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 ○I will be take your hands....
「どれくらい好き?」君の声に どうして答えたって あまりに愛しい気持ちは 伝えきれない 「そばにいたい」その願いを 明日に運んでみよう 大きく羽撃いた両手の 風に揺れた・・・かすみ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OP
[見果てぬ夢]part11
part eleven
'花火'





"沉默是一种回音...
来自你很深的心底...
重复著我要离去我要离去...
可是我不想伤害你...
微笑是一种逃避...
来自我很深的爱情...
假装著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READ MOR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OP
[見果てぬ夢]part10
part ten
"荆棘"







"不要提沉默带笑玫瑰...
带刺回礼只信任防卫...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衬你的高贵...
一撮玫瑰无疑心的丧礼..."









[READ MORE...]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8
part eight
'抹煞'





'当惩罚纯洁的恶魔...
瞪着我俩的时候...
相信我一定会...
毫不犹豫的这么説吧...
假装不在乎...假装在演戏...
将伱温柔的手...
就这么甩开...'





卧室的门'咔嚓'一声的关上了...
转过身来仰面平躺在床上...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卧室依旧灰灰蒙蒙的天花板...
有点窒息的空间只好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为什么只是用猜的就知道他会醒来...?
在他睁开眼睛的一霎那就料到了...
我真是那么讨厌他的眼睛吗...?
还是...
我害怕他的眼睛呢...?
害怕他下一秒就能把我看穿...

再然后...
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了要流出眼泪来...
就像昨天晚上...
从梦中哭泣到醒过来...
感觉到有人走到床边来...
轻手轻脚的拉着被我压在身下的被子...
伸出手来往那人的气息探去...
然后抓住了那个人的衣服...
睁开眼来...是他...
泷泽...

一直努力制造出来建立出来的坚强仿佛一瞬间化为尘土...
面无表情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
好像在看动物园里面的奇珍异兽...
对上的是他的双瞳...
瞳孔里面映出了我的倒影...
于是...
好不容易止住了的眼泪...
又再次涌出眼眶...
盖过身上所有神经...
颤抖着的身体让自己也觉得害怕...

"我不走...不走了..."
他低声说着...像是安慰...
原来怕被抛弃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终究还是这么可笑...
只凭着他一句説话便觉得自己会徘徊在梦境与现实之间...
"我...借我抱一下可以吗...?"
他忽然...
有点犹豫的问道...
为什么会是这种请求的语气...?
可怜我吗...?
依旧看着他的脸...
意外地发现他的眼眶里闪烁起某种光芒...
星星点点的泪光...
想起了梦里的他...
悲伤至极的眼神...像是高傲的狮子受到挫折伤害...
真是有够奇怪的形容...

他现在这个样子...
我只是在梦里见过的...
心里面有种钝痛的感觉...
为什么呢...?

我应答了...
让他抱着我...
平时普通的身体接触也会感到厌恶...
这刻却意外和谐的相拥着...
人类本性的互相取暖安慰吗...?
在充满空气里都是他的气味的空间里沉沉入睡...
我们...
到底错过了什么...?

他希望这只是梦吗...?

天花依旧是灰灰蒙蒙的...
心里面的某一处也开始失落起来...
哪天...
还是把天花板刷白好了...

坐起身来...
本来这天的休假应该把这段时间里的睡眠不足补回来的...
现在却睡意全消了...
泷泽伱真有本事...

现在走出客厅会不会尴尬呢...?
隐约听到房外传来淋浴的声音...
下了床走到门边...
推开门看去果然不在客厅啊...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睡过啊...?
听说他的舞台剧30日便要公演了...
这几天应该是最忙的吧...
他这种人就是全副身心都能栽进工作里面去的人...
当然...
也只有工作...
总觉得他的生命里容不下任何人...
更加不要説我这个只是工作上的搭档...

就像那个舞台剧的主题'one'...
他果然不怕寂寞...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感情啊...
也不知道他的情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他的约会对象到底是什么人呢...?
每次看他都开心成那个样子的...
怎么到现在才开始好奇呢...
他根本就不用愁没有情人的...
可笑的只是任何情人都进不了他的心里面...
这样子该说是了解他还是不了解他呢...?
没有人知道吧...

肚子饿了...
有些事情想得太多还是很消耗体力的...
而且胃部又泛滥起了作恶的警告...
好好的弄一个早餐来吃吧...
他...也应该好好的吃一个早餐的...
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尴尬的...
他是我的相方啊...

绕过浴室的门口拐进厨房...
自己搬出来住的一段日子...
学会了独立...
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会自己做饭了...
他大概还不知道吧...
还是认为我在节目上做的是骗人吧...

我们到底是相识了多久...?
还是不叫做'相识'呢...?
以后会不会变成陌生人呢...?
不希望这样...
我们是相方不是吗...?
和睦相处好不好...
以后都好好的一起工作好不好...
伱以后都一只在的是不是...?
我也在的...
不是吗...?
以后タッキ-&翼还有很久的路要走的啊...
不知道有没有上他的脚步呢...?
走得很快啊...
大步大步的向前跨...
而我...却滞在这里...
只想到这种事...
已经是25岁的大男人了...
四舍五入三十岁...
还是到底是一个臭小孩呢...?

