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病毒]以前些写下的..同人......
病毒





「有時候...
人真的很脆弱...
感情很脆弱...
心靈很脆弱...
身體也很脆弱...
一不小心就會被病毒感染...
然後病倒...
再嚴重的會一病不起...
很多很多人會承受不了...
直到死去...
有的人會撐得很累很累...
更大的一部分人會選擇傳染給別人...
拖累一大堆人又或者某個特定對象...
一個接一個...
惡性循環...」





翼整天都有一個奇怪的感覺...
真的很奇怪...像是患上了甚麽怪病...
好端端的怎麽會病...?
好討厭的感覺...
慢着...似乎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不會是自身有點疑神疑鬼的性格虛構齣來的吧...?
莫非是整天堆滿了工作...
一直勞累到吐血狀態而積齣來的頑疾吧...?
不管了...
應該不會死吧...?

輾轉反側...坐立不安...
還是去看過醫生比較妥當吧...
翼思前想後...
911要到了...
兩個人的日子要到了...
翼側頭...
想起他家相方...
滝沢今天的'one'順利嗎...?
身上傳來一陣詭异冷顫...
不容置疑...
要去看醫生...

翼隨手拿了包包胡亂塞了一堆東西推門而齣...
意外地有點塞車...
幷不是公衆假期的今天...
蟬在叫...
夏天快結束了...
确還在叫...
翼有點心煩...
趁著下一個路口的紅燈發一下小呆...
斑馬缐上有一對老年夫婦走着...
呆呆的看着他們走完全程...

翼不禁打消煩悶的心情...
"真慕..."翼這樣想...
心臟附近忽然抽搐了起來...
病發了嗎...?
翼提起手來緊抓着心臟那一帶的衣服...
不好的預感...
不可以在911前有事的...
滝沢這時究竟在幹嘛呢...?
一定是在舞臺上華麗麗的表演着...
好想去看啊...
"滝沢...我好像快要死翹翹了..."
翼陷入胡思亂想中...

不知發了多少呆...
翼到了醫院...
又有一個奇怪的問題擺在跟前...
到底...哪里不舒服了...
好像全身不舒服的...
但剛才心臟好像有點問題...
于是...
挂了心臟科的號...

"今井翼先生."
"是."
翼經歷了一系列的專科檢查...
在他看來...
更像是定向越野...
最後是面對主疹醫生...
翼覺得...
醫生長得很像某人...
尤其是堆在眉頭處的皺紋...
十足他家老頭子相方...
醫生似乎詢問起翼的病徵...
翼也强迫自己不要笑齣來認真的答着問題...
醫生眉頭舒展...
翼忽然發覺眼前的只是一個普通得有眼耳口鼻的老頭子...
哪里像了...?
難道連幻覺都出現了...?

醫生起來揀起翼的袖子'溫柔'的把翼推齣門去...
丟下一句...
"絕症...不過不用治了..."
隨後連帶關門聲...
翼被硬生生塞在門外...

"絕症=無法治=不用治...?!"
一道公式自然形成于翼腦海中...
啊...
果然是快要死了...
怎麽瓣呢...?
滝沢...
我好像快要死了...
怎麽瓣呢...?

于是...
違疾忌醫...

不看病了...
能活多久就多久好了...
至少也要熬過911...
要熬過4周年...
14周年...
40周年...
一直一直...
今井翼豈能病倒...
而且...
明天要去日生看'one'的...
心臟處又抽搐了一陣...
先不管...
以後再說...
啊...滝沢...怎麽瓣...?
絕症吔...
要不要告訴他啊...?
翼在想...
輕輕嘆了一口气...

翼回家后直接跳上床...
蓋上被子打算蒙頭大睡...
然後來一個醒來后發現南柯一夢...
911...911...911...
絕症...絕症...絕症...
滝沢怎麽瓣...?滝沢怎麽瓣...?滝沢怎麽瓣...?
翼發現沒有絲毫睡意...
難得的休息日...
伸手摸摸自己左胸...
心臟不規則的跳動着...
緊張甚麽...?又不是第一次慶生...
害怕甚麽...?說不定那個醫生是黃...
想念甚麽...?明天就要見面的說...
翼頓時冒出一身冷汗...
回想着平時不規律生活...
吸烟喝酒不睡覺...
外加喜歡人畜無害惡作劇...
總的來說...
還是好人一個...
最多只是愛作弄滝沢讓他丟丟臉而已...
這樣就應該得絕症...?
報應...
滝沢真可惡...
翼咬牙切齒的想着...

