抱著他...

"我...借我抱一下可以嗎...?"
我底氣不足的問著...
他略微驚訝的抬起頭來...
在他眼裏...
能看到自己的身影...
以後都能看到嗎...?

"嗯..."
他還是答應了...
稍稍的移動身體靠進了床的裏面...
手却還是固執的拽著我胸前的衣服...

側躺到床上...
輕輕的抬起他的頭放到我的手臂上...
他依舊低垂著眼輕皺著眉...
沒有掙扎...
只是那樣靜靜的躺著...
用衣袖擦拭掉他臉上的淚迹...
任性的環上他的背...
摟著他的肩...
希望他能好好的安穩下來...

"吶...
這個...
是夢嗎...?"
他把臉埋在我的臉側...
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希望這是夢嗎...?
希望隔天起來就不用看見我是嗎...?
...
"這...是的...
這是夢..."
收緊停留在他身上的雙手...
只想停在這樣的時間里了...
甚麽也不管了...
...
...
...

睜開雙眼的時候是隔天早晨了...
也是時候要去排練會場...
這段時間睡得最後的一個晚上...
他身上連味道都叫人著迷...
不知不覺的就依了他...
更想的是他能好好依我...

他是醒了的吧...
却還是閉著眼睛裝睡...
害怕尷尬...
還是不想看見我呢...?
我走就是了...
狠下心來...
小心翼翼的抽出被他壓在腦袋下的手...
有點麻痹...
不過寧願讓他繼續的壓著...
他依舊緊閉著雙眼...
明明是醒著的...

下了床...
視綫依然離不開他...
只要他發出一句聲音或者睜開眼睛來...
我就哪儿都不去了...

可是他沒有...
輕輕的關上他臥室的門...
他昨晚說"這是夢"...
那麽我想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離不開他了...

今井翼...
這個夢永遠都不會結束的...
TOP
某翅膀...以後要好好過...
現在的時間在日本是差幾分鐘就要過10月17日了...
也就是...某只翅膀終于好好的度過了他的25歲生日了...
我會不會是最遅才祝賀的飯呢...?
哈哈...他不會計較這種小事的...
今天看到了一大堆祝賀了...
按理來說...是這個月初就開始的了...
于是某翅膀理直氣壯理所當然的把自己的生日當成了公衆節日...
"翅膀節"這個奇怪的東西還是不要隨便出現的好...
我比較期待還是翅膀跟他家那只大頭小男人的番組...
于是我想跟大頭君說一句"滝沢,去把NHK奪過來."
對了...
翅膀要上老俱...國分太一這個笑嘻嘻的男人還是很可愛的...
老實說...他唱「love u only」的時候比大頭君好聽呢...
可能我喜歡老男人的聲音的緣故吧...
我是典型的戀聲癖...
翅膀去飆歌不要丟臉哦...
不過某翅的live我還是蠻有信心的...
話說起來...冬魂加了一場...
23號13:00濱場...
怎麽才一場呢...?
這次不出DVD的話就去把艾迴網頁炸掉(騙人的...)...
11/15新album要出了吧...
「two you four you」看到名字我就直發笑...
名字好像說兩隻綁起來給你了的感覺...
果然是我想太多了...
兩隻果然還是比較執著數字上的問題啊...
好了好了...
沒有寫賀文...
我又把文想得太沉重了...
莫非我是寫不出樂觀文的嗎...?
缐了缐了...
那麽...
翅膀啊...好好過你的日子吧...
就像你說的...這天是世界第一的日子...
happy birthday...
去做你成熟帥氣的大男人吧...
大頭不送禮物就去向他討吧...
然後在他生日的時候轉送回給他...
夠賎吧...?
我最愛想賎招了...
于是...
你們就好好恩愛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吧...
我向沒有星星的天空祈禱了哦...
就這樣...
まだね...


テーマ:今井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死翹翹...
這兩天又病了...死翹翹的....
話說我這人是不是越來越討人厭呢.....?
N多人最近都把我忘暸........
我是不是應該檢討一下呢...?
我隻是不喜歡打擾人而已......
連多年前的'幾乎'男友看見我也沒有打招呼.....
我變得有那么多嗎...?我知道我變很醜.........
天哪.....
喉嚨痛死暸....
那誰又把我氣的.....現在的女人真可怕.......
我也是那種可怕的女人...
老子不想活暸........
憂鬱中...........

テーマ:日記 - ジャンル:日記

TOP
小三本我愛youたち~~
><>>0611小雜

一直嫌棄日三小雜的攝影師太爛...
奇奇怪怪的background..奇奇怪怪的pose..奇奇怪怪的特傚...
這次又把好耑耑的一張圖分開暸...
倖好我可憐的PS技術還沒有完全丟失....
于是...
閤起來的圖還是讓我花癡暸一個晚上...
太TM好看暸~~~(爆)
好自滿的我...
小三本我愛伱們!!PS我愛伱!!!
翅膀大好き!!!!!!!!!!!!!!!!

テーマ:今井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私の翼くんの繪日記
今天又是極度手癢...
于是畫暸我傢翅膀的小頭...
話說我是復古風的畫風...
那誰看暸說是像阿童木...(爆)..>"<...
人傢風格就是這樣子嘛...
我畫的是惡魔~~小惡魔~~~惡魔小翅膀~~
于是我要磨練畫功暸...............................
廢武功暸...orz........惡魔小翅膀


テーマ:今井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翼...什么时候担正啊...?
明年shock的时间已经决定了...
1月7日-2月28日...
光王辛苦了...
真的很辛苦...
不过似乎很多配角也付出很多...
翅膀在shock充其量只是第二男主角...(爆)
而且明年的shock貌似翅膀也决定演出了...
话说真是固定到汗颜的工作模式啊...
于是我还是很期待翅膀做男一号的...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OP
话说新op又是TT的歌了...
虽说又是...但对上已经是未来航海的事情了...
真真久...
曲名是...疯狂的彩虹...??
本来就是疯狂的动画...
翅膀伱真那么爱路飛吗...?
看伱04年翼魂的路飛造型...
滚去疯狂吧youたち...

テーマ:タッキー&翼 - ジャンル:アイドル・芸能

TOP
今日の圖像記事(mobile shot)
今日課程安排...
自行解決設計方嚮風格類型等事宜...
于是週遊校社...
= =....我討厭彷生技術...
NND...


牵牛花2

牵牛花

不知名3

不知名2

不知名

蒲公英

炮竹花s

炮竹花s

炮竹花

雏菊


TOP
follow me...
follow me ...

to a land across the shining sea
waiting beyond the world we have known
beyond the world the dream could be
and the joy we have tasted.

along the road that only love can see
rising above the fun years of the night
into the light beyond the tears
and all the years we have wasted.

to a distant land this mountain high
where all the music that
we always kept inside will fill the sky
singing in the silent swerve a heart is free
while the world goes on turning and turning
turning and falling.


everywhere...i will catch you...

文字色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6
part six

"街角"




"哭...我为了感动谁...
笑...又为了碰着谁...
看着伱的眼...
勾引我的泪...
为何流入沟渠...?"






排练结束...
再次回到乐屋的时候...
已经是凌晨2:30...
瞥见躺在一旁的携带...
孤零零的...
连电源显示的信号灯也失去了闪烁的能力...

"刚才看到伱了...
和裕贵在一起..."

又怎么样...?
到底要说什么...?
审问我的去向吗...?
难道我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吗...?
还是说...
伱在吃醋啊...?
有点好笑...
也很难笑吧...
一点可能都没有...

按了携带开关的按钮...
竟然有点按奈不住的兴奋心情...
期待什么呢...?

"你有两封未阅读邮件"...
先看一下...
按了阅读的键...
小原裕贵...
裕贵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啊...

"翼...是我...
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吗...?
我知道伱一定会...了解你吧...?
今天看到你...真的好高兴哦...
我女朋友还吵着说为什么不跟你要签名呢...
早知道我就不告诉她好了...
好歹我以前也很红的...
不过还是现在的生活适合我...
你们啊...
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的...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们了...
什么时候也稍微关心一下你家相方吧...
还有...
不用回我邮件了...
不到两点你是不会获得自由的...
记着要开开心心的~
好...就这样...
拜咯...

裕贵"

果然是我家老哥...
的确很了解我...
不过随便一个邮件都可以这么罗嗦啊...
改不掉的坏习惯...
裕贵真是一个健康开朗的人...
幸福的简单的生活着...

与我截然不同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彷佛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里面的人了...
以前...
也已经回不去了...
岁月真的是无情啊...

"你们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
反复看着这一句...
我这个样子...?
才不是...
看他闪耀的那么强烈...
我可是人们口中的个性阴沉...
但是...
裕贵也遇到泷泽吗...?

"阅读下一封邮件"...
按下...

"不打算回复了吗...?

泷泽"
果然对我的不回复会有意见啊...
小心眼...

稍微关心一下...他吗...?
他需要吗...?
他这个人怎会有软弱的时候...
用不着我去关心吧...
还是...
我应该学着对他热情一点呢...?
只是想都觉得恶心...
不过温和一点...
可能不会变成这样僵持的困局吧...
什么嘛...
弄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似的...
他自己不是一样讨厌我...
冷冷漠漠的...

"我在工作...才刚放人..."

"邮件已送出"...
还是回一个邮件吧...
是不是有点孬种呢...?
好累...
快回家洗澡睡觉...
收拾起东西...
刚想把携带塞进包包里...
却忽然震动了起来...

来电显示...
"泷泽"...
有点犹豫要不要接通...
手便不知不觉神经反射的按下了接通的键...
急急忙忙的拿到耳边...
话筒的另一头传来泷泽睡意满满的声音...

"喂...是翼...吗...?"

"还会是谁..."

"..."

"..."

"你...在哪里呢...?"

"乐屋..."

"..."

"有事吗...?"

"没什么..."

"那我挂电话了..."

"那个..."

"什么事...?"

"你今天遇到裕贵了...?"

"嗯..."

"那么你...算了...你早点休息..."

"嗯..."

"...就这样..."

"好..."
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应答...
还真不知道这通电话有什么用意...
欲言又止的...
怎么这个时间也不睡觉呢...?
是新的舞台剧要准备的吧...
分开工作久了...
连彼此正在干什么也不了解了...
到底是该庆幸还是失落呢...?


"STYLE '06"如期开始了...
再次体会到live的乐趣...
全场只为了我一个人而有的欢呼喝彩...
"tsubasa...tsubasa..."
呼声铺天盖地而来...
像急流洗刷身心...
忘我的演出...
压抑的感觉一瞬间释放...
没有在前面冠上那个人的名字...
而那个人的名字后面拖上我的...
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可是...
我会啊...

真失败...


8月26日晚...东京场...
传闻中泷泽会出现的一个晚上...
只是传闻呢...
连我这个con的主人也不知道传闻是否属实...
不过东京这里...
是他舞台剧的地方吧...

"the history of tackey"...
他的历史...
真是讽刺死了...
24岁的人生就有写成剧本...
以后还有多长的路要走啊...?
泷泽真是从头到脚都能赚钱的...
不累吗...?

称作"one"的剧本...
专爱"one"的一个人...
一个人的人生啊...
生活着...
感受着...
寂寞着...
孤独着...

那我呢...?
我是双人团的另一个人吧...?
那个传说中的双人团...
却永远成为不了传说...

"我"也会是其中一个角色吧...
说不准...
其实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转瞬即逝停留不了...
就像生命的道路上一个街角的停顿...
现实中也一直是一个角色...
相方的角色...

不过怎么说...戲份也不少吧...
相方...多华丽的角色名称啊...
甚至有时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其实我是重要的...
戏演得太久了...
会抽离不了的...
以后的以后还是要沿着剧本走下去...
那么...
真正的我究竟在哪里...?
不演戏的时候...
我又是谁呢...?
而套上"泷泽秀明"这个称呼的人又会是谁呢...?

他不会来...
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他不会来...
如同04年的翼魂...
上年只不过是借着我的脚伤宣扬一下相方爱的伟大...
看他心不在焉就知道...

为了这个原因...
即使他本人不出席...
大概会找人梢个信什么的...
他最喜欢这一套...
应该会说什么自己有多忙...
有多想出席...
随便美言几句搭上吐个槽之类的...
最后不忘跟一句引起遐想的话题罢了...

多少年了...
做事模式也不会变的人...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果然...
今天出席的惊喜嘉宾只有东山前辈和M.A....
泷泽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歌迷说我应该怨恨...
不...
习惯了...
没什么好怨恨的...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便在后台通知我...
信到了...
打印的...
内容大致与预想中相同...
骗谁也骗不了我吧...

于是...
这场今年东京最后一场的solo con便在只属于"今井 翼"的欢呼声中渡过...
像平时一样...
还是猜对了...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不知道...

怎么这么累呢...?
明明今天只有一场...
太拼命了吗...?
之前的是怎样活过来的呢...?
下一场是下星期的福冈场吧...
什么也别做回家休息好了...
好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
越累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越是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
却又被恶梦惊醒...
那个人为什么连在梦中也要戏弄我呢...?

对了...
差点忘了一件事...
相方爱模范团体一员应尽的义务...
就在J-web上留个记录作为口令吧...

"タッキ-大好き"...
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对这个人说这种话...
免得麻烦...
直接就这样说好了...
反正彼此都知道事实...


回到家里洗好澡刚好是12:00...
日期计自动的向前跳动了一下...
8月27日...
属于泷翼暧昧的一日正式结束...
又是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间...

头发还没完全干便赖到床上...
躺下的时候却睡意全消...
睁着双眼的只看到卧室的天花板...
灰灰的冷冷的...
有时会怀疑这种个性是不是自己造成的...
也会以为已经不再害怕寂寞了...
不是吗...?
已经独自工作很久了...
solo con也搞得有声有色好评如潮的...
独当一面了...
不是吗...?
不是吗...?
最终只会继续累积一堆想不通的事情...

蜷缩起被子...
努力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又会再作那个梦吗...?
那个恶梦...
几乎连提及泷泽都會不自觉浮现脑海的恶梦...
真实的可怕...
最后都只有我是被抛下的一个...
怎么这些事都挥之不去呢...?

不能好好的休息了...
con需要很大的体力和精神力...
稍有不慎就会松垮下来...
甚至崩溃掉...
这是tour中不容许出现的...
而且...
他的舞台剧也快要开始了...
不可以输给他...
不可以...


再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晨...
天还只是微亮...
而我竟然就这样睡在泷泽的怀里了...
没想到的是这样子让我睡得很好...
而到醒来的这一霎那...
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拽着泷泽胸前的衣服...
昨天晚上的事...
会不会很丢脸呢...?

松开双手的时候麻痹得手指也伸不直了...
提醒着我知觉的回复...
也许有人会更麻吧...
就这样子让我枕着睡了一个晚上...
看着他的睡脸...
真的是瘦了...
可是睡脸还是很好看的...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
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想哭...
像梦境一样的容颜...
稍一触碰就会消失掉...

我不了解他...
他说过...
这只是梦...

床头的时钟一步步的疾走着...
流逝得飞快的时间...

若果停在这一刻...
挺不错的...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5
part five
"束缚"



"蝴蝶路上遇见果树...
沉睡在叶上那么自如...
停下来居住...
然后慕别处的树...
还妒忌外面每朵花的际遇...
寻觅好去处..."