泷泽伱的步子好难追啊...

打开冰箱...
挑选了几个鸡蛋...
还有火腿...
他的口味跟我有点不同...
不过这样的早餐他大概还是会接受的...
他这个人好像只会想别人有没有吃饭...
却忘了自己的...
这到底是该赞扬还是贬乏呢...?
没有自觉的leader...

用着可以称作麻利的手脚料理开来...
门外持续着的淋浴声停下来了...
传来他有点夸张的叹气声...
不会是不想工作吧...?
他总算会有这种时候啊...
然后是一片安静的...
是在穿衣服吧...

把锅里的食物分好放在两个碟子里...
装好两杯牛奶...
在走出厨房的一刻却还是有一点的犹豫...
真糟糕...
开唱白是什么呢...?
早上好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没有遇过这种情况啊...
豁出去吧...

他正低头整理着衣服的下摆...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微黄的灯光像流沙似的落在他身上...
一霎那柔和得像蜂蜜...
笨手笨脚的样子让人想起初见的少年羞涩...
那个脸蛋白里透红的乖巧小孩...
现在...
长成了男人...
稚气脱去散发着成熟的魅力...
这个大概是外人的感觉吧...?

由于太过专注摆弄着衣服...
以致于我走近他的背后完全没有察觉...

"要走了...?"
没有想到这是我的开场白...
显然地他被我吓了一大跳...
惊讶得瞪起来的双眼引得我直想发笑...
手也忘记了摆弄他的衣服...
连话...也忘了説...

"先把早餐吃完再走吧..."
忍着强烈的笑意放下牛奶...
他的表情...大概是更加惊讶夸张一点吧...
真的很好笑...
有别于电视上的反应吧...
加上他那身华丽得近乎诡异的打扮...
太奇怪了...

"伱那身衣服真奇怪...
而且...也脏了吧...
换下来我帮伱洗...
厨房里面有早餐...
拿去吃..."
他的眼睛没有移开...
呆呆的望着我...
泷泽今天...
也很奇怪...
一直玩着暧昧相方游戏的他...
莫非还会受不了我这种'友善'的态度...?
故意绕开他的视线走进卧室...
打开衣柜抽出一件图案简单的T-shirt跟沉色搭配的薄外套...
还有修身的仿古着洗水丹宁裤...
扔到还在发呆的他的面前...

"别发呆啊...换好吃早餐吧...
我先去洗漱..."
走进浴室...关上门...
笑意便不停往外涌了...
这个人惊讶的表情很好玩啊...
在镜子中看着自己的笑脸...
渐渐地...
渐渐地却变成了一张苦笑的脸...
毕竟...我们不是那种友好的关系...
也可能...根本持续不了多久...
而且他那种反应...
说是受吓真的一点不过分...

清水冲洗着面部...
籍此会冲走我的灰暗面吗...?
大概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吧...

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浴室...
泷泽换好了衣服...
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
面对着的是两份没有开动的早餐...
不会是口味不对吧...?
衣服还相衬合身的...
头发还湿漉漉的搭在头上...
拖着步子移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下...

"不吃吗...?"
拿起自己面前一份早餐的刀叉...
自个儿吃了起来...
他依旧没有反应...
抬眼望去...
轻皱着眉头...
垂下眼皮...
看着的只是自己紧握着的双手...

"不是这么难吃吧...?"
依旧一动不动...
我放下刀叉...

"不打算跟我说话了...?
还是真不要吃了...?
那我倒掉吧..."
有点赌气的説了...
正伸手想拿过他的那份早餐...
他却抢先拿起刀叉大口大口的把东西扒进口里...

"...没有人跟伱抢啊...
别吃得那么凶..."
他依然放慢了速度...
我今天话还真多...
于是...
又变成了他吃他的我吃我的的局面...

"那个..."
好不容易等到他开金口...

"嗯...?"
抬起头来看他...

"对不起..."
缓慢的挤出几个字...

"对不起什么...?"
真不像平时的他...
平时的他...
根本不可能跟我説这样的说话...
可能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吧...
伤害人自尊的...
然后再回赠他相同程度的...
没完没了...
我们都总算是彼此最亲近的伙伴啊...
尽管已经变成了习惯...
甚至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可是...
心里面还是会隐隐作痛...
重复21次的事情会形成习惯...
那么...
这样子的对峙局面又发生过了多少个21次呢...?

"昨天没有去伱的con...对不起..."
他低垂着头说着...
为了这件事...?
我早就猜到他不会出现的...
用不着道歉吧...