接着...
翼開始回想平時發病時的情形...
說起來...
好像每次發病都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
滝沢...
見面的時候...
談話的時候...
自言自語想起的時候...
甚至暗中咒駡他的時候...

翼從床上坐起來...
第一次病發的情景似乎歷歷在目...
多年前半夜夢囬轉身時看到熟睡的滝沢的臉...
那是暗暗贊嘆起他家相方驚為天人的容貌...
心臟處不規律的跳動久久不能平復...
滝沢...
果然是你...

翼不禁揚起嘴角...
感覺變輕了...
只想笑...
從心里面笑齣來...
因爲...
他似乎明白瞭解到了自己的病情...
病得不輕...
有時...
翼真的服了自己的死心眼...
"真遲鈍..."翼開口駡了自己一句...
拉扯着被子蒙頭大睡去了...



part B


「有時候...
人真的很堅强...
單單依靠一個恨字可以支撑一輩子...
而且...
惡性循環后總會拖累人...
拖累別人的一方...
讓被拖累的一方恨上自己一輩子...
畢竟...
人只有一輩子...
把整一輩子來用來恨你...
那麽...
他是恨你嗎...?」




日生劇場一如既往...
人很多...
也很熱閙...
"滝翼...滝翼...滝翼..."
應援的聲音很大很大...
翼分不清是觀衆還是歌迷的聲音...
因爲...
聲音鋪天蓋地...
手不知道被握了多少下...
認識的不認識的...
全部都糢糊一片...
"原諒我看不清你們..."
翼心里想...
這是他人一多就會犯的毛病...

走馬看花...
讓翼一時錯覺自己錯進了婚禮的大堂...
好不容易繞過重重障礙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翼很多時候想自己變得不起眼...
所以...
有時翼真的很不起眼...
有的人卻為了爭取露面機會而在背後焦頭爛額...
在翼看來...
有點好笑...
取笑和別人意願相反的自己...
這個...
也是病毒造成的嗎...?
不好說...

舞臺劇開始...
屬于他家相方的舞臺劇...
翼却陷入了舞臺劇的情節与自己的思想中去...
總覺得滝沢有點...
有點...
有點不一樣...
眼睛追隨着滝沢的身影...
翼看到了那雙眼睛...
有他不明所以的味道...
滝沢借着背對觀衆的一霎那淺淺一笑...
不影響劇情不影響表演的...
翼却看到了...
直接從眼睛到心里面去的笑容...

響起了新單曲的音樂...
預定了的表演...
滝沢從舞臺下側拉起翼的手...
翼感到很溫暖...
病情加重了...
上臺...
全場歡呼...

結束了...
這天只有一場...
滝翼的工作人員都聚集了過來...
更像是提早了的慶功宴...
"今天是911..."
翼默念着...
來得沒有真實感...
滝沢不知甚麽時候走開了...
翼抬頭尋找失散了的滝沢的身影...
用不着'尋找'...
光芒四射...
翼一度懷疑自家相方究竟是否來自閃閃星球的閃閃星人...
滝沢發現了翼的視綫...
投以微笑...
再次讓翼有被融化掉的錯覺...
一定是病毒的緣故...
翼依舊這樣想...

祝捷酒會開始直到結束時間并不長...
滝沢懷疑起他家相方是否又鬧起彆扭...
一向好酒量的翼早早就醉倒...
直接躺在酒會會場的地板邊上...
滝沢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這小子肯定要作惡了..."
滝沢喃喃自語...
工作人員上前示意要翼繼續胡鬧...
滝沢微笑着阻止了...
工作人員們都發現...
滝沢君自從有了義経大人這個身份後...
變得异常...
恐怖...