那天过后...
除了还是几个无聊的综艺节目录影外...
都没有私下见过泷泽...
很奇怪是吧...?
正常来说...
三天两头的约会总会把我叫出去...
然后大摇大摆的宣扬着相方爱...
出去騙騙记者騙騙歌迷的...
现在反而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样也好...
不用装出恩爱的样子...
不用整天对着相方讨厌的嘴脸...
每次的见面纯粹借着对方与自己共同的名义...
曝曝光...
也给自己借口见见阳光...

虽然无聊...
不过几次录影都有些让我苦笑到内伤的地方...
说什么"喜欢相方的地方"...
还真是难想啊...
要是真的喜欢那样的他...
需要这么个绞尽脑汁吗...?
还被说成是"大大的M"...
呵呵...无所谓...M就M...
身为johnny's事务所的艺人有谁不是M...?

还是自己的工作好...
单纯的排舞练歌的各种各样con的准备工作...
不用考虑观众的反应...
不用回答主持的问题...
不用想着无聊的事情...
不用笑...
不用看到那个人...

不过...今天也实在是累得很...
整天只因为一首曲子的舞蹈走位出错而反复彩排...
'你今天怎么了...?'
这是工作人员今天对我说最多的一句话...
我今天怎么了...?
好好的啊...
什么事情都没有...不是吗...?

不是已经跳过很多次的舞蹈吗...?
怎么会出错呢...?
难道连自己最在行的事情也开始不知所措了吗...?

还有几天来一直唱错的某首曲子...
怎么con越靠近出槌就越多呢...?
心不在焉的...

"翼君..."
转头一看...
工作人员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又开始陷入自己的思绪了...
又会被人说是热爱发呆的人吧...

"有事吗...?"
硬撑起一副能见人的笑容...
工作人员果然马上卸下担心的表情...

"那个...舞台指导说是吃饭的时候了...
所以..."
工作人员支支吾吾的说着...

不知不觉又到了晚饭的时间...
没有什么胃口的...
于是每天都逼着自己吃上一点...
但愿胃每天都能乖乖的不闹腾...

可是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去外面逛逛...
透透新鲜空气什么的...
尽管这里的城市空气质素一直不怎么好...
可是...
总比沉浸在这种紧张的气氛里面好...
也好让工作人员们舒缓一下对我的怨恨...

"那先下来休息吃饭吧...
其他的就交给指导打点吧..."
看见工作人员欢呼着离开乐屋...
大概...
我在他们眼中成了恶魔吧...

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
偷偷的换了外套...戴上帽子...
不是要逃...
只是想偷偷的躲起来几个小时而已...
不...一两个小时就好...

神经紧绷久了...
应该放松一点的...对吗...?
就知道自己是害怕寂寞的人...
却需要更多的时间独处来处理情绪...
果然是一个任性的人...
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这个时间是打工族下班的时间吧...
路上很多人...
走马观花的...
看不清路上的人脸上挂着怎么样的表情...
只听到声音...
带着自己的故事...
很快的从耳边流逝而过...
听不清楚...
不能了解...

路灯渐渐亮起...
从街的两边上一根接着一根的...
却永远的只照亮着自己的一部分...

知道自己在人群中不起眼...
毕竟自己不是相方那种刺痛着人们双眼的完美五官...
反倒可以让自己过着相对着比较正常的生活...
真可笑...
竟然庆幸起自己的处境...
既然不是那种天生像王子一样的偶像的话...
fan们到底是为什么一直追随着我呢...?
不会是因为我这种执拗的个性吧...?
还是人们口中我的温和以至温柔的迷糊呢...?

漫无目的的徘徊在街上...
路过某间便利店门外的自动贩卖机...
香烟饮料什么的...
想起还没出道之前...
总会扯上几个和自己同龄的JR...
一起偷偷的跑到这些地方买买香烟...
喝喝啤酒...
成年前偷偷的尝着禁果...
小时候渴望长大...
长大了却怀念起小时候的生活种种...

不自觉的走到自动贩卖机面前...
搜刮着身上各处的口袋...
却发现没有带钱...
有时候真的是太佩服自己犯迷糊的个性了...
实在是无奈...
幸好没有人认出我来...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偶像的自觉啊...?
翼..."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不是歌迷...好熟悉...
记忆里面好久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是有听错吗...?
回头...

"裕贵...哥哥..."
是小原裕贵...
脑海中翻江倒海的从记忆中搜索着...
眼前的裕贵与记忆中的再次重叠...
外表的变化已经说不上什么...
几年不见的裕贵已经从原来的大男孩长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
只是...
脸上的依旧是像阳光一样的笑容...
很柔和...

不自觉想起自家相方的笑容...
他的笑容只有刺眼的份了...

望着裕贵得出神...
大概他也觉得我惊讶的表情太可笑了吧...
于是伸出手来拉着我棒球帽的帽檐往下拉...

"怎么还叫哥哥呢...?
翼到现在还是笨笨的样子..."
从他的口气里面听出了满溢的宠溺...
JR时期就很喜欢的哥哥...
不仅在工作上...还是私生活上...
处处都照顾着我...
已经变得像亲哥哥一样的人...
原本他JR时期忽然离开事务所...
一度让我感到困惑...
可是...
看到这样的你...
由衷的感到安心...

移正着帽子...
很多说话想跟裕贵说...
却又觉得很多东西也不用说什么...

"可是...
你永远是我的哥哥啊..."
忍不住想向他撒娇...
他只是笑...
温柔的笑着...

"好久不见...裕贵哥哥..."
我也投以笑容...

"好久不见...翼..."
余下的时间...
被裕贵哥哥连拉带拽的进了附近某家居酒屋...

坐下来后是裕贵无止境的唠叨...
"翼啊...看你肯定又没有好好的吃饭了..."

"翼啊...看你几天的狼狈样就知道你是逃出来的是吧...?"

"翼啊...烟不要抽太多...身体不好..."

"翼啊...伤患在身的时候不能死撑..."
我只是笑着...
以前裕贵就一直爱唠叨...
看着我没有反驳...
裕贵伸手来捏我的脸...

"傻笑个什么劲啊...?
看你肉只剩一点点了...
工作太忙了吧...?
solo con的事准备得怎样了...?"
con的事...?
裕贵你知道我的事情吗...?

惊讶的看向裕贵...
他只是微笑着低头吃着自己盘子中的食物...
喜欢看他低垂的脸...
安静温和的...

"惊讶什么...?
我可是有看新闻的啊...
翼的事...
我可是一直都留意的哦..."
他抬头...
依旧是我沉溺的温柔...

"是不是很感动啊...?"
笑出声音来...
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感动...
多年来在艺能界打滚着...
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感动的能力...

"裕贵哥哥还是一直不变的罗嗦啊..."

"翼也是一直不变的笨..."
两人都笑了...
其实我想告诉裕贵...
我变了...
变得连我自己都分不清真实的自我了...
不再是那个只爱笑的我了...
没有说出口...

接下来的对话大概了解到了裕贵这几年的生活...
倾听着打工族生活的无聊...
做广告策划受到合作方的欺诈什么的...
平凡人的生活...
在于我来说像故事一般的动听...
自己无法经历的事情...

"那么翼这几年生活怎么样呢...?
泷泽有欺负你吗...?"
怎么会聊起这个人呢...
欺负...?
谈不上吧...
最沉重的出道时候已经渡过了...
不知不觉已经与那个人经历了好多东西...
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欺负我...
只是...

"泷泽很讨厌..."
裕贵稍微惊讶的望了我一眼...
随后是放声的大笑...
不明所以...
他看见更为惊讶的我...
强迫自己停止笑声...

"可是他不是翼你义无反顾一起出道的相方吗...?"
无语...
是的...当年的出道...
的确是义无反顾的...
别人的眼中觉得会因为有这样的相方而自豪的我...
却因为有这样的相方感到困扰...
很难以理解是吧...?

"那你要告诉我你讨厌他什么呢...?"
依旧低头...
讨厌什么...
好多哦...

"大概是发现了原来我不爱他吧..."
故意用说笑的语气说着...

"不要说笑..."
抬眼对上的是裕贵认真的神情...
不用忽视的认真...
自知在裕贵面前说不了大话的...

"只是相处久了...
知道他的事情多了...
发现了很多事情我是接受不了的...
除了工作...
交集都谈不上...
以外对他的事只会感到麻木...
大概他也是这样想的...
我讨厌麻木...
却又变得麻木..."
苦笑着说着...
看着自己杯子中的冰块碰撞着...

"发现了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摆脱不了他的阴霾...
很累的...
很累..."

"翼的承受力真的很厉害...
而且...
翼一直都很努力...
他也很努力...
不是吗...?"
裕贵淡淡的说着...
的确很努力制造着相方爱的两个人...
裕贵你也被骗了吗...?

"说不好是他一直逃不出你的阴霾..."
其实只是你不知道...
他早就想撇下我了...
是吗...?
泷泽...

"你们的事其实我不方便说什么...
只是...
你们一起出道...
一起工作...
以后还是要一起走下去...
所以...
翼你要一直开开心心的...
也许...
有个人更想你开心啊..."
听不懂裕贵的说话...
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还是会有人关心着我的...
只不过一直都被我忽略了...

"我啊...
还是很喜欢翼的笑容...
所以翼要一直一直笑下去哦..."
我也很喜欢裕贵的笑容...
不藏心计的笑容...
真诚而温柔...
如果当年一起出道的相方是裕贵...
会不会有这些困扰呢...?
还是我的个性本来就朝三暮四...
造成现在我和泷泽的困局...
曾经...
也觉得过泷泽是一个温柔的人...

不知不觉的吃着东西聊着天已经过了兩三个小时...
忽然惊觉今天还是排练的日子...
自己只是偷跑出来的...
正想着如何向裕贵道别...

"翼...你是该回去了吧...?"

"啊?!"

"我就说了你是偷跑出来的吧...?
是时候回去了吧...
可不要闹自己情绪哦..."
裕贵果然很了解我...

"那我...先走了...
裕贵哥哥等一下要...?"

"我约了女友哦..."
他幸福的笑着说...
女友...
恋人是吧...?
裕贵哥哥是有正常感情的人...
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已经不再憧憬了...

"有空再约出来玩吧...
我会发邮件给你的..."

"嗯..."

"翼你要开开心心的...
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要找人帮忙...
尽管是泷泽也好..."

"裕贵哥哥真罗嗦..."

"不罗嗦你就不会听..."
脑袋被敲了...
"快滚回去吧..."
他假装生气的说着...

"是是是..."
笑着和裕贵道别...
他选择的是自己不会后悔的路...
大概我也后悔不了...
要好好的走自己的路...

离开了居酒屋...
这次的偶遇变成了我的宝物...
我会很珍惜的...

回到了排练的会场...
工作人员并没有因为我突然失踪的几个小时而责备我...
反而只是笑着说'回来就好'...
满是担心的样子...
对不起各位了...
因为我自己一个人闹脾气影响了很多人...
大概应该多依赖一下身边的人吧...
包括...
那个人...

换回排练用的衣服...
忽然发现在一旁的携带...
原来一直没有带在身上啊...

"你有一个邮件"...
按了阅读的键...
看了看...
关上扔回一边...
内容写着...

"刚才看见你了...
和裕贵一起...
泷泽"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4
part four
"交集"




"为何未能学会起舞便已抱紧你...
谁料到资质不配合你...
左脚举起了便要别离...
为何未能让我衰老便要放开你...
陪你跳通宵都够力气...
请鉴别姿态美不美..."





"叮咚...叮咚叮咚..."
挣扎着坐起身来...
是门铃在响吗...?
揉着眼睛...
好累...睡眠不足...

昨晚哭过的双眼还有点微微发肿...
竟然在沙发上就这样睡下去了呢...?
头好痛...
不过难得没有被恶梦惊醒...

"叮咚...叮咚叮咚..."
好吵...
对了...今天是要去录影的...
昨天还跟经济人说了直接来这里接人就好...
可是...昨晚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事情怎么会这么多变得这么复杂呢...?

应该是经济人来接人了...
站了起来一阵眩晕...
才发现自己昨天中午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有进肚子...
连带胃都开始痛起来...
想呕吐...
有点摇晃的走到玄关处...
真的好想吐...
打开门...

泷泽...?
怎么会是你...?
昨天晚上不是走了吗...?

他低垂着头...
门外走廊的灯从上往下照着...
只看到他低垂的眼帘...
他叹了口气...
抬眼看了我一眼...
再次垂下眼帘...

"经济人刚刚打电话给我...
说半小时后来接人...
快准备一下..."
他低声说着...
视线绕过他身后...
随意熄灭在地上的烟嘴...
一地都是...
他...一直都在门外吗...?

"你...不进来吗...?"
开声...
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
是胃酸的副作用吗...?
好想吐...

"不进了...
我就在这里等..."
泷泽说着正要转身...

忽然腹腔里一阵绞痛...
翻江倒海...
无力全身瘫软...
眼前一片的模糊...
感觉快要跌倒在地上...

下意识伸手找支撑...
一双手...是泷泽的吗...?
抓住我的手臂...
随后正面抱住...

并不是昏迷...
可是很模糊...
感觉到泷泽的体温...
竟然比我还冷...

"你这个笨蛋..."
泷泽张口骂着...
他把我挂到他的身上...
我脸上残留着的呕吐物沾到了他的外套上...
他并没有理会...
泷泽身上的烟味盖过了讨厌的香水味...
反而变得柔和...

他应该是会把我扔回客厅的沙发上吧...
果然...
跌跌撞撞的回到客厅...
把我摊到沙发上...
盖上毛毯...
沙发上还有自己的体温...
有点温暖的感觉...

泷泽脱去外套...
又叹了一口气...
有我这样的相方...很麻烦吧...?

看到泷泽走进浴室...
在这里躺着的我...还真难看...
好不容易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

泷泽又从浴室里走出来...
面无表情的...
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还有敷眼用的冰袋...

看着他走近蹲下...
正想用湿毛巾擦我脸上的呕吐残留物...
泷泽...
很脏的...
别过头去...
泷泽伸出另外一只手强行扼住我的下巴...
终究还是擦干净了...
他的手落在我的额头上...
是要试探我是否在发烧吗...?
不是的...
我只是...
有点太累了...

"看你还这么拽...
不会有事的..."
泷泽自言自语的说着...

他站了起来...
天色已经很亮了...
阳光透过客厅的窗户透进来...
背着光的他...
看不清表情...

"用冰袋敷敷眼睛吧...
丑死了..."
我猜他现在大概是一脸的厌恶吧...?
讨厌我这个老给他添麻烦的相方...
我自己也很讨厌...

泷泽走开...
阳光有点刺眼...
拿起冰袋敷到眼上...
毕竟是要出镜的...
冰冷的刺激下整个人都清醒了...

吐完以后比原来舒服了很多...
可是胃病不知道又加重了多少...
肚子好饿啊...
不知不觉中的感观变化...

听见泷泽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
然后传出轻微的器皿碰撞声和水声...
很安静的...
几乎能凭听就知道泷泽的每一个动作...
视线被挡住了...
听觉变得特别灵敏...

最近铺天盖地而来的工作...
真的被压得有点透不过气来...
整天只有新曲宣传和con的东西塞在脑子里...
不知从何时开始身体也变得差了很多...
医生说过...
有时候精神不好也会影响身体的...
真的...
一直都精神不好...
一个人硬撑着真的很辛苦...
一个人的con虽然很热闹...
全场的观众都只是为了我而喝彩...
不会因为另外的一个人而落入死角...