"还有昨天晚上...
硬是抱着伱睡了...
对不起..."
又是为什么...?
伱有绅士到这种地步吗...?
不过是睡个觉而已...
这是跟伱学来的话...
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伱不是那种大摇大摆跑过来...
不管我有没有在睡...
还是那么一个劲挤上床来...
只是...
不会抱在一起而已...

"我不明白伱在说什么..."

"..."

"..."

"..."

"没什么..."

"..."
果然是伱泷泽秀明嘴太空闲了吧...
这种事一点也不好玩...
还是不希望陷入沉默...
只能东扯西拉的说上一点...

"舞台剧...怎样了...?"

"...唔...差不多了...
只差一点事情需要确定了..."
他喝了一口牛奶说...
稍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早上比较喜欢喝原味咖啡...
不爱牛奶...
而我却爱牛奶的腻味...
不知不觉记下了他很多习惯...

"有'我'的吗...?"
有我的存在价值吗...?
你的舞台剧...

"什么...?"
心不在焉的样子...

"有'今井翼'这个角色吗...?"

"...嗯..."

"那谁来演我呢...?"

"...没有人..."

"啊...那是早早的把我弄死吗...?"
随意说着没有瓜葛的话...

"不是...不是的..."
他显得激动了起来...

"......我说笑而已啦..."
原本只想把气氛缓和下来...
却反而变得更加沉重了...

"一点也不好笑..."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
我也笑不出来...
剩下的时间似乎又得回到沉默的空间里了...

"没有人可以演伱的..."
他忽然发话了...

"...哦...那要怎么办呢...?"

"...你会来看吗...?"
答非所问的...
反而又把问题扔回给我...

"伱希望呢...?"

"我希望的话...伱不要来...
你不会喜欢这个故事的..."

"果然是要把我弄死的...
那我当然要去看啊..."

"...伱总是这样子的..."
他依旧眉头深锁...
但却把视线投向我...

"我不去怎么对得起努力制造出来的暧昧关系呢...?"
拼命挤起面上的肌肉做一个微笑的表情...
却明白根本构成不了一个笑脸...
更像一个面具...
他也放开深锁的眉头...
勾起嘴角...
摆出那副王子式的笑容...
在我看来...
更像是在哭...
我们为什么都爱摆出这副扭曲的嘴脸...
没有人在看啊...
而且难看死了...

"泷泽...
在这里可以不用笑的..."
他僵起表情...

"硬是强逼自己要笑...
很累...很辛苦吧...?
所以...
在我面前可以不用笑的..."

"...嗯...是的..."
他拿起牛奶一喝而尽...
隐约看见尚有一丝笑意挂在眼里...
如果那是真正的笑容...
那样子的话...
还是让人看得很舒服的...
阳光渐渐透过窗帘偷偷的漏进室内...
他也是时候去排练的场地了吧...

"那个...
我要去排练了..."

"嗯...加油吧..."

"...真不像伱..."
不像...?伱不认识我而已...

"那要加上'注意安全'吗...?"

"闭嘴吧伱..."
他扔下一句站起来准备要走...
看见他额上还是搭着半湿不干的头发...

"慢着..."

"什么...?"
拉起他的衣袖走进浴室...
从挂墙柜里拿出吹风机...
这些事情...
还是JR的时候他帮过我不少次吧...
拨弄着他的头发...
稍微学着他的动作...
只是觉得...
他微微翘着的嘴角有点碍眼...
笑什么啦...
真可恶...
不过这样子总算像一个人了...

"泷泽...
伱终于像一个人了..."

"什么话...?伱不也是...
私下看到伱笑还真是难得的..."
我在笑吗...?
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的确是连自己也久违的笑脸啊...
而且难得他听得懂我故意跑火车的说话内容...

"吵死了..."
忍不住还是要回一句...
掩饰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的情绪...
替他整理好头发...
收起吹风机...
就拿起他的包包直接把他推到玄关处...

"好了...伱快滚..."

"又变回来了..."

"什么废话...要迟到了..."

"知道了..."
他伸手拉起门把...

"...注意安全..."
还是说出口了...
他转过身来...
眼里闪过我不知道的光芒...

"你也是...
注意身体...
要好好吃饭休息..."
光芒在他转过身去的一霎那只留给了肩膀...

"罗嗦...
快滚吧..."
用'扔'的把他挡出门外...
害怕自己当时有了一瞬间的冲动想上前抱着他...
越过了那条线...
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始终没有办法像普通朋友那样子对他...
只能承认...
他是特别的存在...
我啊...
也真是一个小人物啊...
七情六欲始终还是会出现的...
只是...
泷泽这个人身上...
投入任何感情也不会得到回报的...

回到客厅...
收拾起沙发上泷泽换下来的衣物...
还真是奇怪的衣服...
真是超级华丽的...
不过总算比以前稍微学会搭配了一点...
真想看看他家金光闪闪的衣柜...
说起来...还真是很久没有上他家了...
以前还会去玩玩电子游戏之类的...
越来越忙反而越来越疏远...
倒是他...
三天两头跑过来的...
为了讨好fan不用这么用功吧...?