工作人員識趣地在酒會結束後迅速離開...
滝沢直覺工作人員...
好像有點怕了自己...
還是不要想太多...
首要問題是把他家相方扔回家...
不然...
他滝沢秀明病發起來可是收拾不了的...
揀起翼...
把翼挂著自己身上...
香味...
翼特有溫柔的味道...
滝沢看了看翼低垂的臉...
臭貓様...
伸手戳了戳那張貓臉...
嘴角牽起笑意...

"還裝...?"
滝沢問翼...
翼睜開眼...滿是笑意...
滝沢想起...
當年的瘦猴子...

"切...你知道還問..."
翼站直身子...
故意推開滝沢...

"我才不會相信你會醉呢..."
滝沢拍著翼的肩說...

翼不自覺嘟起了嘴...
"虧我還怕你會累..."
滝沢停止了笑容...
其實是開心...
却更想直直的看着翼...
想把翼這樣的話這樣的表情刻進心里面去...
又是病徵...

翼被盯的面紅耳赤...
轉過臉去...
嘴角微微揚起...
"騙你的啦...
你知道我今井翼沒有那麽好心腸的..."
滝沢莫名的伸手...
只想弄亂翼的頭髮...
動作却很輕柔...

"翼...你很溫柔...
一向都是..."
翼轉頭...
想看滝沢當時的表情...
只捕捉到滝沢的背影...
想哭...
但是不要...
"臭滝沢...害我想哭...
我要把病毒傳染給你..."
翼狠狠的想着...
跟上...

翼坐到自己熟悉的駕駛助手席上...
輕側頭依然是滝沢的側臉...
頓時沉默...
側頭看嚮車外...
車門的玻璃依旧倒映着滝沢的側臉...
只想默默看着...
一直看着...

车子没有发动...
滝沢伸手撑着自己的下巴...
翼的呆呆的侧面...
很想保护这个侧面的主人...
一直保护...
实在可爱...
滝沢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笑出声音来...
翼被滝沢的笑声以及镜子中倒映着的滝沢的脸吓了一跳...
回过头来...

"笑什么啦...?"
滝沢笑起来好色哦...
翼在想...
责备的口气却满是笑意...
滝沢坐正身子...
翼不知道滝沢注视着前方的什么...
想追随他的视线...

"翼...伱变了呢..."
滝沢突然发话...
最近滝沢开始不明所以...
翼也不明所以...

"啊...?什么...?"
滝沢没有把头转向翼...

"翼不在依赖我了...
以前翼连对着镜头也会不知所措的..."
翼满头问号...
滝沢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以前翼一紧张就会拉着我的手...
以前翼喜欢捉弄我...
以前翼会微笑着对我说'不要紧,不要紧'的..."
翼看不到滝沢的表情...
更加理解不了滝沢的说话...

"滝沢...伱到底要说什么...?"
翼想伸手拉上滝沢的手...
却不敢...
他猜不懂滝沢...
忽然雾里看花...

"翼好像已经不需要我了呢..."
苦笑...
"翼的solo con很出色...
很喜欢...
真的很喜欢..."
翼明白...
即使当作是自己胡思乱想也好...
"就算翼不需要我...
我们也是相方...
我不会放弃的...
伱也不许..."

"骗人...
你不喜欢才是吧...
每次只有我去看伱的...
伱呢...?"
翼打断滝沢的说话...
因为...
再下去...
心脏会承受不了的...

"我...我真的走不开...
伱明白吗...?我...
啊...对不起啦...
是我不好..."
滝沢手忙脚乱的解释...
好像狗狗哦...翼不禁想...
好想笑...
但是也好想哭...
"还说是我一号饭...骗人..."
真得想哭...

"可是伱也说了'タッキ-大好き'的...
伱不是也骗我了吗..."
我才没有骗你...
翼心想...

"你不是怕人家说什么相方爱吗...?
'滝翼'伱不是说有那个意思吗...?"
翼哭笑不得...
滝沢什么时候向他学习了...
跳得好快...
莫非是说'我不需要他的原因"...?
翼开始冒汗...