很开心...
甚至开心落泪...
一个人的眼泪...
可是...
却看到自己无形的寂寞...
舞台上只有自己的身影...
属于我自己的舞台...
很满足...
却也很失落...

泷泽...
你会这样吗...?
你在舞台上闪烁着像星宿一样的光芒...
没有我的你...
更加能发光发热的吧...?
所以...
你总会接洽演出各种各样的剧集和舞台剧...

我...
只有自己的舞台...
我爱我自己的舞台...
我喜欢摆脱你的感觉...
而且久久的见一次面...
我反而不会这么讨厌你...
可能还会想念你也说不定...

"起来吃点东西吧..."
不知何时...泷泽回到我的身旁...
拿开冰袋的时候...
窗帘已经拉上...
客厅里面溢满了柔和的金黄色...
夏天的颜色...

坐起身来...
想起应该在吃早餐前先喝点梅子温水...
看见桌子上除了两份早餐两杯牛奶外...
还有一杯梅子温水...
泷泽...
没有忘记啊...

毕竟是认识了十年的人...
接近半辈子在一起的人...
以后还要继续在一起的两个人...
即使再不愿意...
有些东西该知道的还是会知道的...

"你不会小气到连我吃掉你家的一点东西都有生气吧...?"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这么小气啊...
没好气理他...
想起自己还没刷牙...
站起来...
幸好躺了一下好像不太晕了...

"干什么呢...?"
泷泽有点吃惊的望向我...

"只是想去刷牙而已..."
错觉泷泽担心的神情...
不自觉的说出了让人消除担心的话语...

"好...一起..."

"啊...?"

"干嘛一脸厌恶的样子...
我也一整夜在这里没有地方洗脸刷牙啊..."
有点惊讶的看向泷泽...
这次是泷泽躲开我的视线...

一整夜...都在门外啊...
自己家里不能住人吗...?
而且你也明知道我的备用钥匙是放在信箱里面的...

"嗯..."
只好点头走进浴室...
泷泽一直跟在身后...

浴室里各自料理...
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眼睛...
消肿了...
看见泷泽有点疲累和低垂着的脸...
没有任何表情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

刷完牙洗好脸...
回到客厅开始吃早餐...
始终也是一语不发的两个人...

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认识呢...?
单纯的只是为了当年的一起出道作好铺垫吗...?
如果撇除了相方的身份...
是否会相互认识呢...?
到现在变得像呼吸的一样自然...

依赖泷泽...
已经到了一个频临不可救药的地步...
如果继续下去...
泷泽有一天要分开发展...
到了那个时候...
我又会怎样呢...?

泷泽很快的就把早餐吃完了...
收拾起自己的餐具到厨房...
出来的时候拿着抹布走到玄关...
蹲在地上擦拭着刚才的呕吐物...
这个人怎么能刚吃完东西就对着这些呢...?
算了...
就由他吧...

我还是专心消灭掉面前的食物比较好...
擦拭完后回到客厅的时候我刚把早餐吃完...
他顺手收拾掉我面前的餐具...

"快去吃胃药...
换衣服...
经济人大概五分钟后就要来了..."
泷泽丢下一句话...

进卧室吃了胃药换好衣服...
从卧室里面看向客厅...
看到泷泽正用抹布擦拭着外套上的污迹...
唉...
打开衣柜挑了一件外套...
他也瘦了很多...
现在应该穿得下了吧...
一直觉得很适合他的...

走出客厅把外套递给泷泽...
拿过他手上的那一件...
"穿这件吧...
你的我帮你洗..."
不知怎的看到泷泽嘴角上轻微的上扬...
僵持着的气氛总算有点缓和...
可惜不知因何而来的僵持...

"叮咚..."
门铃响起...
经济人准时到了...
今天的工作是要开始了吧...

泷泽开门走在前面...
看到了泷泽的背影...
梦中的一幕浮现脑海...
忽然重叠...
那么...
泷泽你会不会越走越远呢...?
越走越远的把我抛在身后呢...?
又或者以后都变成一个人呢...?

其实我不想这样子...
一直都不想...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3
part three

"做作"



"人是复数心是单数...
相互攻击相互伤害...
痛並快乐着..."




很暗...
周围很暗...
什么都沒有的...
为什么忽然这样了呢...?

呼吸困难...
近乎窒息的状态...
稍微挪动身体...
动不了...动不了...动不了...
像是有很多很多双手制肘着我的行动...
越是挣扎束缚得越紧...
想尝试放松下来...
胸口处却有了巨大的压逼...
努力着睁开眼睛...
却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前面出现了一双眼睛...
唯一能看到的东西...
很熟悉...
那双深邃的眼睛...
是...是泷泽...
怎么会是泷泽呢...?

下意识想张口呼救...
然而发不出一点声响...
想撕扯...
却干凅得近乎真空...

"泷泽...救我..."
重复在脑海中的说话...
面前双眼忽然消失...
从后被制肘着的双手亦忽然的被拉起...
身体顿时感到四分五裂...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响...
极不自然的扭曲...
甚至违反生理的结构...

顾不上反应...顾不上反应...
粉身碎骨支离破碎吗...?

一瞬...
像烈日的光束...
火辣灼热的...
刺痛着双眼...
更多的光束从四面八方投来...
比原来烈日般的光束更具杀伤力...
连皮下肌肉骨头甚至细胞都被灼烧着...
是目光...
赤裸裸的暴露在纵目睽睽之下...

想逃跑...想逃跑...想逃跑...
可是...该往哪儿逃呢...?

环顾四下...
谁在呢...?谁在呢...?
再次发现那双眼睛...
深邃的双眼...
好熟悉...
是...是泷泽...
怎么会是他...?
想张口呼救...
却发不出一个音来...

"泷泽...救我..."
救我啊...
向我伸出手来啊...
为什么伱的眼神那么冰冷呢...?
这里很热啊...
那些眼睛把我看到内伤了...
伱怎么...
就只是这样的看着我呢...?

是不是...
是不是我太软弱了...
软弱到伱要抛下我了...?
抛下就抛下...
我也不要伱...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又向我伸出手来...?
我不要...
我不要了...
伱又收起向我伸出的手...
转过身去...只剩下背影...
逐渐放大...越来越近...
不对...
只是影子...
我在伱的影子里面...
伱走得越远...
我就越走不出伱的阴霾...

"不要...不要走..."
好不容易从喉咙中挤出来的词句...
伸出双手...
伱在远处...
还是奢望去捉住伱...

忽然一阵白光...

这...这里是我的寝室...
简单的吊灯...
灰白色的天花板...
也许只是冷色调的简约装潢...
却反而现实得令人安心...

视线之内...还有自己高举着的手...
想要抓住什么...
却又什么都抓不到...
颤抖着收回自己还停留在半空的双手...
很冰冷...没有血色的双手...
心有余悸...
揉着发麻冰冷的双手撑起身来...
感觉有液体从面上滑过...
用手一抹...
满脸泪水...

不止一次...不止一次...
或梦境或真实...
强烈的无助感和空虚感占据了全身...
蔓延开来...
甚至神经末梢也失去了能力...

很害怕...
真的很害怕...
害怕刺骨的冰冷暗...
害怕华丽的灼热光芒...
害怕失去救助...
害怕失去支援...
...害怕梦境成真...

到了最后...
被相方抛下...
不...不可以...
泷泽不可以抛下我...
他没有资格...

他只是相方...
也许只是一个路人...
没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梦里的伱...
伱为什么...
向我伸出了手...
然后再收回呢...?
我也没有资格让伱救是吗...?

我只是相方...
也许只是一个路人...
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知不觉中...
失声痛哭...
只是一个梦就足以受伤得一败涂地...
庆幸哭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要不是...
那个人会听到...
没有想到...
自尊已经像纸一样薄了...

使劲擦着眼泪...
却还是一个劲的往下掉...
不是跟自己约好了不许再掉眼泪了吗...?
把头发剪断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坚强些的...
头发长会让自己变得软弱...
又或者说...
我根本就很软弱...
借着外力改变外观改变自己...
先把自己骗过去...

似乎从一开始就反复声讨着自己...
越想要骗自己罪恶感就越强烈...
不想再这样...
却又能怎样呢...?
更加不想放弃自己...

抽泣还不停着...
呼吸也变得不顺畅...
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
双眼变得异常干涩...

缓缓的爬下床...
走到门边...
扭开门把...虚掩着门...
在门缝里窥探出客厅...
咬着手背...
担心自己被发现...

泷泽...人呢...?
沙发上只剩下随意堆放着的毛毯...
他走了吗...?
推开门...环顾一下四周...
的确不在...
走到沙发边...拾起毛毯...
上面还残留着泷泽的香水味...
工作的时候一直讨厌闻到他过于强烈的香水味...
淡淡的近乎虚无的味道...
却是自己喜欢的...
像是安心的味道...

"走了也不说一声..."
自言自语的抱怨了一句...
折叠起毛毯...

"又没有走干嘛要说...?"
吓了一跳...
回头一看...
泷泽正靠在浴室的门口...
围着浴巾...
头发往后抹着...
发梢处滴着水点落到肩上...
没有笑容...
却看到跟梦里一模一样重叠了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
有着难以觉察的悲伤...

不对...
绝对是演出来的...
还不知道我家相方会露出这种脸...
可是...
只是会不自觉的看得出神...

什么时候泷泽走到跟前...
很神奇...
没有躲开泷泽的双眼...
他突然靠近...
近得能在他的双瞳里看到自己...
近得能呼吸到他的气息...

"刚才...哭过吗...?"
泷泽低声问着...
又像是自言自语...
被发现了...
转过头去...

"关伱什么事..."
斜眼看到泷泽的一丝不知所措...
转瞬即逝...
换上一副微笑...
营业用的标准笑容...
又是那个讨厌的表情...

"当然不关我事...
我只是伱的相方而已..."
依旧笑着...
莫名的恼火...
回瞪着他...
他却转过身去...
忽略着我的恼火...

"呐...帮我把头发烘干好吗...?"
没有看到他的脸...

"你自己不会弄啊..."

"..."

"..."

"以前我有帮你弄啊..."

"以前是以前...而且我有要求你帮我弄吗...?"

"...是这样子啊...?看你还蛮享受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呢..."
调笑似的说着...
却长满了刺...
到底要说什么呢...?
是要说我是喜欢你的吗...?
你以为你是大众情人吗...?
那大众情人的你我就应该喜欢吗...?

还是说...
你该来喜欢我呢...?
这样的我...
你有看见过吗...?
在我自己的舞台上...
你有看见过吗...?
各种各样的我...
你又看过多少呢...?

我也来好好看看你...
伸出双手绕过泷泽胸前...
指腹滑过他光洁的小腹...
肋骨与肌肉中游走着...
现在到底谁比较瘦呢...?

泷泽转过身来回抱着我...
慢慢收紧...
把额头搁在我的肩上...
简单纯粹的香味扑向鼻子...
胸膛贴着胸膛...
心跳变得一致...
很安静...
听到他的呼吸声...
听到了他头发上的水珠落到地板上的声音...
还有墙上时钟代表着时间流逝的声音...

后背上的双手在婆娑着...
掠过肩胛骨...掠过脊骨...
没有推开泷泽...
总觉得泷泽今天...
有点不一样...
好像...
比较不讨厌...

莫非是他跟情人有争执...
之所以他今天散发着悲伤吗...?
关我什么事...

就这样抱着...也不错吧...

"翼...你喜欢我吗...?"
果然没有打算放弃这种问题啊...
喜欢能怎么样...?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
不想回答...

"抱那么紧的...不喜欢我吗...?"
抱紧就是喜欢吗...?
这人怎么能这么自恋呢...?
背后的手游走到身下...
感觉下身被轻揉着...
一时不知所措...

"不回答吗...?
还是要尝尝我的味道呢...?"
推开他...
从他眼里看到了嘲笑...
嘲笑我...
有这么有趣吗...?
笑得那么恶心的...
不喜欢你的眼睛...
泷泽秀明...
不要...
我不要败给你...
不要再活在你的影子里面...

靠向前用嘴巴贴着泷泽的耳朵...
"喜欢...?
我当然喜欢你啊...
你是我最爱的相方...不是吗...?"

泷泽侧过头来...紧皱着眉...
你是不是也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我呢...?
喜不喜欢这样的我呢...?

再次伸手抱着泷泽...
"泷泽也抱得好紧哦...
是不是也很喜欢我呢...?"
我这样的演技好不好呢...?

"..."

"还是泷泽的情人满足不了你...
你更想尝尝我的味道呢...?"
试着伸手拉扯泷泽围在身上的浴巾...
却被泷泽一把推开...
跌坐在沙发上...

"真贱..."
泷泽丢下一句...
贱...?
还好吧...
只是你也被我的演技骗了而已...
你不配我跟你贱...
忽然觉得很好笑...
嘴角扬起营业式笑容...
要摆出最官方的表情...
我今井翼还是游刃有余的...

"彼此彼此吧泷泽君..."

泷泽默默转身走进浴室迅速的换好了自己的衣服...
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门去...
结束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再次回到自己一个人的空间...

忽然感觉身体被抽空了...
无力...
真贱...
本来可以平平静静的渡过一个晚上的...
却落得如此地步...
泷泽你也很贱不是吗...?
好累...
躺下在沙发上...
摊开毛毯盖在身上...
上面还残留着泷泽淡淡的香水味...
不想动了...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2
part two
"掩饰"




"没有你我怎可想起一些旧事或日期场地...
没有面目这样令人回味...
没有事物够力量比喻你...
没有记忆比得起漆中伸手去找你...
没有你的生活会不会是另一个模样呢...?"




叹了口气...关上门...
的确是很无奈...
发自内心的不情愿...
却没有要把泷泽出去隔在门外的想法...

看着他脱了鞋踢到一边上去...
无视我放在玄关为客人准备的拖鞋...
赤着脚伸着懒腰走向客厅的沙发...
看在眼里竟然是如此自然不过...
就连不久的十分钟前两人的争执仿佛也未曾发生过一样...
除了...
还是那张讨厌的脸...

根本就连情绪的起伏也没有...
更谈不上什么废话的感情交流...
不要看他的脸吧...
像平常工作一样...
不看就不用生气了...

转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
随手拿了一罐啤酒...
走出厨房...
不经意对上泷泽的双眼...
刻意避开...
讨厌看到微笑的他...
虚情假意的...

打开啤酒拉环...喝了一口...
坐在泷泽隔壁的空位上...

"切...不是给我的啊...?"
没有看他...

"要喝不会自己拿啊...?"
把啤酒放到桌子上...
还是没有看他...
眼侧却瞥见泷泽伸手去拿...
这个时候需要的是奇怪吗...?
但更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没敢继续往下想...

泷泽拿了啤酒大大的喝了一口...
莫非已经对演绎"恩爱相方"一角欲罢不能了吗...?
连角色也抽离不了了吗...?

回想在记者面前镜头面前巨细地"披露"着双方的所谓秘密...
明明只是不值一提的举动...
却必须为自己身为偶像的自觉努力地制造着新闻...
把小事炒作为美其名曰"粉红"的花边报导...
好不容易推出了新曲...
注意力却集中在PV拍摄几天的事情里...
还直接被称为"蜜月之旅"...
到底新曲的推出是否为了证实我们两个的相方爱呢...?