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前掏了掏外套和裤子的口袋...
一堆硬币和...一封信...?
这样翻开来看会不会有点不礼貌呢...?
可是上面写着'翼ヘ'的...
给我的...?
还是翻开来看了...

好丑的字...
一看笔迹就认到是谁了...
是con上的信啊...
写这种东西还要起稿子吗...?
在歪歪扭扭的字里行间...
看到了一段碍眼的删划字段...
写什么呢...?
举起信来借着灯光...
隐隐约约还是看得见...

"很喜欢翼...
想一直看着翼...
想翼幸福..."
这样的字眼...
在con上说果然是太严重了...
搞不好真的会变成'情书'的...
泷泽伱果然是太会煽情了...
不了解伱的人...
真的会相信的...
信中的'翼'...
只不过是一个笔画复杂三个音节的汉字罢了...
却似乎是一个幸福的存在...

"哔哔哔..."
家里的电话铃声唤醒了陷入思绪里的我...
似乎响了很久的样子...
发呆起来真的什么也听不到了...

"喂喂...早上好..."

"什么早上好?这么久才接电话...
伱是存心吓我的是不是?!"
辟头就来的声音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再看看来电显示...
泷泽秀明伱这个混蛋...
难得我想好好跟伱相处的...

"什么事...?"
懒得跟他解释什么了...

"..."

"..."
不知不觉的用了很冷淡的语气...

"那个...
换下来的衣服我下次来拿回去洗好了..."
欲言又止的说着...

"已经在洗了..."

"那口袋里的..."

"我拿出来了...一封信和一堆硬币...
没有少吧...?下次还伱..."

"伱看了?!"
他语气好像有点激动了起来...

"...嗯...一堆骗人说话的原稿..."

"不是..."
声音越来越小...

"不是...?"

"如果...
是我真正想对伱说的...
你会怎样...?"



TOP
「見果でぬ夢」part7
part seven
"無盡"



"隨便亂舞...你的脚步...
我猜不到也跟不到...
在被你傷... 和被逼傷害你之間...
你追我逐...
爲了喘息...有片刻和平...
讓我學習替你祝福...
但這舞曲...隨著傷口入了血管...
讓我喪失平衡動作..."





合上携帶的一霎那...
還是分不清電話那一頭傳來的是不屑還是敷衍...
你真無情...
怎麽你會變得這麽無情呢...?
那個以溫柔出了名的你...
對所有人都溫柔得滴出水來...
却惟獨對我無情...
討厭我到了這種地步...
你說了...
討厭我的...

很久以前就討厭了吧...
也不知道是否上輩子互相虧欠得太多了...
反正這輩子注定互相償還...

如果當年沒有一起出道...
現在會怎樣呢...?
最近好像常在想這個問題...
大概可能是一個朋友吧...
淡如水一般的君子之交...
閑時還有機會一起吃個飯喝個小酒之類的...
至少見面的時候能得到一個微笑...

治愈系的笑容...
這個奇怪的形容還真是貼切...
可惜沒有來治療我...
病態心理...
因爲他從來不愛對我笑...
我是近乎瘋狂的迷戀起他的笑容才硬是逼他一起工作的...
很可笑吧...
把這個告訴他應該會換來他發自內心的唾弃吧...

畢竟他跟我是完全相反的兩個人...
就像向背道而馳的兩個端點...

這天路過他排練會場的時候...
在附近的便利店看到了他...
這個時候...
他應該在排練才對啊...
一定是鬧自己脾氣逃出來的...
這個人啊單靠背影就能認出來...
看那肩膀...
單單薄薄的却又堅定無比...
開始承擔了很多東西吧...

自動販賣机前的他搜刮著身上各處的口袋...
以他那個迷糊的性格看來...
鐵定又是忘了帯錢包或是零錢之類的東西...
這種時候他還是很可愛的...

示意助手把車停下...
要打開車門的一瞬間...
看見一個身影走向他...
是誰呢...?
一個上班族的背影...
那人走到他身後像是說了些甚麽...
他嚇了一跳的轉過頭來...
然後是滿臉的微笑...

裕貴...?
小原裕貴...
那個在JR時期一起活躍在鏡頭前的人...
當年小原的人氣可以說是和我不相伯仲的...
而且...小原很喜歡他吧...
他就這樣一直笑著...
那種比秋日陽光更溫暖柔和的笑容...
不會對我展現的笑容...
却在面對著小原的時候毫不吝嗇的展露開來...

真那麽喜歡小原嗎...?
你的相方可是我啊...
不要忘記...
你的名字永遠都要跟在我的後面...
即使再霸道再無理...
你的身邊只能是我...

...
就是這樣了...
病態的把他據為己有的...
莫名就會氣得亂七八糟的...
妒忌甚麽啊...

小原拉扯著他走開...
我却趕緊下車來急急忙忙的跟上去了...
真像一個變態...
可是却無法阻止自己的行動...