"滝沢...现在流行'翼滝'..."
恶魔症发作的翼...

"原来...
伱真的会介意啊..."
原来...
翼真的会介意...
介意被说成相方爱...
可是...
滝沢脸色变得难看...

翼想说...
其实他不介意...
不管是相方爱...
还是'滝翼''翼滝'的...
不介意...
因为...
他病了...

"滝沢..."

"嗯...?"
有气无力的...

"我有病..."

".....????"
滝沢一面愕然看着翼...
"哪里...什么病了...?
滝沢语无伦次...

"医生说是绝症..."
翼面无表情的说...
的确不知道用什么表情...

滝沢多次想站起来...
由于在车厢里...
于是...
头痛了...
"绝症?!医生说?!
还说了什么?!"
用吼的...
头要爆炸了...
滝沢觉得...
眉头上堆积了皱纹...

翼觉得有点面熟...
医院里的老头子...
低头笑着...
滝沢...
我想跟伱说了...

"不要笑!伱不会是骗我的吧?!
这种事不要开玩笑..."
滝沢生气了...
翼更加确定...

"医生说是绝症...
不过...
不用治了..."

"什么?!这是什么屁话?!
什么烂医生?!"
滝沢发动车子...
现在只想撞死那个黄绿...

"慢着慢着..."
翼拉了拉滝沢的衣袖...
实在有趣的...
"我想我知道我的病情了啦..."
滝沢一个急停...
自己撞到了额头...
翼又笑了...
滝沢真的好像狗狗哦...
翼在想...
告诉他会怎样...?

"伱是不是要把我吓死啊..."
滝沢只是感到这辈子就败给了面前这个恶魔了...

"都是因为伱..."
翼简直可以看见滝沢头上的线...

"什...什么...?"
滝沢好想哭...

"这里有病...因为伱..."
翼把手按在自己左胸上...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还有放大了的滝沢的心跳...
一下一下...
很清楚...
低头...
想看滝沢的表情...
却又怕滝沢看到自己的表情...
很...害羞...
对...
就是因为伱...
喜欢上伱了...
爱是病毒...
这样说...
滝沢会明白吗...?
不明白就算了...

"呵...呵呵...哈哈哈..."
滝沢不顾形象的开始放声大笑...
翼一时气结...
被取笑了的感觉...

"翼..."
滝沢好不容易回过气来...
翼强迫自己装没听到...
"翼啊..."
滝沢伸手去掰过翼的肩...
听出来了...
还是应该说呼应了...
看来滝沢病情也加重了...
他的相方真的很可爱...
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想的...
"翼啊...搞不好...
是我传染给你的..."

"啊?!"
翼眨着眼...
什么跟什么...?

"医生有跟伱说...
这病会传染吗...?"
滝沢笑着说...
翼没听明白...
侧了侧头...
但是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伱是说...伱也..."
怪不好意思的...
翼有点虚脱...

"是啊...我也病了啊...
跟伱一样...
比你病得更早..."
翼从滝沢眼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像慢镜头重播...
翼感到有点虚无...
有点模糊...
有点湿湿的...
"我也病了啊...
名为爱情的病..."
滝沢用手指擦了擦翼的脸...

"翼...我传染伱了...
终于..."
翼只感到滝沢的手在发抖...
可是...
听明白了...
惊觉自己满面泪水的...
转过头去...
用袖子使劲擦着...

良久...
一片寂静...

"滝沢...
我会恨伱一辈子的..."
翼对着窗外说...
滝沢受吓...
却从车窗看到翼微笑的脸...

"好的...
尽管来..."
滝沢心里发誓这辈子要守护翼的笑容...
翼笑...
是他的幸福...

"臭滝沢..."

"笨蛋翼..."




后续

"啊啊...差点忘了说..."
翼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什么...?"

"生日快乐..."

"啊...?哈哈...生日快乐..."
今天...
是911...

滝与翼...
4周岁生日快乐...

"我们现在要去哪呢...?"

"吃饭去吧..."

"你不是刚吃完啊...?"

"两个人再去..."

"嗯...好的...两个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日記 - ジャンル:日記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