明明没有传闻中的"惊涛骇浪"...
明明在工作之余无聊得要死...
基本上在媒体面前连传绯闻的价值也没有...
最终连"钱包事件"这样的无聊事也用上...
估计...
明天录影也要说起这件事吧...
然后...
明天又得一整天的扮演着"恩爱相方"...
戏演得太久了...
人也变得麻木了...
貌似一开始刻意造就的生活习惯...
到现在看来...
已经变得像呼吸一样的自然...

看来我的演技还是很好的吧...?
骗到好多人...
可惜啊...
再完美逼真的演技也只能是演技而已...
毕竟连我自己也没能骗过去...
有时候真想骗骗自己其实自己是喜欢泷泽的...
好难哦...

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
至少...我一直一直都是这样想...

但是呢...
像生活习惯这种事倒是没有办法改过来...
习惯了不开心也要笑...
习惯了跟不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也要满不在乎...
习惯了连住都几乎住在一起了也没有抱怨的情绪...
习惯了麻木...
习惯了泷泽...
是讨厌的存在...
却抵不过习惯的麻木...

还是只是心灵上点点寂寞的叫嚣呢...?

要是被泷泽知道了...
恐怕又会沦为取笑的话柄吧...
他这个人...
从来就最喜欢践踏别人的自尊...
不...不是别人...
是我...只能在他身边的我...

再这样下去...
不得抑郁症才怪呢...
搞不好05的solo con时候的脚伤就是抑郁症发作自暴自弃的证据...
才怪...我可没有自虐的恶习...

越来越懂泷泽了...
自己却一点一点的流失...
可悲啊...

"你来这作什么...?"
拉了拉稍微长长了的头发...

"想你啊...就来了..."
语带笑意...
这种用来对付你情人的招数对付我一点作用都没有...
别白费力气了...
况且我不是你的情人...

"少说屁话..."
把玩着手腕上的皮绳...宣番专用的...
一不小心又变成了"情侣饰物"...

"态度真恶劣..."
泷泽抱怨着...
莫非我要在你面前来一个感动落泪才不恶劣吗...?
倘若我真有这种觉悟...
还不如多睡睡觉来得实际...

解下那个作为"情侣"见证的皮绳...
扔在桌上...靠向沙发...
泷泽的侧脸进入视线...
不自然的瞥见泷泽把目光投向桌子上的皮绳...
抬手拿起...
晃到我面前...
一脸质问的表情注视着我...

老实说...
比起他的笑容...
我倒是不抗拒看到他满脸的抱怨...
起码比那个笑容来得真实...
这样子才像一个活人...
工作时间表排得像是电视节目表...
却从来不在外面喊累的一个怪物...
超级讨厌...

"干嘛要脱下来...?"
果然是要质问我...
更像是责备的语气...

因为啊...我不想连在家也要演戏...
不想无关痛痒的事也要夸大其词...
不想装出事情败露欲盖弥彰...
不想笑...
至少在家里不想...
不明白其他同龄人的心态...
但身为一个在镁光灯下长大的人...
没有少年生活的人...
至少在家里要简单纯粹的活着啊...

"难道要我戴着洗澡吗...?
到时候弄坏了你又要抱怨什么了..."
说着站起...
回头扫过泷泽一脸的愕然...
我就承认我爱吐你的糟是为了让你难堪...
看到你的得意样我就恶心...
在我面前...
你还是露出你本来的面目比较好...

"你自便吧...我要去洗澡..."
反正你在我家混得够熟了...

没有等他回话径直走进浴室..
走过镜子前...
看到了自己可以称为"沧桑"的脸...
胡渣一堆的...明天还要录影...
剃掉好吗...?
眼圈深得厉害...明天还要录影...
上点妆好吗...?
再完美的妆...
也盖不住心中的寂寞空虚...
面对自己的时候暴露无遗...
身边的朋友很多...
也有最亲密的称为相方的那位...
却始终感到由衷的寂寞...

面对自己的时候是赤裸裸的...
就连镜子中的自己也开始了责骂...
因为连自己看自己也变得看不清...
那就保留着那满脸的倦容吧...
至少是对自己的交代...
一个还能在镜子中面对自己的交代...
不知道外面那个人是怎样想的...
会曾经为此而烦恼过吗...?
那个一直都是闪亮光鲜不吃人间烟火的王子...

我还是...
比较向往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从来不认识的两个人...
然后平常的在路上相遇...
平常的认识交集以致产生好感...
再恋爱结婚相守到老...
平淡中的幸福...
在王子身上是找不到的...
所以...
最不应该爱上王子...
幸好...
我没有爱上泷泽...

睡意袭来...
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换上睡衣...走出浴室...

抬眼看去...
泷泽靠在沙发上紧闭着眼睛...
睡着了吗...?
走近一看...
果然是呼噜声加磨牙的交响乐...
连睡觉都要打扰别人...
拍了拍他的肩...

"泷泽...要睡回你家睡去..."
他下意识抽动了一下眼皮...
没有动...

"那洗个澡再睡吧..."
拉起他的衣袖...
誰知他竟把腿一放直接滑进沙发里去了...
白痴...
这个人从来就很难叫醒...
跟情人约会也会累啊...?
算了...

走进卧室随意拉起一张毯子覆到他身上...
免得明天录影感冒了又要把罪怪到我身上来...
我可不愿意搬动这种庞然大物...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已经很晚了...
还是告诉一下经济人明天只要往我家来接人就好...
拿起携带发了一通邮件...

看了看泷泽...
果然还是不笑的时候比较讨人喜欢...
晚安吧讨厌鬼...

我也要好好休息...
毕竟solo又要逼近了...
真是...
忙得透不过气来了...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1
part one
"习惯"




"彼此的掩饰...彼此的做作...
彼此的交集...彼此的束缚...
可能只是彼此的习惯..."




"泷泽秀明...伱真的很讨厌..."
狠狠得甩开被泷泽强行拖住的手...
不忘抬眼瞪上那个被称为"世纪末美少年"相方一眼...
转过身来...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干什么嘛...
手借来拖一下又不会死..."
泷泽加快脚步上来拉住了我的衣袖...
脚步也被拉了下来...
回头一看...
就是那种笑嘻嘻的欠扁笑容...
看了十年了...真恶心...
怎么fan们就喜欢这么恶心的笑容呢...?

难道我的手就应该是让伱拖的吗...?

"放手..."

"不放..."

继续用甩的...

"伱少给我耍流氓...
每次这种事...
伱就跑来找我打圆场..."
这种恶俗的个性...
到外人面前倒是盖得一点不剩...

"身为相方不就应该互相帮忙吗...?"
笑意更浓了...
帮忙?!帮个屁...
伱什么时候帮过我忙来着...?
伱什么时候不是自顾自的...?
伱什么时候把我当相方了...?
有吧...面对镜头的时候...
我就最讨厌伱把相方什么的挂在嘴边...
听到就火大...

"伱给我闭嘴...
伱有资格给我抛出相方的幌子吗...?
我拜托伱了好不...?
以后这种事给我滚得远远的...
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伱..."
不知道气往哪儿上来...
张口就想骂...

其实...应该早就习惯了吧...
从第一次开始...很多事情有了第一次...
就不会结束的...
今天是第几次特意为了这种事跑出来了...?
每次伱泷泽要跟谁谁去约会...
总要跑到我家附近...
记者一发现...
就接到伱以团的名义打来的电话...
无论我在干什么...
都必须跑来...
陪着伱...扮演着人们口中恩爱的相方角色...
不出意料的...
隔天报纸娱乐版头条结结实实的写着"XX团成员秘密约会"的恶心标题...
莫非伱就这么爱见报...?
这么爱用这种事情见报...?
好玩不...?
恶趣味...
老实说吧...我演这种戏分早就演累了...
伱就这么乐此不疲...
我讨厌这种事...全部都讨厌...
甚至讨厌伱了...

泷泽收起了笑容...轻皱着眉头...
是不是没有被我骂过心存不甘啊...?
刚才面对记者时神情自若的恶心笑容跑哪儿去了...?
伱不就是最爱耀伱那个让人尖叫的笑容吗...?

"干嘛这么生气呢...?
平时伱不是这样的啊..."
我是该跟伱说平时我一见到伱的脸就生气对吗...?

"因为我讨厌伱..."
对...就是讨厌...

"...伱再说一遍..."
隐约感到泷泽后退了一下...

我该说出来吗...?
以后还是相方不知多少年啊...
说出来了以后怎么面对他呢...?
说不定还要一辈子这样下去的...
天啊...
谁说我单纯的...
学会戴这种假面具了...
还是说我已经开始学会不忠于自己的心呢...?
讨厌居然还考虑这么多...
真的很可笑...

"再说多少遍还是一样...
我很讨厌伱...
泷泽秀明..."
扬起嘴角...这是本年度遇到最好笑的一件事了...
为了这种相方...

泷泽眉头的皱褶加深了...
稍微期待了一下他会有一丁点的失落...
紧接着是他竟然不顾形象的大笑...
伱也觉得好笑是不...?

"哈哈哈..."
有好笑到连眼泪都跑出来的程度吗...?
难道我说讨厌伱更是一个笑话...?

"今井翼啊..."
笑得话也断断续续的...
"我也来说说...
我也很讨厌伱啊...
超级讨厌的..."
顺了顺气...
换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我就知道是这个答案...
我就知道伱讨厌我...
要不怎么我多不愿意做的事伱总让我做...
我多讨厌的你就越喜欢...

根本打一开始一起出道...
就是一件错事...
很错很错的...
如果不是这样...
可能我们还能交个朋友...
平淡若水的交集...
总比这样不知所谓的好...
起码不用忍受着讨厌的人...
强迫自己跟讨厌的人一起工作...

转身就走...
量你也不会追上来...
对嘛...
这个时候就应该找你不讨厌的人去...
去找你喜欢的人...
...
...
...
一路用怎样的心情走回家来已经不知道了...
只想早早的逃离现场...
虽说是自己先说讨厌的...
但是心里脑子里却承认被泷泽那一句"讨厌"气得焦头烂额的...

一直被人说是任性...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就知道我是最任性的人...
一直纵容着自己的任性...
任性地强迫自己是该跟泷泽组团的人...
任性地相信着自己跟泷泽是很好的拍挡...
甚至任性地逼自己相信有一天会喜欢上泷泽...
事实却推翻了自己的任性...
无论怎样做...怎样任性...
却发现自己怎样也喜欢不上他...
真奇怪...
我不就是很会骗自己的吗...?
非得要弄得这种田地才安心吗...?
人长大就是要学会骗人骗自己不是吗...?
明天一整天还得跟泷泽碰面...
录影着无聊的烂节目...
还要配合新单曲装得一脸阳光的样子做宣传...
所以啊...
我就最会骗自己了...
骗得自己都分不出真假了...

泷泽...你这样子开心吗...?
和别人去约会...最后为了堵住记者的嘴...
把我拉到现场演出一场名为"恩爱相方"的戏...
无时无刻都能摆出温柔体贴的王子架势的你...
这个时候会开心吗...?
难道就不会因此阻碍了你的雅兴...?
不会因为我的出现而要跟约会的人解释吗...?
还是说你觉得不值一提...
你的那位早就不把我放在眼内呢...?
不怕我抢走你吗...?

哈哈...
才不要呢...泷泽啊...
相方而已...
只是相方就够了...

进了家门...灯也没开...
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最近很爱发呆...
发呆都发到累的地步了...
各种通告...筹备solo...
铺天盖地的...
连发呆也开始力不从心...

solo虽累...
反而落得轻松...
不用面对泷泽...
整整一大段时间不用面对...
不用勉强扮演恩爱相方的角色...

叹了口气靠向沙发背...
伸手探进上衣口袋里摸出香烟...
最近好像抽得凶了...真不节制...
边想着边点起一根...
喜欢观察烟雾缓缓升起直至消散...
出于慕...什么时候...
才能像这烟雾一样...
升起直至消散...随风而动...
解脱束缚...摆脱面具...
不用装模作样于人前...
尽管脆弱...却落得简单呢...?

也许...那个人比我装得还要累呢...

"叮咚..."门铃在响...
不想动...
不想见人...

"叮咚叮咚..."还在响...
逐渐急促...

起来...走向玄关...
不是因为所谓的心软...
只是因为门铃的刺耳...
以及点点的预知...

开门...果然是那张最不想见到的脸...

"怎么又是你...?"
不让我安静...不让我休息...

"我进来了哦..."
说着不经我的同意走进玄关...
我这里是时钟酒店吗...?
出入自如的...

"嗯..."
出于习惯...习惯性的答允...
从无意间就纵容着泷泽的霸度...
十年的习惯不论多讨厌还是会养成的...
还有多少个十年...
能留给更多的习惯呢...?

TOP
[if u love someone like me]以前些写下的..同人......
part one


'无所谓的...
反正我是今井翼...
什么都没有所谓...
伱说...
是吗...?'



'哔哔哔...'

'唔...'一个转身把手伸向床头的包包里...
胡乱的掏了一顿...
手机响了...
邮件的声音...

'祝演出成功,小心安全.'
半眯着眼看了一下邮件的内容...

真准时...像闹钟一样...
极其简短...绝对是他的风格...
算是关心吗...?
这个嘛...有时候还是挺细心的...
习惯了当leader的人真要不得...
也稍微注意一下时间吧...
难得shock的中段休息时间...
只有两个小时也让我睡一会儿嘛...

随手乱按了几个键...毫无意识的...
处于半昏迷状态根本就不知输入了什么就发送回复了...

我们家相方的义经san有这么空闲吗...?

顺便看看时间...20分钟后要开个演出前的检讨会议...
20分钟嘛...好...继续睡...


'咔嚓...'私人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
是谁啊...?
是要提前开会吗...?
'咔嚓...'门又关上了...走了吗...?
不是哦...
蹑手蹑脚的脚步声...
这种地方哪会有什么小偷的...
难道...

'啪...'
'啊~痛~'
呃...这个声音...踢到桌脚了吗...?
光一君...就知道是你...
怎么每次都这么笨手笨脚的...
又来'骚扰'我吗...?

还是装一下睡吧...
反正这个小老头觉得无趣的话自己会走的...

脚步声停下了...
走到了床头...直接一屁股做到床边...

'翼君...'没听到...不理他...
'小翼小翼...'不要用跟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嘛...
'...'
'...'
不来烦了吗...?

'小翅膀小翅膀...'明显的带着笑意...知道我在装睡吗...?
我又不是猫...没事干嘛用这种语气称呼啊...
说着居然扯起被子来...
小学生脾气的老头子果然没有错...

绝对不理他...
停下来了...
看吧看吧...
不理就知道无趣了吧...

'咳咳...咳咳咳...'连续不断的咳嗽声...

无奈的睁开双眼...看向休息室角落的空气加湿机...
呼吸道不好进来的时候不会开一下吗...?

伸手摸向床头的柜子...找到了加湿机的遥控...
随手按了开关...

转过身去看那小老头...
咳得有点面红耳赤的...
总算慢慢停止了咳嗽...

'光一君...中午也不去休息一下吗...?'
居然是笑嘻嘻的脸...上当了吗...?
下意识看了看光一君的下身...
天啊...
幸好有穿内裤...
实在受不了裸体狂...
我家相方就已经够可怕了...
可是...
外面不是有一大条走廊吗...?
穿着内裤是怎样荡过来的...?
好难想象哦...