這是附近的一家居酒屋...
他們進去以後挑了一個角落的位置...
我也坐到另外一個角落里...
好像想把整個過程都一絲不漏的看進眼裏去...

不止一次想上前裝偶遇打招呼...
可是...
如果他看見了我...
大概又會把他的笑容收起來吧...
我還想看啊...
看他的笑容...

聽到小原跟他說:"是時候回去了."這樣的話...
對啊...
現在是排練時間...
小原很瞭解他啊...
他這個人就是要把自己的甚麽都收起來憋死自己才安心的...
甚麽也不說...
還是不跟我說...
我...
可是他的相方啊...
也許...
正因爲如此...
他才討厭我到這種地步...

在永無島長大的人不應該受到束縛的是吧...?
我這樣算不算是束縛著他呢...?
很自私是吧...?

而且...
他說了討厭我...
我也不應該向他投入更多的感情才對...
因爲我只是他的相方...
一個工作上的華麗稱呼而已...

原本很想打電話給他聽聽他的聲音...
知道他在工作...
于是轉爲郵件的形式...
他沒有回復...
因爲工作的關係吧...
再髮一個...
還是沒有回復...
沒有帶上携帶...
一定是...
我要騙自己到甚麽時候...

躺在床上却睡不著...
這種滋味他一定沒有受過...
好像持續了好久...
好累...
想念一個人真的好累...

不知過了多久...
携帶響起...
是他吧...
這個時間應該是自由時間了...

果然...
于是又忍不住撥了他的號碼...
可最後却變成了三言兩語的終止通話...
然後我又得換一台携帶了...

真好笑...
原本還想告訴他...
他離開居酒屋后的事...
小原徑直的就走到我以爲很隱蔽的座位面前...
原來小原早就發現我了...
小原還是那麽聰明...
不同的是...
他的臉上不再是敵意...

隨後聊了不少事情...
"既然是相方了...
改變不了的...
那就開開心心的做好吧..."
後來一直環繞在腦海的一句話...

我沒有小原的開朗樂觀...
現在的我...
病態的迷戀上了一個人...
用盡辦法的把他留在身邊...
拼命想他對自己笑...
可是...
弄巧成拙...

我不開心...
我真的沒有辦法開心起來...
不會了...
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對了...忘了告訴他...
我的新工作確定了...
又是舞臺劇...
又是個人的工作...
主題是'one'...
以我真實的生活作爲藍本...

我的人生里有他啊...
可是他不在又有甚麽意義呢...?
選角的時候就已經放弃了找人扮演他的角色...
誰也取代不了他...
...
...
...

他的solo con如期舉行了...
靠想像就能知道con的狀况...
上年的遺憾今年要好好的補回來...
好評如潮的...
他很享受只屬于他的歡呼喝彩...
獨當一面了...

他就是那種在舞臺上沒有人能掩蓋到他光芒的人...
一早就發現了他的這個事實...
所以拼命趕在他前頭...
才不會被他遠遠的拋在身後...
好不容易才并肩的站在一起...
可是...
好像遇上了分岔口...

舞臺劇的排練越來越緊凑了...
事無大小的都要處理跟進...
忙得透不過氣...
不知道他有沒有好好吃飯...
忙成這樣還是會想他的...
好想看他啊...
...
...
...

8月26日...
是他今年tour東京場的最後一場...
早前就聽了一堆關于他在con上的各種趣事...
与觀衆打成一片的玩耍...
開心的閙着笑著...
好想去看...
本來也是計劃要去的...

可是...就像上一年的...
之後在後臺他那個怨恨的表情永遠忘不了...

不想掃他的興...
他不喜歡看到我的...
甚麽時候...
變得連去看他也不敢了...
于是...
還是說服自己托工作人員給他送去一封信...
大概算是情書吧...
不過他不會相信的...
排練場人來人往的...
可是...
好寂寞啊...

明明之前還能在他面前耍耍流氓...
斗一斗口賎舌毒的...
虧我還想進辦法的找藉口讓他出現...
甚麽時候開始...
連朋友都不如的...
討厭我甚麽都好...
千萬別拿自己的身體當玩笑...
不好好吃飯不好好睡覺的...
看見他餓到胃痛我就心都痛了...
他是知道的吧...
要不爲什麽能這麽狠心呢...?

從來就覺得他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
并不是人格的貶低...
只是...
很多時候...
會覺得他是一個人偶...
沒有感情的...
私下面上連表情也不多...
有時一起工作...
看到他一臉陽光的笑臉...
再次懷疑起...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呢...?

溫柔開朗的...
還是冷酷無情的...
這對于我來說...
是一個迷...
心裏面全是苦澀的味道...
眼睛都睜不開來了...
然後苦澀外涌...
蔓延全身...
墜落地面...

單方麵的思念很累的...
你甚麽時候才會想想我啊...?

結束舞臺劇的討論彩排是淩晨1:30了...
本應是這個雙人團的話題日子...
在觀衆面前輕易帶過...
在我心中却成了遺憾...
那個人不會埋怨的...
他現在最想就是狠狠的甩開我的名字...
解脫這個惡劣的糾纏著他的束縛吧...

注視著携帶的面板...
安靜的躺了一個晚上...
怎麽連平安也不給我報一個...?

最近越來越像他了...
一個勁的發呆...
我知道他并不呆...
他比誰都想得多...
比誰都聰明...
却從來不把他的聰明用于利益方麵...

這個樣子的他...
還真像個孩子...
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
清得如他的雙瞳...
像寶物...
因爲很少看得到...
所以要狠狠的把他刻到腦子裏面...

囬過神來的時候...
自己的脚步已經挪到他家的樓下...
在街道的轉角處能看到他家臥室的窗戶...
沉沉的...睡了吧...
solo con很累吧...?

好想上去看他...
哪怕只是進屋在同一個空間裏面待著...
這樣想的時候雙脚已經來到了他家門口...
伸手摸向他家門口的信箱...
果然有鑰匙...
進去好嗎...?
只要一門之隔...
却又像隔著一個世界之遠...
不要緊的吧...
他睡了...
不會看到我的...

簡直感覺到脉搏到神經操控著手指的顫抖...
深呼吸...
插入鑰匙...
規律轉動...
門...開了...
心裏面也哢嚓的一下...
我到底在害怕甚麽...?

玄關里留著暗暗的昏黃的燈光...
不至于被吞沒在夜的恐懼裏面...
儘量放輕手脚的脫去鞋子放下包包...
走進客廳...
依舊是熟悉的簡單整潔的擺設...
溫柔得讓人窒息的味道...

脫下外套...
擺在沙發上...
外套上面的是他討厭的香味...
他說濃烈得令他作嘔...
不是沒有想過換香水的...
可是我要他聞得到...
記得這個味道...
永遠也不要忘記我在他身邊...
一不小心的自己却落入他的氣味之中...
那是一個溫柔的人...
溫柔的殘忍...
我故意的讓你做你討厭的事...
你不會生氣...
你不是不喜歡做出恩愛相方的樣子嗎...?
我這樣無理的讓你出現在這種場合...
你也不生氣嗎...?
真的這麽無所謂嗎...?

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
他就在臥室裏面...
甚至感受到空氣中流動著他呼吸著的氣息...
這樣就好...
知道他在就好...

時間好像靜止了似的...
很多年前吧...
就像這樣靜靜的回到以前那個時候...
會很好吧...?
那個時候...
他會呆呆的對我笑...

有零零碎碎的哭泣聲從他的臥室里傳齣來...
是他的聲音...
在哭嗎...?
有點坐立不安起來...
悄悄的走到他臥室的門前...
推開門...
從門縫里看去...
頓時有了想把門把給掐爛的衝動...

他發抖著的身體在床上蜷縮著...
被子被拽的變得變形了...
抽泣的聲音還是不斷的傳來...
想把耳朵塞起來不要聽到...
却在心里變成了戒刀...

不知自己是怎樣的心情走到了他的床頭...
他的臉上全是濕濕的...
怎麽哭得那麽慘...?
眼睛却還是緊緊的閉著不肯醒來...
連睡著的時候眉頭也要固執的皺褶起來...
蹲下身來...
整理了一下被他壓在身下的被子...
蓋回他的身上...
想伸手擦拭去他的眼泪...
却又害怕會把他弄醒...

他忽然伸出了手來拽住了我胸前的衣服...
"不要走...不要走啊..."
他從嗓子里擠出了幾個音...
我愣住了...
心裏麵一陣鈍痛...
痛得無力...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來...
眼睛里充滿了懷疑与氣憤...
我想直起身來...
却看到他握在我胸前的雙手關節越加髮白...
眼泪在他的眼眶里還是不斷的涌出...
發抖的全身就像受驚的小猫...
他...
沒有在我面前這樣子過啊...
脆弱的就像雪花冰晶的...

"我不走...不走了..."
我說著...
從自己的耳朵裏面聽到了自己聲音的顫抖...
他垂下眼簾...
眉頭依然深瑣...

這個狀態不知僵持了多久...
我却甚麽也做不到...

"那個..."
他低聲想要說著甚麽...
可是...
我現在只想好好的抱著他...

"我...借我抱一下可以嗎...?"
我底氣不足的問著...
他略微驚訝的抬起頭來...
在他眼裏...
能看到自己的身影...
以後都能看到嗎...?

"嗯..."
他還是答應了...
稍稍的移動身體靠進了床的裏面...
手却還是固執的拽著我胸前的衣服...

側躺到床上...
輕輕的抬起他的頭放到我的手臂上...
他依舊低垂著眼輕皺著眉...
沒有掙扎...
只是那樣靜靜的躺著...
用衣袖擦拭掉他臉上的淚迹...
任性的環上他的背...
摟著他的肩...
希望他能好好的安穩下來...