'什么嘛~翼君~伱根本就是醒着的嘛~~害我踢到腿了~'
是我害的吗...?
无耻的老头笑容...
大概正常人都不会想理伱吧...

'那个...光一君...有什么事要找我吗...?'
撑起身子...不情愿的坐了起来...

'不要这么冷淡嘛~~翼君~~'舞台剧的语气...
加上舞台剧的动作...
还有不知哪来的怪力之手拍着人家的肩膀...
完全控制不了的力度...
这样一拍轻则重伤几天...
重则粉碎性骨折...

该不是闲着无聊跑过来玩吧...?
看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光一君...20分钟后要集合吧...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睡一下咯...
晚安...'
打个哈欠钻进被窝里...
转个身睡好了...

'...翼君...'我没听见...
失落的语气吗...?一定是错觉...

又安静了...
被子的一角被揭开了...
后背微微暖和的体温...
狭窄的单人床顿时拥挤了起来...
背后的身体慢慢靠近...
一双强而有力的手缓缓的伸了过来...
出乎意料温柔的绕过我的腰...
落在两肋的轮廓上...
自掌心传来的热力让人安心...
偷偷的呼了一口气...
还是有点吓倒了...

那双手稍微用力...
整个背部贴上了他的胸膛...
暖暖的...
点点的压迫感...
紧张害怕兴奋什么的...
说不上了...

'小翼...脚还会痛吗...?'鼻息在耳垂处弥漫...
同时还有鼻尖不经意的磨蹭...
身体小紧蹦了一下...
不作声...摇摇头...

其实早已习惯这个有点奇怪的姿势...
奇怪吗...?心里面的感觉说是...
奇怪的关系吧...
与其说是习惯...
不如说是根本挣脱不了好了...

是不是脸长得越像王子越漂亮的人力气就特别大呢...?
反正反抗也是没有用的...
还是由他吧...
停在肋上的手开始在身上徘徊...
很缓慢...
拉开了衣服的下摆...又把手伸进衣服里面了...
停在小腹处...
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奇怪关系呢...?
千禧的shock吗...?不记得了...
睡着睡着就跑进来...
毫无预兆的抱在一起...
真的也只是抱着而已...
打开始没有挣脱就注定了以后也挣脱不了吧...?
是因为那句话吗...?
又不是跟我说的...
呵呵...真可笑...
哪来的恶趣味嘛...
人家随便一句就喜欢上了...
是喜欢吗...?
不知道...
反正不讨厌就对了...
无所谓了...

'小翼...伱瘦好多哦...
上次抱伱还觉得伱的腰鼓鼓的...'
这次居然是嘲笑的语气...
什么嘛...伱意思是说我之前是胖子吗...?

'光一君...不要太过分了...'
正要转过身去顺便要拉开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

'不要!'肩被压住了...
'光一君...'腰上的手加大了力度...有点生痛...

'不想被侵犯的话就不要转过身来...'光一君冷冷的说...
背上却越发潮热...

'光一君...这样好吗...?'尽管不敢问...还是出口了...

'这样就好...让我抱一下嘛...一下就好...'声音很小...
哀求的语气...
他知道我听得到...

我不再作声了...
就这样静静的让他抱着...
光一君...
我真的有那么像他吗...?

'光一君...
我不是刚哥哥啊...'
你们两人的关系并不像外面看的那样明朗...
我是知道的...
伱有什么想对刚哥哥说的我多少也知道一点...
光一君伱不是说过的吗...?
'伱跟刚真的很像哦~'

是不是像的话就应该做刚哥哥的替身...
稍微让伱发泄对刚哥哥的感情呢...?
真会挑嘛...
伱明明知道我是不会反抗的...
我今井翼从来就不会大哭大闹的...
反正是我嘛...
无所谓的...

等伱的接话...
却被伱均的呼吸声取代了...
再看看时间...
还有15分钟才集合..
那么就让伱睡一睡吧...
害我睡意全消了...
谁叫我...
也贪恋起这样的怀抱呢...


------------------------------------------------------------------------



part two



"关于爱...
我没有诠释...
也没有答案...
但有人告诉过我...
当同时爱上了两个人...
就说明其实两人都不爱...
最爱的只有伱自己...
是这样吗...?"



今天还真是累...
难得光一君没有把我抓去居酒屋...
回个家还真不容易...
shock的追加场终于结束了...
真是endless的累啊...

脱了外套...
随手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胡子长得真快...眼袋也加深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这算是没有特色没有性格的脸吗...?
看谁像谁的...
扯了挂在镜子旁边的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水...
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眼睛...
红红的...

对着自己做了一个别人口中所谓治愈系的笑容...
治愈系是吗...?
如果受伤的是自己...能治愈吗...?

什么嘛...哪来什么伤的...
更不要说什么治愈系了...
根本就是一脸惨淡的苦笑...
足够自己冷颤上一阵子...
转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啤酒...
没什么好想的...
喝点小酒放松一下好了...

"哔哔哔...哔哔哔..."手提电话响了...
小步跑出客厅...
在包里翻了一阵子...
来电显示"堂本 刚"...
愣了一下...还在响...
按了答话键..."喂喂..."

"喂喂...是小可乐吗...?好慢哦~"
电话那头传来刚哥哥懒懒的声音...
那个...我已经25岁了...
怎么还是小可乐...
怪不好意思的...

"对不起...电话调了震动模式没有听到...
有什么事吗刚哥哥...?"
笨拙的谎言...

"那个...shock今天结束了吧...?
有空吗...?出来玩好吗...?"
看了看时间...虽然只是晚上9点钟...
但是好歹也忙了一天啊...

"那个...稍微...嗯...有点不太可能..."
自己擅长的回答方式...

"哦...是不方便外出吗...?
那我来伱家玩好吗...?"
这样我还需要答复吗...?
根本就是你自己决定好的了...

"那...好吧..."
从来我就学不会拒绝...
更何况对象是刚哥哥你...

"呵呵...那回见咯小可乐...就这样..."

"拜..."话还没说完直接收线了...
急什么急的...
怎么现在的前辈们都有点蛮不讲理的...

结束了通话才发觉自己还是站着的...
今天的事情还真多...
边想着边转身要坐下...

"叮咚..."还没坐下来...
是谁啊...?
"来了啦..."不会这么快吧...
快步走去开门...
"咔嚓..."
果然是...该不会是打电话的那时候就已经在楼下了吧...?
大包小包的零食...
根本就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嘛...

"小可乐哦~发什么呆啊~?
怎么都不招呼我进去呢...?"
说着又露出那副桃式的招牌笑容...

"呃...对不起哦...刚哥哥...
进来吧...那个...我来提吧..."
接过装食物的"巨大"袋子...

"打扰了哦~"蛮精神的...还是装的...?
看着他的背影...
脱去鞋子...顺手整齐的摆好在玄关...
直接走到客厅...
推开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
一屁股的坐上去...
伸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大大的喝了一口...

"好喝~冰啤酒果然最高~"
这是我家吧...?怎么刚才会有去了刚哥哥家的错觉呢...?
比我还熟悉的样子...
我这个后辈还真不好当...

"哦...对了...小可乐...那个...
我今天晚上就在你这里住了哦..."
没有看到我无奈的样子吗...?
换洗的衣服都自己准备好了...

"哦..."我还能怎样呢...?

笑着走过来往脑袋上就是一敲...

"小可乐哦~一阵子不见还是呆呆的笨笨的好可爱哦~"

"刚哥哥...很痛的...
还有...怎么还要叫我小可乐呢...?
很丢脸的..."
捂住被敲痛的地方抱怨了起来...

"..."
"..."
"...不可以吗...?"什么表情...?
一副我欠你几千万的样子...

"不是的..."实在是不忍心看...

"那就好~我先去洗澡了~亲爱的小可乐~~"
态度转的真快...又受不了了...
继续露出桃子笑走进淋浴间了...

叫吧叫吧...
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
至少是你的小可乐就好...
你愿意赖在这里干什么都行...
骂我打我什么的都可以...
只要你愿意...
但是...
明明就看到你一脸悲伤的...
干嘛还要强迫自己笑出来...?
连我都看出来了啦...
这样的话我会想抱住你的...
你的背影很寂寞你知道吗...?
看得我越发难受的...
今天是shock最后一场...
一直你都没有出现...
光一君的原因吗...?
光一君很在意你很想见你的...你又知道吗...?
他连抱着我睡的时候...叫着的都是你的名字啊...
...
我也很期待你出现啊...
你就不能来看看吗...?
不能来看我也来看看光一君啊...

整理着沙发上散乱的衣服...
淋浴间里的花洒声音也停止了...
洗好了吗...?

还是笑嘻嘻的走出来了...
卸去了一身明星的外壳...
穿着干净的T-shirt加短裤...
像小孩子一样的纯净...

"好舒服哦~小翼家的热水器真好用~"
小翼...?连你的小可乐都不是了吗...?

"那就好..."我低着头说...
连看你的脸都不敢了...
害怕自己不纯净的感情让你看到了...
弄脏你的纯净...

"对了~小翼~
脚还会痛吗...?"
不慌不忙的坐到我身边...

"唔..."摇了摇头...比脚伤要痛的地方还是有的...

"不要装着没事的样子嘛...一定很痛的...
刚才看到洗手盘边上一大堆的止痛药...
跟那个人真像...什么都死撑着...
什么都往自己心里塞...讨厌..."
那个人...?光一君吗...?

我很像光一君吗...?脾气...?还是舞姿...?
可是他说我很像你...
我像他的话...
那为什么你不像对光一君那样对我呢...?
我也希望分担你的一切啊...
我很可靠的...不是吗...?
我不是一直都是一个温柔可靠的后辈吗...?
很乖的不是吗...?
你是这样对我说的...

"刚哥哥...今天不用去找光一君吗...?"
任性的问题...试探着...
同时亦试探着自己自尊的承受力...

"..."没有回答...
"..."
"..."
"刚哥哥..."

"他也犯不着我去找他吧..."
声音很小...却很空旷...

有人说过...伤心的时候说话是特别空旷的...
刚哥哥...你很伤心...
我也是...

"叮咚..."门铃声打破了沉默...
刚哥哥却像预兆到什么似的惊愕了一下...
"叮咚叮咚..."很急促的...

"来了..."顾不上刚哥哥的反应...

开了门...换上了是我的惊愕...

"是我啦翼君..."来人露出了标准王子式的闪亮笑容...

"光一君..."下意识看向客厅坐着的刚哥哥...
似乎在听到光一君声音的一霎那就站了起来...
害怕什么...?该害怕的是我吧...?

"怎么了翼君...?有客人吗...?"
说着径直走了进来...
还没走出玄关就停了下来...
发现了刚哥哥也在的事实了吗...?

"刚..."光一君脱口而出...

"哦~光一君...有事找小翼吗...?那个...
我是来借洗手间的...
还有事...先走了哦..."
边说着手忙脚乱的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光一...君...?什么还有事...
骗谁啊...?
烂死了的谎话...

拿起包包就往外走...
"刚哥哥..."忍不住叫了一声...实在是不能理解...
停在了玄关处...
与光一君一个几不觉察的对视...
淡淡的悲伤...同时来自两人...
气氛很奇怪...

"怎么都不关门的..."还没关上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了...
熟识的人探头进来...
看了看还在玄关的两人...
不解的回过头来看了看我...
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一闪而过...

"泷泽君...你来找小翼玩吗...?
我先走了哦...你们慢慢聊..."
对我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又看向光一君...淡淡的悲伤...还是期待着什么呢...?
戴上帽子...侧身绕过泷泽走了出去...

泷泽又看了看我...一副"怎么办"的样子...
小小的玄关气氛更诡异了...

"刚..."光一君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光一君!快去追啊!"我拉起光一君的手...
虚弱的把他推出门去...

"可是翼君..."

"够了...光一君...你今天又够鸡婆的喇~"不容他有任何迟疑...
更不让自己有任何留恋...

"翼...谢谢你..."说着便用跑的追了出去...

谢什么谢的...我才没有那么好心...
我是为我自己...
你再待在这我会崩溃掉的...
全部都是笨蛋...

"不要发呆啊~"泷泽把门关上...
看出来了吗...?
我根本就下不了决心去关门...

"发生什么事了...?"
泷泽拉起我走回客厅...
我瘫软身子坐在沙发上...
深深的叹了口气...
真的很累...

斜眼看了一眼泷泽...
关切而坚定的目光...
简直可以把我看穿...
用不着吧...
我现在就已经够赤裸裸的了...
再看我就七零八落遍体鳞伤了...

摇摇头...
"什么事也没有..."

难道不是吗...?
什么事也没有啊...




-------------------------------------------------------------------



part three



"所有人都以为...
我拥有的是强大的心灵...
但其实我可以告诉所有人...
用玻璃形容我的心灵最为不过...
那个人最清楚了..."



"小翼..."泷泽坐到我身边...
"发生了很多事吧...伱怎么都不告诉我呢...?"
发生了很多事吗...?才没有呢...
我也以为会发生很多事...

"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嘛..."
难道伱让我告诉伱...
光一君在shock后台把我当成刚哥哥抱着我睡...
刚哥哥来我家把我当成光一君述说自己的事吗...?
不值一提不是吗...?
稍微侧头避过泷泽的眼神...

"..."
"..."
"为什么骗我...?真的没有事的话...伱双手拽那么紧干什么...?不痛吗...?"
泷泽说着便伸手过来掰开我拽在一起指头发白的双手...
如果他没说...我想我大概还没有意识到...

"我有这么不可靠吗...?至少也把我当成是伱的相方啊...还是伱很讨厌我啊...?"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很小声...
但我听得见...

真是笑话...
伱不知道伱泷泽秀明是Johnny's事务所的大明星吗...?
可靠是出了名的吧...
论长相论气质论人品...伱怎么说都是比其他人优秀一百辈的...
我怎么可能讨厌伱呢...?
我喜欢伱还来不及啊...

我就是这种看见谁就喜欢谁的大烂人...

伱早就知道的是不是...?
所以特意来看我如何丢脸的是不是...?

我什么伱都看出来了...
干什么还要来问我啊?!

转过头来对上泷泽的双眼...
又皱眉了...
是感受到我的怨恨吗...?
"..."
"..."
"行...只要伱不想说我就什么都不问...
伱...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生气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我今井翼也会生气吗...?
我还以为我已经麻木了起来...
泷泽秀明伱那么闲吗...?
闲的话去管其他人嘛...
我已经不想再让伱关心了...
应该是说可怜我...

" 我没有...算了...那个有什么要找我吗...?"
心不在焉的胡乱说着...

"哦...那个..."泷泽掏出手提电话...
又要说什么吗...?

"如果不急的话...还是等一下再说好吗...?我想洗澡..."
很神经质的说着...一边站起...
没有回头看泷泽...
大概他是在捂住嘴笑吧...
为了这种事情变得神经兮兮的...
别人眼中一定是一个笑话...

这个时候还是让我躲起来好了...

走进浴室...站在洗手盆前...望着镜子中的自己...
真的好讨厌...好讨厌这张脸...
如果不长这样子多好啊...
拿起放在柜子里的刮胡刀...
拆出刀片...
在这张脸上刮一刀如何...?
架在脸颊上...
手在发抖...下不了手...
我真是一个胆小鬼...

扔下刀片...冷静下来嘛...
今井翼给人的印象不是什么事都很冷静吗...?
还有那种"大丈夫"式的笑容...
想给自己一个笑容...
却发现怎么也抬不起嘴角...
我怎么越来越无能了...

不知不觉的走到淋浴间...
提起手拧开了花洒...
天气还在早春的湿冷当中...
淋在身上本应刺骨的冷水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身上的衣物还没有脱下...
湿湿的搭在身上...却什么也不想做...
全身发软的...慢慢的蹲下...抱着膝盖坐着...
冷水一直淋在身上...好累...
好想睡...
...
...
shock后台休息室里的暧昧相拥...
<俘虏>里字句中隐晦妩媚的诉说...
与其说是光一君与刚哥哥对我的特殊感情...
还不如说是两个都借我发泄自己蔓延开来的感情...
在我身上找到了对方的影子...
只不过把我当成对方的替身...
为什么我一直只能做替身呢...?
谁都把我当成替身...
泷泽秀明伱又把我当成是谁的替身呢...?
...
...
迷迷糊糊间有一双手拉起了双臂...
吓得张开了双眼却看见眉头紧皱的泷泽...
避开他眼睛的同时看见了浴室门被撞开的痕迹...
硬是被拉起来...双脚发麻了...
跌回地上的一瞬间...
那双拉起自己的手轻轻的环过背部...
全身的力便一下转移到泷泽的身上...
泷泽面不改容的支撑着...

都说了脸长得越像王子的人力气就越大...
而且...好温暖...

"为什么在这里睡啊...?"
泷泽叹了口气贴着我的耳说...
"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啊...?"
我对自己怎么了...?不就是洗澡睡着了嘛...

挣扎着脱离了泷泽的怀抱...双脚的力气还没恢复...
再次跌坐回地上...
"不要管我好吗...?"
乞求的口气...

抬头看向泷泽...我这样是不是更可笑了...?
干嘛皱眉...是不是觉得有我这样的相方很后悔...?
伱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无论做什么都做得很好...
你说过我是唯一属于伱的人...
但是伱却是属于大家的...一个大众的偶像...
演唱会上...伱光芒四射的...
炽热得把我也烧伤了...
我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活在自己的舞蹈中...
只有靠忘我的舞蹈才能把一切都抛诸脑后...

泷泽转身把花洒关上了...顺手拿了挂在边上的毛巾...
铺在我的身上...简直就把整个人包了起来...
头也被盖着的...
却感觉到泷泽叹着气坐到了身边...
不想看到我了吗...?
也好...
反正我也不想被伱看到这样的我...
...
...
"小翼...伱想见谁...?我把他找来...谁都可以..."
泷泽低声说着...
胸口忽然强烈的痛了起来...
为什么呢...?

"光一前辈还是刚前辈...?"还是平静的说着...
更加刺痛了...伸手抓住自己左胸上的衣服...
呼吸困难的...
有热热的东西滴下来了...是泪...
不为光一君...不为刚哥哥...
也不是为自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翼..."泷泽的手环过了我的后颈...搭在了肩上...
又有什么涌出来了...
是更多的泪...
好舒畅...尽量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摊坐着...
第一次在别人身边感到这样的安心...
泷泽伱就有这样的能力吗...?
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不...一直都知道...
是我自己躲着而已...

"不用了...这样就好..."





这个笨蛋...从小就这样...有什么事只会往自己心里面塞...
明明很想抱怨的样子却努力的挤出笑容...
对别人很温柔却对自己出乎意料的残酷...
打开手提电话一条条的翻阅着邮件...
我可是看到了这个所以才扔下工作逃出来找伱的...
伱不领情就算了...
一进门就看到了光一前辈跟刚前辈...
他们在闹什么别扭吗...?
他们两个的事关伱什么事...?伱不要什么事都自己烦恼好不好...?
一抬眼看到伱的眼睛...深不见的瞳孔...
沉积了多少东西压抑了多少感情...
满满的却让人觉得空洞无比...
心头不禁一痛...
全身的神经抽搐了一下...
那时的脚伤也是...明明痛得脚都抬不起了...
却爱死撑...
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
伱还有光一前辈和刚前辈...
还有伱的舞蹈...
伱大概一直以为我没有去看shock吧...
我去了...偷偷的...
也看到了伱跟光一前辈抱着睡的场面...
我连打扰都不敢...
我这个根本进入不了伱世界的人...



---------------------------------------------------




part four


"听过彼岸花的故事吗...?
彼岸花...开彼岸...不见花...不见叶...
咫尺相近...却又遥不可及..."




感觉到身上的力度慢慢加重了...
拉开盖在头上的毛巾...
瞥见坐在身边的泷泽...
真是的...这种情况居然能睡着...
伱到底是不是来安慰人的啊...?

"泷泽..."低声唤了一下他的名字...
没有反应...果然是累了吧...
泷泽伱果然不是超人啊...

从小就肩负着带领JR的重任...
全世界都觉得伱是无所不能的...
伱也成熟了很多嘛...
客串义经的时候看见伱越来越像一个男子汉了...
国中的时候就看见过伱那个超暴的睡脸...
怎么现在还是一样呢...?
伸出手捏伱的脸...没多少肉的...
还是蛮可爱的...
果然没变...

轻轻拿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站了起来...脚又有点麻了...
坐着也会累嘛...
伸了伸腰...走到洗手盆前...看着镜子...
眼睛都哭肿了...
怎么那么爱哭呢...?
从小就这样...
真是爱哭鬼...

"哈嗤..."身后传来泷泽喷嚏的声音...
透过镜子看靠在墙上睡着的他...
怎么睡着了也会打喷嚏呢...
呵呵...还说什么陪我坐的...
笨蛋...

抬眼看回自己...又能笑了吗...?
多久没有看过自己这么发自内心的笑了...?
还以为已经没有笑的力气了...
转身走向泷泽...
拉起他的手...
"泷泽...快起来...这里睡会感冒啦..."

"唔...不要..."亏我还以为伱长大了...
终究是一个死小孩...
算了...把他捡回屋里好了...

把他的手挂在自己的肩上...
哇!!好重!!
泷泽伱应该减肥!!

跌跌撞撞的把泷泽"捡"到卧室...
一把扔到床上...
累死了...
今天怎么这么累啊...
应付一大票人就算了...
怎么还要非得抬伱这个死泷泽...
而且这样子也不醒...真能睡啊...
睡得像猪头一样...一点形象也没有...
让人家看到伱这样子我看伱的脸往哪儿丢...

脱了身上还在滴水的衣物...
换上了短裤...

"泷泽...换了睡衣再睡吧..."
推一推他...居然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衣服还是湿着的啊...
算了...我来帮伱换吧...

解开了他上衣的扣子...
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部...
怎么这么白...?腹部的肌肉线条更好看了...

"泷泽...伱确定不要醒来了吗...?
如果我..."
低头咬上泷泽的腹部...
不轻不重的力度...
口感真好...
抬眼看看泷泽...一动不动的...

压到泷泽身上...真温暖的体温...
轻咬着他的锁骨...顺着脖子滑向面颊...
皮肤真滑...
撩开了他耳边的头发...
伸出舌头顺着他耳的轮廓轻舔着...
啃咬着他的耳垂...
像嘴唇的感觉...

这种程度都不醒吗...?
看来把他给杀了他也不会醒的...

看着他的睡脸...
怎么最近好像又变美了呢...?
真欠扁...

忽然感觉到一双手落在了腰上...
热热的...

"伱闹够了没有...?"泷泽闭着眼睛说...
切...伱醒了嘛...装什么睡...
想撑起身体...却被那双手抱住了...

泷泽张开双眼...
深沉而霸气的双瞳...
好像可以把人给吸进去似的...

"这样做伱就满足了吗...?"
想挣扎却无力...
逃避吧...故意打趣...
"怎么样...?我的技术还算不错吧...?"

不出意料的...泷泽吓得张开了嘴...眼睛也瞪得老大的...
哈哈...真有趣...
不由得趴在泷泽身上笑了起来...

"泷泽伱被吓倒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厌哦...哈哈哈..."
笑还没有止住...一个翻身被泷泽压在了身下...
双手被制住压在头顶上...
想反抗却遭到更大的握力...

"谁教伱做这么无聊的事的...?"责备的语气...

"哪里无聊了...?"干嘛那么生气嘛...

"伱不说是吧...?要我来罚伱...?"
说着伸出另外一只空闲的手...
在我的两肋上狂挠了起来...

死泷泽...明知我怕痒...

"啊!!救命啊!死泷泽!!哈哈哈哈!!停手嘛!
好啦好啦!!我承认我无聊啦~我投降啦!!"
叫得声音都歪了...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在干什么呢...
喘死我了...

"这才是乖孩子嘛~"
居然坐在我身上大笑了起来...

这种亲密的身体接触...
别人眼中慕的"两个人"...
两个人吗...?伱是属于大众的...
伱永远不属于我...
想起了一个故事...

"泷泽...刚哥哥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伱要听吗...?"
没等他回答...

"有一种花...叫做彼岸花...
就是一种生长在黄泉彼岸的地狱之花...
美丽得像鲜血...
只有在黄泉路上才能看到...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
当花盛放的时候...
叶子全部凋谢...
当叶子终于长出来后...
花又不复存在...
就这样花叶生死不相见...
明明咫尺相近...却又遥不可及...
...
伱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泷泽停止了笑容...眉头紧紧的皱着...
压在我手腕上的手也放软了...
不自觉抽出一只手...
抚摸起泷泽光滑的面颊...
令人留恋的质感...

"刚哥哥说...这种花和适合形容他和光一君之间的关系..."
泷泽的视线离开了我的脸...
游离着...
觉得很无聊对吧...?

"我却觉得...更适合我和伱...伱是灿烂绽放的花朵...
我就是一直在伱身边...却又遥不可及的叶子..."
伱闭上双眼...抓住我停留在伱面颊上的手...

"小翼...把伱的悲伤分担给我好吗...?"

"少来了...伱是吓不了我的..."
我笑着说...看伱是想报复了对吗...?

"小翼...伱知道吗...?我...想亲伱..."
泷泽低声说着...

心脏忽然强烈的跳动了起来...
这是什么感觉...?不安吗...?兴奋吗...?
还是来自...泷泽的那句话...?

泷泽张开双眼...意味不明的看着我...
很热...
全身都潮热了起来...
来自欲望的潮热...
喘着气...
同样的热度来自与泷泽紧贴着的皮肤...
是他还是我呢...?
分不清了...
传来了异样的香气...
好想沉溺进去啊...
堕进地狱似的快感和犯罪感...

我是疯了吗...?
以为不会再对泷泽有这种感觉...
也以为已经把那个感情在心深处埋了起来...
为什么又要把他揪出来呢...?
我不敢不能...也不配啊...
又想哭了...怎么又来了呢...?

泷泽忽然撑起身来...翻身躺到旁边的空位上...
"什么嘛~你自己被吓的样子不是一样好笑吗...?"
看向泷泽...无赖笑容...果然中计了...
害我还在乱想的...
至少有一霎那觉得泷泽会亲我...
...
...
"泷泽...你觉得我像光一君...还是刚哥哥...?"
望着空洞的天花板...

"都不像..."没有看他的表情...语气平淡的...

"那昂呢...?我像昂吗...?"侧头望向泷泽...
迎来了泷泽的目光...
是一直在盯着我看吗...?

"..."果然像吧...你把我当成是他吗...?

"你谁也不像...你就是你啊..."
说着靠近了我...轻轻的一个吻落在了我的脸上...
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
原本以为自己会吓得跳起来的...
却出乎意料的令人安心...
好开心好温暖...

"泷泽...你这是...?"捂住被亲了的面颊...

"我说过想亲你的...别想了...快睡吧..."
好温柔...
泷泽你就那么温柔吗...?

脸好热哦...转过身体...背对泷泽...
却被泷泽从后一把抱住...
双手也被他的手十指扣住了...

"泷泽...抱着我怎么睡啊...?"无奈的语气...

"能让光一前辈抱就不能被我抱吗...?
以后他抱你你要拒绝嘛..."

"..."
你果然知道了...
让我拒绝我怎么比得过你们这堆王子的怪力啊...?
光一君的拥抱让我全身神经都紧蹦了...
泷泽你的为什么就那么安心呢...

我们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吗...?

"泷泽...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后背传来均的呼吸声...
又睡着了吗...?

"小翼..."忽然的发话...
"彼岸花花叶相连...终身不分...
如果我是花你是叶的话...
没有你我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说...
我是不能没有你的...
明白了吗...?"

骗人...什么不能没有我...
就算是骗我也好...
我也会相信的啊...

"小翼...以后有什么事都跟我说好吗...?"

"嗯..."

"你答应我的哦..."

"知道了..."

"那就好..."

"泷泽..."

"嗯...?"

"晚安..."

"...晚安..."




--------------------------------------------------------------------



part five



"有时以为自己很放得开...
却原来谨谨于怀...
有时以为自己了无牵挂...
却原来羁绊更深...
有时以为自己一无所知...
却原来答案早已藏在了心底..."






睁开双眼...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时钟...
上午11点35分...
睡得真晚...幸好今天不用工作...
我们家相方早上7点多的时候就以为工作在身走了...
真是有够忙的...

转过身来...床上还残留着泷泽的味道...
清淡的ck one...甜甜的让人留恋...
枕头上还有头压过的痕迹...
一手拉过来抱在怀里...
张口咬着枕头的一角...
还想念着昨天晚上泷泽皮肤的质感...

"哔哔哔哔..."
手提电话响起...
依依不舍的放下枕头坐起来打算找电话...
居然就在床头...昨晚不是还在客厅吗...?

拿起电话...
泷泽你真无聊...居然趁我睡觉拍了我的睡样...
还在弄个胜利的手势...
这种来电显示让人看见了有够丢人的...
真是败给你了...

按了答话键...传来相方有点累的声音...
"喂喂~是小翼吗?"还能是谁嘛...

"义经大人...不是在工作吗...?"
居然给我打电话了...真是难得...

"怎么了...?嫌我嘈醒你吗...?
你该是起来了吧...可怜的我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啊..."
知道你是神算了...算好我起来就打电话来...
抱什么怨嘛...我又没有不让你睡...

"在下哪里敢嫌你义经大人啊...那个...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从来不敢来跟你抱怨的...

"哦哦...那个...今早对不起...一声不响就走了...
还有...客厅桌子上有午饭哦...我做的...看到了没...?"
离开床走向客厅...果然是有吃的...
打开盖子...相方拿手的炒饭...

"看到了啦..."看到了那个造型没好气的说...

"不许不吃哦~"义经大人又变成老头了...

"这点事发个邮件过来就好了啦..."
通常不就是"桌上有吃的."就完了吗...?

"可是你不是说不喜欢我老传邮件给你吗...?"
我是不喜欢短得不能再短的邮件啊...

"泷泽君...笑得那么恶心...是在跟情人通电话吗...?"
电话那头传来另一个声音...
是跟泷泽一齐工作的前辈吗...?
泷泽笑得很恶心吗...?

"前辈...是我家相方啊...
不过说是情人也没有问题...
他听到了会害羞哦..."
泷泽...你这样说我更害羞的...
怎么这么爱说这种话呢...?
摸摸面颊...好烫哦...
被他看到了绝对会被笑死的...