"吶...
這個...
是夢嗎...?"
他把臉埋在我的臉側...
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希望這是夢嗎...?
希望隔天起來就不用看見我是嗎...?
...
"這...是的...
這是夢..."
收緊停留在他身上的雙手...
只想停在這樣的時間里了...
甚麽也不管了...
...
...
...

睜開雙眼的時候是隔天早晨了...
也是時候要去排練會場...
這段時間睡得最後的一個晚上...
他身上連味道都叫人著迷...
不知不覺的就依了他...
更想的是他能好好依我...

他是醒了的吧...
却還是閉著眼睛裝睡...
害怕尷尬...
還是不想看見我呢...?
我走就是了...
狠下心來...
小心翼翼的抽出被他壓在腦袋下的手...
有點麻痹...
不過寧願讓他繼續的壓著...
他依舊緊閉著雙眼...
明明是醒著的...

下了床...
視綫依然離不開他...
只要他發出一句聲音或者睜開眼睛來...
我就哪儿都不去了...

可是他沒有...
輕輕的關上他臥室的門...
他昨晚說"這是夢"...
那麽我想永遠都不要醒來...
我離不開他了...

今井翼...
這個夢永遠都不會結束的...
TOP
[見果てぬ夢]新文連載中...P6
part six

"街角"




"哭...我为了感动谁...
笑...又为了碰着谁...
看着伱的眼...
勾引我的泪...
为何流入沟渠...?"






排练结束...
再次回到乐屋的时候...
已经是凌晨2:30...
瞥见躺在一旁的携带...
孤零零的...
连电源显示的信号灯也失去了闪烁的能力...

"刚才看到伱了...
和裕贵在一起..."

又怎么样...?
到底要说什么...?
审问我的去向吗...?
难道我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吗...?
还是说...
伱在吃醋啊...?
有点好笑...
也很难笑吧...
一点可能都没有...

按了携带开关的按钮...
竟然有点按奈不住的兴奋心情...
期待什么呢...?

"你有两封未阅读邮件"...
先看一下...
按了阅读的键...
小原裕贵...
裕贵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啊...

"翼...是我...
还留着我的邮件地址吗...?
我知道伱一定会...了解你吧...?
今天看到你...真的好高兴哦...
我女朋友还吵着说为什么不跟你要签名呢...
早知道我就不告诉她好了...
好歹我以前也很红的...
不过还是现在的生活适合我...
你们啊...
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的...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们了...
什么时候也稍微关心一下你家相方吧...
还有...
不用回我邮件了...
不到两点你是不会获得自由的...
记着要开开心心的~
好...就这样...
拜咯...

裕贵"

果然是我家老哥...
的确很了解我...
不过随便一个邮件都可以这么罗嗦啊...
改不掉的坏习惯...
裕贵真是一个健康开朗的人...
幸福的简单的生活着...

与我截然不同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彷佛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里面的人了...
以前...
也已经回不去了...
岁月真的是无情啊...

"你们这个双人团真是一个样子..."
反复看着这一句...
我这个样子...?
才不是...
看他闪耀的那么强烈...
我可是人们口中的个性阴沉...
但是...
裕贵也遇到泷泽吗...?

"阅读下一封邮件"...
按下...

"不打算回复了吗...?

泷泽"
果然对我的不回复会有意见啊...
小心眼...

稍微关心一下...他吗...?
他需要吗...?
他这个人怎会有软弱的时候...
用不着我去关心吧...
还是...
我应该学着对他热情一点呢...?
只是想都觉得恶心...
不过温和一点...
可能不会变成这样僵持的困局吧...
什么嘛...
弄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似的...
他自己不是一样讨厌我...
冷冷漠漠的...

"我在工作...才刚放人..."

"邮件已送出"...
还是回一个邮件吧...
是不是有点孬种呢...?
好累...
快回家洗澡睡觉...
收拾起东西...
刚想把携带塞进包包里...
却忽然震动了起来...

来电显示...
"泷泽"...
有点犹豫要不要接通...
手便不知不觉神经反射的按下了接通的键...
急急忙忙的拿到耳边...
话筒的另一头传来泷泽睡意满满的声音...

"喂...是翼...吗...?"

"还会是谁..."

"..."

"..."

"你...在哪里呢...?"

"乐屋..."

"..."

"有事吗...?"

"没什么..."

"那我挂电话了..."

"那个..."

"什么事...?"

"你今天遇到裕贵了...?"

"嗯..."

"那么你...算了...你早点休息..."

"嗯..."

"...就这样..."

"好..."
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应答...
还真不知道这通电话有什么用意...
欲言又止的...
怎么这个时间也不睡觉呢...?
是新的舞台剧要准备的吧...
分开工作久了...
连彼此正在干什么也不了解了...
到底是该庆幸还是失落呢...?


"STYLE '06"如期开始了...
再次体会到live的乐趣...
全场只为了我一个人而有的欢呼喝彩...
"tsubasa...tsubasa..."
呼声铺天盖地而来...
像急流洗刷身心...
忘我的演出...
压抑的感觉一瞬间释放...
没有在前面冠上那个人的名字...
而那个人的名字后面拖上我的...
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可是...
我会啊...

真失败...


8月26日晚...东京场...
传闻中泷泽会出现的一个晚上...
只是传闻呢...
连我这个con的主人也不知道传闻是否属实...
不过东京这里...
是他舞台剧的地方吧...

"the history of tackey"...
他的历史...
真是讽刺死了...
24岁的人生就有写成剧本...
以后还有多长的路要走啊...?
泷泽真是从头到脚都能赚钱的...
不累吗...?

称作"one"的剧本...
专爱"one"的一个人...
一个人的人生啊...
生活着...
感受着...
寂寞着...
孤独着...

那我呢...?
我是双人团的另一个人吧...?
那个传说中的双人团...
却永远成为不了传说...

"我"也会是其中一个角色吧...
说不准...
其实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转瞬即逝停留不了...
就像生命的道路上一个街角的停顿...
现实中也一直是一个角色...
相方的角色...

不过怎么说...戲份也不少吧...
相方...多华丽的角色名称啊...
甚至有时连我自己都会觉得其实我是重要的...
戏演得太久了...
会抽离不了的...
以后的以后还是要沿着剧本走下去...
那么...
真正的我究竟在哪里...?
不演戏的时候...
我又是谁呢...?
而套上"泷泽秀明"这个称呼的人又会是谁呢...?

他不会来...
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他不会来...
如同04年的翼魂...
上年只不过是借着我的脚伤宣扬一下相方爱的伟大...
看他心不在焉就知道...

为了这个原因...
即使他本人不出席...
大概会找人梢个信什么的...
他最喜欢这一套...
应该会说什么自己有多忙...
有多想出席...
随便美言几句搭上吐个槽之类的...
最后不忘跟一句引起遐想的话题罢了...

多少年了...
做事模式也不会变的人...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果然...
今天出席的惊喜嘉宾只有东山前辈和M.A....
泷泽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歌迷说我应该怨恨...
不...
习惯了...
没什么好怨恨的...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便在后台通知我...
信到了...
打印的...
内容大致与预想中相同...
骗谁也骗不了我吧...

于是...
这场今年东京最后一场的solo con便在只属于"今井 翼"的欢呼声中渡过...
像平时一样...
还是猜对了...

别让我猜对有多好...?
不知道...

怎么这么累呢...?
明明今天只有一场...
太拼命了吗...?
之前的是怎样活过来的呢...?
下一场是下星期的福冈场吧...
什么也别做回家休息好了...
好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
越累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越是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
却又被恶梦惊醒...
那个人为什么连在梦中也要戏弄我呢...?

对了...
差点忘了一件事...
相方爱模范团体一员应尽的义务...
就在J-web上留个记录作为口令吧...

"タッキ-大好き"...
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对这个人说这种话...
免得麻烦...
直接就这样说好了...
反正彼此都知道事实...


回到家里洗好澡刚好是12:00...
日期计自动的向前跳动了一下...
8月27日...
属于泷翼暧昧的一日正式结束...
又是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间...

头发还没完全干便赖到床上...
躺下的时候却睡意全消...
睁着双眼的只看到卧室的天花板...
灰灰的冷冷的...
有时会怀疑这种个性是不是自己造成的...
也会以为已经不再害怕寂寞了...
不是吗...?
已经独自工作很久了...
solo con也搞得有声有色好评如潮的...
独当一面了...
不是吗...?
不是吗...?
最终只会继续累积一堆想不通的事情...

蜷缩起被子...
努力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又会再作那个梦吗...?
那个恶梦...
几乎连提及泷泽都會不自觉浮现脑海的恶梦...
真实的可怕...
最后都只有我是被抛下的一个...
怎么这些事都挥之不去呢...?

不能好好的休息了...
con需要很大的体力和精神力...
稍有不慎就会松垮下来...
甚至崩溃掉...
这是tour中不容许出现的...
而且...
他的舞台剧也快要开始了...
不可以输给他...
不可以...


再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早晨...
天还只是微亮...
而我竟然就这样睡在泷泽的怀里了...
没想到的是这样子让我睡得很好...
而到醒来的这一霎那...
我的手依然紧紧的拽着泷泽胸前的衣服...
昨天晚上的事...
会不会很丢脸呢...?

松开双手的时候麻痹得手指也伸不直了...
提醒着我知觉的回复...
也许有人会更麻吧...
就这样子让我枕着睡了一个晚上...
看着他的睡脸...
真的是瘦了...
可是睡脸还是很好看的...
这是不得不承认的...
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想哭...
像梦境一样的容颜...
稍一触碰就会消失掉...

我不了解他...
他说过...
这只是梦...

床头的时钟一步步的疾走着...
流逝得飞快的时间...

若果停在这一刻...
挺不错的...

TOP

[ Template hel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