"那我不阻你跟情人love love咯~~"
居然还把"情人"的语气加重了...

"泷泽...你看你做的好事...还有手提电话那个照片..."无赖是跟光一君学的吗...?

"不喜欢吗...?"什么语气...没看见你的脸真以为你是意志消沉了...

"随便你..."反正不讨厌...

"呵呵...小翼...我先去工作了...就这样吧...
要吃饭哦~拜拜~~"
又是这样...还没回话就结束通话了...

泷泽...你果然是爱心泛滥了...
要不就是为了要捉弄我...
昨天晚上也是吗...?
抱着我...说着没有我就无法生存的话...
也是一样吗...?
你对所有人都很温柔的...
我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说起昨晚...真丢脸...
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欲望...
但是...泷泽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你也明知一句话就能牢牢的把我套住的吧...
该说你不了解我...还是太了解我呢...?
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那种事...
以后该怎样面对你呢...?
看你就是一脸不愿意的样子...
真是想太多了...
单方面的感情没戏吧...
还是光一君和刚哥哥好吧...
起码想见面的时候总比见你义经大人来得容易...

不过...我这个替身...
也该退出了吧...

"哔哔哔哔..."
手提电话又响了..."堂本光一"...
怎么想起谁...谁就来电话呢...?
是要找我说昨晚的事吗...?
我还没有想好啊...
让我再想想嘛...
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的过上一天吗...?

把手提电话扔到一边...装作在睡觉不接好了...

走进浴室继续昨晚没有洗完的澡...
还是热水舒服...
没想到连自己想做的事也变得艰难起来了...
竟然有点怀念起脚伤门禁无所是事的时间来...

洗完澡出来...手提电话果然安静的躺在床上...
走过去拿起来看..."你有一个电话留言"...
光一君你果然不会放过我...
想忽视掉...却忍不住按了收听留言的键...

"翼君...是我...还没有起来吗...?
还是...不想听到我的声音呢...?
那个...我想找你谈点事情...
不管怎样...我在你楼下cafe等你..."

一定要这样把我逼向绝境吗...?光一君...
有什么好说的...?
让我不要缠着你或者刚哥哥吗...?
我没有啊...
让我回到你或刚哥哥的身边吗...?
这不可能吧...
为什么又要来见我呢...?让它慢慢过去不好吗...?
难道还要我继续纠缠在你们之间吗...?
你明知我...是不会拒绝的...

"哔哔哔哔..."还握在手里的电话忽然响起...
"堂本刚"...默念着这个名字...
约好的吗...?
在你们两人中间我已经累到不行了啊...
按了答话键...
"喂喂..."

"喂喂...小翼..."

"嗯..."

"我和...光一在等你...你会来吧...?"

"好..."

"小翼...你很累吧...?不会防碍你很久的..."

"...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那...拜拜..."

"嗯...拜拜..."
刚哥哥...你也听得出我很累对吧...
那为什么还不让我解脱呢...?
还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呢...?
对你和光一君迷恋的缘故...
谁也不能理解的感情...
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该去找谁说呢...?

"以后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哦..."
脑海中回响起泷泽的一句话...

泷泽...我想找你说的时候你人又在哪呢...?
这样的事你会听吗...?
开始想念起你的拥抱...你的脸...你深沉而霸气的眼神...
还有一直回响着的声音...
不用紧蹦着神经...不用顾及形象..
不用硬撑起笑容...
甚至不会一个人...

下意识按了几个数字键...再熟识不过的...
果然转到了留言信箱...
要说什么了...脑袋里一片空白的...
留言信箱特有的电流声一直响着...
泷泽你是在工作吗...?是啊...刚才说了...
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手背上...
怎么流泪了...?

"泷泽...是我...那个...
...
...
没什么...
我...只是想...
听听你的声音..."
按了结束的键...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这是在干什么...?
明明不想让泷泽担心的...
已经够忙了...
还要为我这种无聊的事伤脑筋...
没头没脑的留了这样的话...
我没有这种权利吧...
可是...
真的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啊...

深呼吸着冷静下来...
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泪...
也许有些事情...应该自己去面对...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依赖了泷泽太多太多了...

放下手提电话...转身走向衣柜...
随意拿了几件衣服套上...
这个时候要做的事...
就是应该面对接下来的见面...

走到镜子面前...
还好哭过的眼睛红得不明显...
轻微的浮肿还可以用头发掩盖...
对自己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样就足够了吧...?
如果泷泽遇到这种事情会怎样应付呢...?
怎么又想到他了...
答应自己要自己解决的...

走到客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炒饭...
下面压着一张字条"不要勉强,还有不要吃太多止痛药."
泷泽你知道吗...?
有些地方痛起来再多的止痛药也不管用...
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炒饭...
果然还是奇奇怪怪的味道...
泷泽你哪门的厨艺啊...?
还蛮好吃的...
...
能把这个当成是你给我的力量吗...?

把炒饭包起塞进冰箱...
是时候出发了...

该结束的就今天结束掉吧...



-------------------------------------






part six




"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清楚...
还以为自己知道得很详细...
大概在乎的就只有我自己...
笨蛋...
还是你比我清楚呢...?"




推开cafe的门...
好不容易从楼上走下来短短的一段路...
一进门...门口的服务生迎上来说...
"今井先生...两位堂本先生在里面的房间里..."

"嗯...谢谢你...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房间...?要在里面困兽斗吗...?
还是要说点什么不让外人听到的东西呢...?
大概是想吵起来也不会引起骚动吧...

想着不禁紧张了起来...手心也冒出汗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却发现冷静不下来...
看了一下四周...幸好没什么人注意到我...
不然又会传出什么奇怪的传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房间的门口...
并没有房门...只是一个帘子...
手却沉重到举不起来去揭开它...
站在门前举步为艰的感觉真不好受...
无形的压力就在前面...像一堵墙...
是里面两个人所制造出来的无形的墙吗...?
把所有人都抵在外面...
只有两个人的世界...
像这样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多好啊...
相方就有这种特权吗...?
我怎么就没有呢...?
泷泽这样子也算是我的相方吗...?
还是只是凑巧在一齐出道工作呢...?

"翼君...干嘛站在门口发呆呢...?"
门帘被揭开了...思维也被打断...
抬头对上的是光一君的脸...
温柔的笑着...跟平时的嬉皮笑脸不一样...
越过他身后...看到的是蜷坐在椅子上的刚哥哥...
穿着私服的两个...脱下明星的外壳...
显得十分温和...更像是午后的阳光...

"光一...别让他在那里呆了...让他进来坐吧...
刚哥哥说话了...点点笑意的表情...
是给我的...还是光一君呢...?

"哦..."光一君应答着拉起我的手...
忽然察觉自己变得很平静...
麻木了吗...?
原本以为自己会有什么爆发的...
想好要在见面的时候说点什么的...
脑袋却顿时一片空白...
久久的只有刚哥哥温柔的笑容...和光一君手心的温度...

半圆形的座位...光一君把我领到靠里面的座位..
自己坐到刚哥哥身边的空位上...
桌子上一杯果汁一杯可乐像是因为看到可悲的我而流着泪...
等过一段时间了吧...?

"光一...坐那边去..."
刚哥哥示意光一君坐到我旁边的空位上...
怎么...?可怜我陪我坐...?还是要堵住我的退路呢...?

光一君稍微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不情愿的站起来坐到我身边...
刚哥哥却露出满意的笑容...双手支着下巴...
"其实你们两个挺合衬的..."

"刚...这是什么蠢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光一君便唠叨着边坐回刚哥哥的身边...
显然是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

我低头苦笑了一下...
难道就是让我来陪你们玩的吗...?

"小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不妥...
刚哥哥拉了拉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说...
"小翼...有什么不舒服吗...?不舒服要说哦..."

"没有...只是有点睡不好..."掩饰自己的落寞...

"可是你脸色很不好..."刚哥哥继续关切的说...

"我没什么的...那个...刚哥哥你们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快说了我好解脱...

刚哥哥听了向后靠回椅背...看向光一君...
光一君对上刚哥哥的眼...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气氛却忽然的严肃了起来...

"那个...的确是有话要跟翼君你说...但是..."
光一君低下头...看不到他的表情...
又陷入了沉寂...

有什么好不安的...不安的那个该是我吧...?
低下头透过半透明的桌子...
看到了光一君使劲的掐自己的膝盖...
刚哥哥这时伸手搭在光一君的手背上...
光一君反手握住了...十指紧扣...
心里面很不舒服...是妒忌吗...?
凭什么妒忌了...?

"那个...我能叫一个饮料吗...?有点渴了..."
为了打破沉默...
同时让自己稍微脱离尴尬的气氛...

没有等他们回答...扬手叫了服务生...
随意要了一杯长岛冰茶...
点点酒精...点点压抑...

饮料上来之前...还是没有说话...
低头看到的还是紧紧交缠着的两只手...
饮料上桌...一饮而尽...
示意再来一杯...再次端上...一饮而尽...
改叫了一杯伏特加...三杯下肚...
刚哥哥终于开口叫住了我...

"小翼...不要再喝了...怎么回事呢...?"
不知所措的两只...显然被我奇怪的举动吓到...
有很奇怪吗...?

"没事...口渴而已..."好烂的谎言...
却又是真的...渴望着什么...?
不知道...

示意服务生继续上酒...
"不要了..."
这次是光一君...支走了服务生...
"翼君...不是不让你喝...但是你那话也太烂了吧...?"
没有看他的表情...伸手进裤袋里掏出香烟...
点燃了一根...自个儿抽了起来...
本应刺喉的酒刺鼻的烟...
也全都无味了起来...

"那是该说什么了吧...光一君..."低头看着香烟燃烧的部分...

"其实有要说的...只是..."又是欲言又止...
唉...我厌倦了等待啊...

不消一会儿香烟烧到了滤嘴...
按熄了...接着点起一根...
这样子到凌晨也不会有结果...
再次扬手叫来服务生...
"一杯伏特加..."

"外加一杯热茶..."
被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
侧头看向房门...
是泷泽...
同样吓到的还有光一君和刚哥哥...

泷泽气呼喘喘的坐到我身边...
脱去色的帽子...
有点疲惫的脸上还残留着化妆的痕迹...
匆忙来的吗...?
怎么知道我在这呢...?
这种场合...
我不想让你看到啊...

"正好我想喝点小酒...
翼你也想喝杯热茶解解酒吧..."
没有表情的说着...
接着看向对面还是一脸惊讶的两人...
随即露出一向温柔的笑容...
"对不起...光一前辈...刚前辈...不介意我不请自来吧...?"
两人愣了一下摇摇头...

"泷泽...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你不应该来的...

"我怎么了...?难道我不能跟kinki两位一起喝东西吗...?"
怎么会有生气了的错觉呢...?明明是一脸笑容的...
背后却凉了一大片...

"翼在抽烟哦..."看着我手中还在燃烧的香烟...
"什么牌子的...?我也来抽抽看..."
从我手中抽走了烟...
深深的吸了一口...边把整盒香烟塞进了自己外衣的口袋里...
紧接着弄熄了烟蒂...

"这个不适和你抽哦...没收了..."
还是满脸笑容的...
看来要从他手中拿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一举一动都是很温和的...
在我眼中却是充满了责备...
怎么回事呢...?是泷泽你怕我连累你形象受损吗...?

饮料上桌...泷泽把茶移到我面前...
自己结果酒一口喝掉...
继续用王子式的笑容问到...
"在讨论什么有趣话题吗...?"

"泷泽你在的话我们就摊开来说好了..."光一君报以更标准的王子笑容...

"...如果是要讨论你们两位跟我们家翼的关系的话...
我觉得已经不用说了...
我想翼会明白..."
泷泽一个劲的说着...
"如果要以前辈身份说教的话...
我觉得还没惊动到你们两位的份上...
有些事我们两个就可以解决...
换句话说...
应该是没什么好说的..."
宣示主权式的理直气壮...
泷泽你根本是冲着我来的...

"泷泽秀明...你在说什么啊?!"激动的站了起来...
却又害怕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原来什么泷泽都是知道的...
知道了就能这样不管我的死活吗...?
以为自己的承受能力足够...
却再一次在这个人面前崩溃了...

"既然泷泽君你也这么说了...
我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直沉默的刚哥哥终于发话...
"小翼很聪明我是知道的...
即使什么都不说他也会明白...
只有泷泽君你是特别的...
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

什么跟什么啊?!
我就是什么都不明白不清楚!!!
你们就谁都比我了解吗?!

"全部给我住口..."
很生气的说着...
却不知道气往哪上来...
推开泷泽走了出去...
我果然是不应该来的...
自讨苦吃...
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
径自向家走去...
全身的神经都在痛...什么原因...?
太多的不明白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呢...?
好讨厌...
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泷泽你也讨厌我了吧...?



----------------------------------------------------------




part seven




"越害怕越想逃避...
越逃越远...
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以为不去面对就可以安全...
像鸵鸟一样...
难道我喜欢自虐吗...?"






竟然就这样没头没脑的跑了出来...
真不像我...
不冷静到这个份上...
平时已经是够任性的了...
这样子连脾气好如泷泽也会受不了吧...

不...都是因为泷泽...
因为他的出现...
一切都搞砸了...
凭什么来操纵我的感情嘛...
凭什么来让我陷入这种境地嘛...
只是因为我是相方的缘故吗...?

我还是宁愿他对我不理不睬...
至少久久见上一次面的时候能对我笑一笑...
总比这样把我逼向绝路似的更好...

怎么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呢...?
这么爱伤害自己...
不去找他不就好了吗...?
都怪那电话...

气死我了...根本就恨不起来...
脑子里边埋怨偏偏满脑子都是他...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说过不该爱上他的...
弄得像个笨蛋一样...
他早就发现了吧...?
我怎么就毫无抵抗力呢...?
啊...全身的神经都在痛...

叫我以后怎样面对他呢...?

离家门就那么几步之遥...
却不敢进去...只有这样坐在楼梯...
拉扯着头发...越想就越头痛...
家里满满是泷泽的气味...
怎么办呢...?
全部都已经掩盖不起来了...
现在连刚哥哥和光一君都不能帮我了...
注意力都分散不了了...

想哭...却发现连泪水都挤不出来一点...
牙关紧咬得生痛...呼吸都莫名变得困难了起来...
生不如死的滋味你知道吗...?
泷泽...
明明刚才才见完面的...还是自己逃出来的...
却又想见了...
好想见他...好想...

能做的只有靠抱着自己双腿...
把头埋在双膝之间...
这样在母体内的原始姿势安慰自己...



"坐在这里干什么...?"
这声音...怎么可能...是幻听吗...?
看来我真的是疯了...
蜷缩得更紧了...

"我跟你说话啊...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声音再次响起...冷冷的...
不知自己是什么表情...
抬头对上的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位异常冰冷的眼...
像冰山一样...从没见过的...

害怕了...不...是恐惧...
异常的恐惧...

想起来逃跑...
一霎那手腕却被狠狠的抓住了...

"进去..."还是冷冷的语气...

"不要..."从喉咙里挤出了两个音...
哪来的勇气...

手被抓得更紧...生痛了...
隐约感觉到泷泽的手在发抖...

"我再说一次...给我进去..."
表情没什么变化...气氛却变得更恐怖...
不敢看他...害怕...为什么我偏要害怕...?
再不反抗就没有机会了...

闭上眼睛...使劲甩开他的手...
毫无疑问换来的必然是他的一脸惊讶...
但是很快又恢复过来...
得到的是手臂上更强烈的疼痛...

睁开眼睛看到的泷泽显然是愤怒的...
从来没有对我露出过的表情...
生气得能把我烧着得表情...
尝试挣扎...

"放开我!"使劲的喊出来了...
场面很混乱...混乱到像打架...

"痛!"
血...是血...
混乱中无意的用手肘撞到了泷泽的脸...
鼻子里的血红红的...很刺眼...
从鼻子流到嘴巴...再滴到衣服上...
染的胸前的一片红...

不...不是这样的...
我并不想动手的...
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对不起...
连我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

泷泽低头擦着鼻血...手背上都一片红了...
一定很痛...我也很痛...胸口这里...
不知所措了起来...想道歉...
不...更想的是逃...

侧身退了几步...泷泽忽然的抬头...
迎面就是一拳...
只感到顿时头昏眼花的...
直直就倒在了地上...
下意识看了看泷泽...
气得直喘气的几秒才对焦清楚...

嘴里顿时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吐了一口...落在地上全是血...唾液也稀释不了的血腥...
还以颜色吗...?

这样的一拳反而清醒了不少...
没有吵过架的两个人竟然话没几句就打起来...
太他妈好笑了...
原来你讨厌我到这种程度了...

口中血腥不断涌出...下手够重的...
再吐了一口...还是稠密的血...
够还你了吧...?

稍微坐起身来...真把我给打醒了...
哀莫大于心死...
这回我总算明白了...

瞄了一眼泷泽...还是气得直喘气...
不是让你打回来了吗...?
你的力气可是比我大上几倍的啊...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物体落在了脚边...
我的手提电话...?什么时候...?
泷泽你什么时候做神偷去了...?

"这种留言是什么意思...?
打你电话又不接...
存心来玩我的是不...?"
再次是冷冷的质问语气...

我哪里有玩你啊...
无力解释...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

"幸好去了你家...听了你的电话留言...
要不我怎么找你..."
好...非常好...连我都不知道你有我家钥匙...
是你在玩我才对吧...

"那么不希望我找到你吗...?
背着我出去玩那么有意思吗...?"
这是什么话...?背着你出去玩...?
少开玩笑了...
你有你的工作我有我的生活...
我哪里犯你了...
说的还真像吃醋的小男人...

"是让我打哑了吗...?你嘴巴平时不是很厉害吗...?"
你现在还不是比我毒舌一百倍吗...?
被你这样说还真是不爽到极点...

"谁让你管了..."我知道这句话毫不负责...
有点后悔...
抬头看向泷泽...一脸臭相的...
不过我相信自己的现在一定也不会好看多少...

这样的话显然更惹怒泷泽...
冷笑了一下...嘀咕了几句...没听到什么...

忽然衣领被一把抓了起来...
感觉像被轻而易举的举起了...
一下压在墙上...后背的撞击直生痛...

"终于肯说话了吗...?我还真以为你是哑了..."
泷泽的双眼近在咫尺...
满布血丝的...
满满的愤怒...
满满的陌生...

"我叫你什么都跟我说的!!
你却给我不以为然?!"
处境很可笑...
被自己最爱的那个人揍完还被开骂了...
是我太笨才会爱上你的吗...?
还爱得那么深...不能自拔的...

"...我什么都得告诉你...?
那你呢...?你有告诉过我什么吗...?"
底气不足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不是质问你...
我是质问我自己...
泷泽愣了一下...居然被你听到了...
这问题有这么难答吗...?

"那你要我告诉你什么...?"
被紧抓的衣领倒是放松了一点...
告诉我什么...?
我想不起来了...今天见识了那么陌生的你...
平时的你是把我当成某人才那么温柔的是吧...?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是吧...?
你看我多蠢...都当成是真的...
可笑死了...

不经意的笑了出来...
"至少...也告诉我你一直把我当成是谁嘛...
我像是你的谁呢...?"
好让我死个明白才对啊...

"你这是什么话?!"
我怎么又惹到你了...?
看样子像是把我杀掉似的...
双手手臂被泷泽的手指掐得很紧...
像是掐进骨头里面一样...
来...想杀我就杀吧...
我也无力反抗了...

"我这就告诉你像谁!!"
被拉向家门...身体失去平衡跌在楼梯上...
磕到了楼梯好几级...
说是被拉着...
倒不如说是拖...

反正也不会再痛了...
只有心里面...
还在一个劲的滴血...
止不住的滴血...



-----------------------------------------------------------



final





"爱是种信仰...我终于知道了...
原来幸福如此简单..."







像这样半趴在自己的家门...
眼前的只有泷泽的后背...
一边的手臂还是被紧紧的抓着...
力度强到连血管也不能畅通运行...

刚才就发现了...
脚上还没完全复原的伤再次撞到了...
钻心的痛...
空腹加上烈酒...
本来就不是健康的胃...
隐隐绞痛...
最可悲的是...
现在最痛的都不是这些...
是心...
止不住的血...
身体上所有的痛都比不上泷泽说话...
真的是受伤了...
泷泽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你低头找钥匙的同时怎么就不能回看一下我呢...
以为神经已经变得麻木...
以为心死了...
怎么还是会痛呢...?

空出来的那只手只能无力的撑在地上...
已经不想再作无谓的反抗了...
怎么处置任由你吧...

门开了...
泷泽始终没有回头...
连跌带撞的被拖起...
紧接着是绝望的关门声...
不知自己撞到了什么...
瘫软了身体...像不是自己似的...
虚弱的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
快死的人会是这样吗...?
可能死了还好过一点...

就这样硬生生被拖进了浴室...
泷泽一松手...直接就摔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把目光投向泷泽...没有看我...
还是喘着气的...生气成这样吗...?
躺在地上不想动...
泷泽忽然看过来...生气的表情已经没有了...
换来冰山似的眼神...
还嫌我现在不够冷吗...?

衣服又被拉起直接拖到了浴室的全身镜前...
看到了苍白的自己和身旁的泷泽...
曾几何时...泷泽在这面镜子面前对自己仰起温柔的笑容...
曾几何时...自己在这面镜子面前为泷泽整理衣服...
曾几何时...已经回不去了...

"你自己来看...自己到底像谁...?"
丢下一句话...
不知道...只知道看着这面镜子就会想到以前...
不久前的以前...
闭上眼睛不想看...更不想回想...
越想只会越沉溺...

脸被泷泽抬起...
"看不清楚吗...?还是要我来帮你...?"
依旧没有睁眼...
却不明白泷泽的话...
问题是我提出的...苦恼的还是我自己...

身体被翻转过来...大衣的扣子被打开了...
接着是里面的衣服...直至最里面的背心...
撕扯着衣服...背部皮肤触碰到冰冷的地板...
本应制止的...却无力挣扎...
然后是皮带...裤头...
最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
眼前的泷泽只是面无表情的...
在我看来...这样赤裸裸的身体...
只有换来泷泽唾弃的眼神...

手被拉起硬是站了起来...
一转身双手被泷泽反锁着在背后...
一用力按在镜子上...

"现在这样够清楚了吗?!像谁?!
看啊!!看你的脸!看你的身体!!
像谁了啊?!还是我来说??!"
随便你怎么样...
反正在你面前连最基本的尊严都已经没有了...
该看不该看的你都看到了...
到了这个时候...
我居然还期望你会回心转意的给我一个拥抱...
我还能说什么...?

"那你给我听好了!"
被反锁的双手被松开了...身体被转了过来...
泷泽扫视了我一下...顿了顿...
我看更像是审视囚犯吧...

"你听着!
...
...
你就是你!!
你是今井翼!!
你谁都不像!!
我眼中的就是你今井翼!!
你到底明不明白??!"

这...这是真的吗...?
我没有听错吧...?泷泽你确定...?
心脏不知怎的强烈的跳了起来...
我就是我...?
在泷泽眼中...我谁都不像...?
换言之泷泽没有把我当成是谁的替身...
我从来都不明白的问题的答案就这么简单吗...?

心中的什么落下了...?
随即落下的又是什么呢...?
是眼泪...毫无预兆的...
控制不住的...不断涌出的...
一个劲往外流...声音也止不住了...
放声痛哭...

泷泽稍微露出了惊讶的脸...
像不知所措似的松开了双手...
无力的滑落在地上...
泷泽...又是你...
怎么又要把我弄哭呢...?
一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爱哭...?
伸手擦眼泪..却怎样也擦不干...

"怎么?!知道哭啊?!满意了吗?!
还要我告诉你什么?!"
眼泪还是在掉...
你明知你不说我是不会知道的...
我就是这么笨的...

"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几乎你的事...
我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心里想着的...竟然断断续续的就说了出口...

"我的事你都要知道吗?!
还是你想确认什么?!
那好...我全部告诉你..."
泷泽跪了下来...拉开我还在擦眼的双手...
模糊中看见泷泽紧皱的眉头...
却不再是冰冷的感觉...
不敢作声...
看我毫无反应的样子...
泷泽垂下眼...叹了口气...

"是要我告诉你...我吃醋了...看见你跟别人去玩我就生气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JR时期我就注意你了...甚至是你第一个fan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舞台上我的目光就停留在你身上...再也离不开了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我有空就往你家跑...目的只是为了见你是吗...?

是要我告诉你...我想你都已经快想疯了...想亲你...想跟你做爱...却又不敢...
怕这样会失去你...

这些都要告诉你是不是...?"
这...算是告白吗...?
身体从里到外炽热了起来...
是泷泽的话吗...?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对泷泽的迷恋...?
爆发了...神经也跳动了起来...
来自原始的欲望充斥着全身...
越来越热...集中在下身...想要拥抱...想要亲吻...
无数次对泷泽的幻想全部浮现在脑海...
甚至分不清真假...
感觉到泷泽的视线落在了我的下身...
下意识像伸手去遮掩暴露在外的欲望...
却发现双手被抓住动弹不了...
想用双腿挡住...泷泽却就在身前...

想落跑...却又渴望...
各种感觉全部交织在一起...

泷泽松开了一边手...落在我的小腹上...
炽热无比的掌心温度...
不自觉的全身抖震了一下...
一直迷恋的触感...
摩擦着皮肤滑落到下身的欲望处...
力度不大不小的握在了手里...
又是一个抖震...
身体里的水分被体温不断蒸发想外涌...
呼吸变得急促了...
闭上眼睛不去看...
听觉却变得灵敏...
同样急促的呼吸...沉重的来自泷泽...

"你说话啊...是不是我连这个都要告诉你...
我连这种事都在想啊...要告诉你吗...?
我连自己都害怕自己了...那天控制不住真的要了你的话...
你以后都会不理我的...
我是不是连这么变态的想法都要告诉你...?
多么迷恋你的身体你的脸你的一切都要告诉你呢...?"
什么热热的滴落在肩上了...
抚摸自己身体的手环在了背后...
紧接着是胸前承受着同样炽热的胸膛...
熟识的气味顿时强烈了...
贪恋的深呼吸着...
环着的双手慢慢收紧...
紧得能融入到他的身体里...
泷泽...在流泪...?
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的举起挂在泷泽的脖子上...
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
我以为只有我自己一个而已...
收紧了力度...回应着这个渴望着的拥抱...
该说这是爱吗...?
泷泽你爱我吗...?

"我一直拼命工作...为的就是分散注意力不去想你...
怕你在前面越走越远...所以在你前头...
回头就能见到你...
想跟你表白...又害怕你不接受...
看见你抽烟喝酒又怕你身体承受不了...
刚才打了你...看见你流血...我都不知怎么办了...
我恨不得打我自己...心里面痛死了...
可是刚才为了制止你逃跑心一急起来就出手了...
拖着你进来肯定又撞到了你的脚伤...
看见你脸色苍白的肯定胃痛又发作了...
我怎么就这么伤害你呢...?
还会痛吗...?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
有时候...真的会觉得泷泽比我更脆弱...
比我更像个孩子...
比我更害怕失去爱...

"我很生气啊...
我在生气你什么都不明白...
我在生气你这么迟钝...
我在生气你怎么就不知道我很爱你呢...?"
现在我都知道了...
我也一直想着的...
原来一直期待的就在身边...
却从来不敢鼓起勇气去触碰它...
好险...差一点就失去了...

想给泷泽擦擦眼泪...
轻轻推了一推...
却被搂得更紧了...

"让我抱一下嘛...不要反抗啊...讨厌也不许说...
你一逃就以后都不回来了...我不要你走..."
真被你这个死小孩弄得哭笑不得了...
令人畏惧的霸气竟然用在这种情况...
又有点点的心痛...
心痛这泷泽这小子原来对自己的心意毫不知情...
真个圈子绕得有够大的...

"我不反抗...不讨厌...不逃也不走..."
紧紧的双手稍微放松了...
泷泽轻轻的拉开我...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伸手抹掉面上的泪...
"我心痛你...喜欢你...爱着你还来不及呢..."
心里面很开心...我知道现在我的脸上一定是最真诚的笑容...
也是最幸福的笑容...

泷泽忽然抱起了我...
走出浴室来到卧室...
把我放在床上...用被铺紧紧包裹着...
雷厉风行的走到厨房...张罗开来...
不一阵子...床头上便有了一碟炒饭...
一杯开水...一堆药...

"先把饭吃了...然后把药吃掉..."
说着慌慌忙忙的走进浴室...

"你要干嘛...?"不明所以的问着...

浴室里面传出花洒的声音..."冷水澡..."
冷水澡...?那我怎么办...?
唉...算了...今天有够他折腾的...
真是败给他了...
呵呵...我亲爱的相方...
...
...
...
...
"我早上给你做的饭怎么不吃呢...?"
泷泽擦着头责备着说...
"因为味道太奇怪..."
我咬着汤匙说...
"那不倒掉...?我可是精心制作的..."
老头子又跑出来了...
"我知道...所以...舍不得倒..."
好丢脸的话哦...自己面都红了...
"你最近说话比我还恶心哦~~"
笑意满满的...笑我吧...?那就笑吧...
吃饱和足满意的躺在床上...床头放着泷泽的手提电话...
顺手拿起来看...按了几个键...
"怎么..."都是我的邮件呢...?
"你怎么不说就拿来看呢...?"看到的是面红了的泷泽...
原来泷泽你也会害羞的...
"你看你就老爱发这种邮件给我来吓我的..."
呃...
"来救我啊..."
是昨天shock中段休息期间无意发的...
难怪泷泽昨天会来...
真是丢脸...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就知道躲我..."边埋怨边躺在我身边...
"明明比我年纪要大的却老像个小孩...
又不爱照顾自己...
又不...
又不..."
老头子是会遗传的...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
对了...
忽然拉开被子...贴向泷泽...
对着那个喋喋不休的嘴巴...
kiss...不是不愿意听...是你也累了吧...
稍微也要担心你自己嘛...
泷泽像被偷袭了似的惊讶非常...
伸手在他面前扬了扬...
"泷泽...?"
手被抓住了...
这...?糟了...
一个翻身被压在了身下...
"我还要..."
死泷泽...
居然用咬的...
始终摆脱不了被吃的命运...

我就说我爱你真是笨蛋了...
没有办法...
就是爱上了...
原来幸福如此简单...





end.

テーマ:日記 - ジャンル:日記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